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楼主: 喜欢买鸡

当下各行各业从业者自称勤劳致富不怕遭雷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6 08: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 屏蔽信息 --><!-- 屏蔽信息 end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08: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不久访问了一个老工程师,他参加过"两弹一星"的技术攻关过程,他说中国当时的技术力量,无论是就人员数量还是技术装备水平而言,都远远不如苏联和美国,但是中国从原子弹爆炸到突破氢弹技术的障碍,在时间上都反过来比苏联和美国短得多。他说取得这样的"奇迹"不是偶然的,根据自己的体会,文革期间技术能够进步的关键奥秘有三个,而且这些奥秘是其他资本主义国家都无法具备的。

第一个关键的原因是真正的技术民主。

他说,由于当时批判反动学术权威,报章上连篇累牍地严厉指责各种管卡压和专制学阀作风,因此,几乎没有什么人敢于以权威和老子自居,在研究队伍内部形成高度民主的风气,大学刚刚毕业的学生和老资格的科学家可以同场辩论,有的时候为了争论技术问题通宵达旦,甚至拍桌子,邓稼先这样的老科学家也常常参与跟毛头小伙子的拍桌子辩论,这样充分的学术民主带来了思想和技术的快速进步。不仅加快了技术进步的速度,在这样的过程中间也加快了技术梯队的成长过程。

这个老工程师还谈到,当时由于人与人关系的普遍平等,许多社会和阶级的藩篱都实质上不存在了,一些老工人也参与拍桌子讨论,许多细节问题和工艺障碍也能够集思广益,结果使得整个的项目进程相对均衡,而不是局限于关键技术的率先突破,这就避免了后续试验中间细节引致的失败,所以当时许多项目的试验,几乎都是一次成功,所有的问题和隐患常常是在技术民主中间,已经得到充分的"鸣放"和重视,提前就有了很多的预案和设计。

第二个非常关键的地方是彻底地破除了"技术私有观念"。

这个老工程师回顾说,不管是什么样的研究机构,无论是他们花了多少心血得出的最新成果,只要持一纸介绍信到,只要符合保密的规定,他们所有的最新成果都会无条件地呈现给你,而没有一丝一毫的保留。这在任何国家都做不到。技术创新如果联系着市场潜在利益,当然就格外需要保密,即便是仅仅联系着个人的职称和学术地位评价,相关人员也肯定有藏私的必要,但是在当时的中国,一切私有观念都遭到彻底批判,许多有助于巩固私有观念的评价体系都被破坏,所以人们能够空前地敞开自己的所得,公之于众。这样,全国只要任何一个研究所,任何一个研究人员在技术上有了突破,其他的相关人员或者项目,都不再有必要进行重复劳动了,都可以无成本地共享最新的技术成就。彻底破除私有观念,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国性的技术大协作"成为可能,有限的技术力量和经费能够空前地节约和有效地利用,避免了许多可能的浪费。

第三个原因是几乎"如人使臂、如臂使指"那样的高灵敏协调机制。

这个老工程师提到,在卫星项目中间,有一个同步控制问题当时只能是用机械方式实现,这个就要求四个完全一样的小弹簧。项目单位反映到主管的聂荣臻元帅那里,说上海工业力量比较强,希望请上海的同志帮助解决。聂荣臻给张××写了个小纸条,张××给马××打了个电话,马××连夜召集上海几十个单位的老工人技师开会,一个校办工厂的老工人说他能够实现,回去之后连夜就把符合要求的弹簧做出来了,合计不到24小时。在这样的过程中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讲条件讲价钱,所以几乎没有耗费什么谈判时间和交易费用。

前不久还访问了一个南京大学的老师,他在1969年参与主持我国的电子计算机项目。据他所说,当时的项目立项完全不需要去找路子跑关系,国家直接按照技术力量优势所在,甚至在没有事先打招呼的情况下,就拨给南京大学1000万元经费,指定用于电子计算机项目,项目办公室成立之后,不需要他去找江苏省委,而是项目立项的同时由国家指定江苏省委配合研究工作,无条件地承担项目的协调工作,许多电子部系统的七字头的工厂,就按照研究进度和要求来进行配合试验,江苏省和南京市的相关部门直接受项目小组的领导,结果是"产、学、研"的高度紧密结合。项目经费绝对不容许个人为私人目的动用,许多工厂在利用自己的技术和工艺积累基础上来参与这个项目,已经有的技术和工艺都不再重复投资和花钱。



1973年,在北京试制成功中国第一台每秒钟运算速度达到100万次的集成电路电子计算机(见上图)。随后,这台计算机经过3000多小时的试算运转,性能稳定,质量良好,达到预定的设计要求。这是中国科学技术发展的一项重大成果,是中国电子计算机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计算机项目的背景是1963年毛泽东说要继续大跃进,不能老是跟在洋人的后头搞"爬行主义",要尽可能地采用已有的先进技术,跟踪科技发展的先进水平,这个意见在三届人大上通过。为此,中央科学小组、国家科委党组于1963年12月提出一九六三年至一九七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报告、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纲要及科学技术事业规划,这个规划是在原有的1956-1967年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的基础上,参照世界科学技术进展状况制定的,总的要求是动员和组织全国的科学技术力量,自力更生地解决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关键性的科学技术问题,在重要的急需的方面掌握六十年代的科学技术,力求接近和赶上世界先进科学技术水平的道路上,实现大跃进。

这样在文革期间政治上初步稳定之后,许多科学技术项目就分解落实到具体的研究机构,除了南京大学之外,清华大学也是计算机项目实施的重点单位,到1970年代末期,已经产生丰硕的成果,一个清华的教授告诉我说当时的计算机技术水平,中国实际上和美国是基本同步的,后来由于这些项目和"运十飞机"的命运一样下马,这样我们国家在今天的关键技术领域,就被西方国家远远甩在后面。清华大学在1970年代中期就拉出了单晶硅,现在反而不会了。还有一个人告诉过我,前几年某研究单位以单晶硅立项,结果得到数千万的研究经费,最后是在美国去拉出单晶硅来结项的,事情竟然演变到这个样子,特别值得那些真诚关心中国技术进步的人们深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08: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 屏蔽信息 --><!-- 屏蔽信息 end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08: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科技发展的一个关键就是交流。中国科技发展不上去,就是科技节的等级垄断制度太甚。臭老九的清高,等级垄断观念。远没有被清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08: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你在这个中产阶级内是否作恶,你已经是助纣为虐的一员了。无论是当事医生,还是无辜医生都是一样的。都要承受医院垄断欺压底层阶级穷苦病患的恶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只享受这个阶级利益的好处而不付出任何代价的事情。任何阶级获得的利益和付出的代价都是一体的。
----------------------------------------------------------
阶级是隔阂,这种隔阂来自于等级垄断。只有垄断,没有交流了,才会出现阶级。消除了社会是一个整体。阶级必然体现的是一个等级垄断的性质,垄断才产生了阶级。有了等级的垄断性,必然会有阶级斗争。也就是从上对下的压迫,和从下对上的反抗。单单说从下对上的反抗,和从上对下的压迫都不是完整的阶级斗争。
中产极右东林妖孽总说谈阶级者就是割裂社会。其实就贼喊捉贼了,他们从来不谈自己的垄断性,而对消除这种等级垄断性,反抗性,却极其的痛恨。反对提倡阶级,反对提倡阶级斗争。就是继续实行等级垄断

@旁观者2018@金江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1: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url=http://user.kdnet.net/?username=沙田仔]@沙田仔[/url]过来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21: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S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7 11: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url=http://user.kdnet.net/?username=沙田仔]@沙田仔[/url]进来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7 17:44:40 | 显示全部楼层
url=http://user.kdnet.net/?username=沙田仔]@沙田仔[/url]进来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7 17: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为什么公知越来越没市场?

1124 次点击

0 个回复

肃慎书室主人 于 2019/4/4 10:29:41 发布在 凯迪社区原创评论

一、超然地位太虚伪。表达者是处在现实阶级结构中的,左贫右富。自命公知者一方面想代表全体,一方面又不想均贫富,只是给左派画饼(他们食洋不化,称“做蛋糕”),令贫民望梅,何以取信于人?

二、指导思想落伍。

有的是儒家。儒家最讲轻徭薄税。可近代欧洲国家史表明,社会动员能力极重要,总是对民众客气,如徐偃王,就完蛋了。

有的是佛家。金庸小说提倡宽容,如虚竹子,对岛洞喽啰极好。但那样岛洞渐渐都会不服从,灵鹫宫只能被姑苏慕容侵吞。

有的是西方经济学。但○八危机之後,经济学已经沦为笑柄。

有的是民主自由学说。但现时代强人蜂起。如果总是听从民意,中国硬件建设不可能这样快。克林顿初任阿肯色州长时,真心为民,想要修路,于是被选下去了。二次胜选後,就只搞虚无缥缈的教育了。

三是知识残缺并歪曲。

公知们头脑中大量伪历史,都是西人洗脑所致。如说甲午赔款,日本全用于教育,提高教师工资之类。

四是不察社会大势。现在治理社会,已经越来越专业了。但公知们为了出名,必须什么都懂,他们不能只对自己“懂”的东西发言,那样就被忘记了,不热了。于是笑料百出。

元代以来,中国很少有晁错、苏轼那样的政论散文了。因为儒生的三脚猫功夫已经使光了。换言之,农耕文明气数已尽了。国家走上了近代化历程,不容儒生置喙了。国家还垄断数据,不容偷窥。普通民众对国家越来越无知隔膜了,此时强出头当公知,危乎其难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8 07: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url=http://user.kdnet.net/?username=沙田仔]@沙田仔[/url]进来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8 09: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时我国的“拼爹”现象也很严重,而且当年“拼爹”是公家所规定的一个“规定动作”[转贴]文革时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各个单位专门由工人、贫农等无产阶级执政、掌权(例如当时各个学校就由“工宣队”或“贫农协会”派驻的人掌权),不允许解放前是富农、地主、资本家、小店主(小资产阶级)、民主人士(政协委员)、反动派、“历史反革命”(例如解放前在国民党的某级政府里当过公务员)的人,进入各个企业、单位、学校担任领导职务,也尽量不允许家庭出身是富农、地主、资本家的年轻人混入“领导阶级”——工人阶级的队伍里,进入工厂,成为工人,成为工人阶级的一分子;各个工厂(那时的工厂是国营的,或是街道、村里办的集体企业)在招工时,都是优先录取根正苗红的工人、贫农的子女。
那个时期各个单位在招聘时,招聘的表格上不仅有“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这两栏要求职者填写,而且会通过内查、外调(向居委会、辖区派出所、公社、毕业学校等单位“外调”)等方式严格审查求职者所填写的内容是否真实,也就是进行严格的“政审”(政治审查)。而“家庭出身”这一项就取决于应聘者的爹!如果应聘者的爹解放前是富农、地主、资本家,那么他首先在这一项的“拼爹”上,就拼不过那些根正苗红的“红五类”!其次,是“社会关系”这一项,如果应聘者家里有“海外关系”,家里有亲属(包括非直系亲属)在台湾或外国,有亲属是“现行反革命”、坏分子,那么他被录用的可能性又会降低很多。在那个时代,即使是工厂招聘工人,对“家庭出身”、“社会关系”之类求职者血缘方面上的要求也是很高的!因为一旦工厂录用你,那么就意味着它让你成为了工人阶级的一分子(成为工人),而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是执政阶级。工厂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就不能让家庭成分是富农、地主、资本家的人混入执政阶级队伍中!就要防止家里有“海外关系”的人有可能给台湾、美国充当特务,搞破坏,当美军入侵我国或蒋匪帮反攻入陆时做内奸,给美帝和反动派传递情报,与美帝、反动派里应外合,颠覆人民政权。
当时的应聘者不仅在招工方面要拼爹,在参军、入团、入党、提干(由“群众”,由工人编制升为干部编制)、“推荐上大学”等方面,也都要进行严格的政审(参军、入党、提干方面对家庭出身的要求更严),也都要拼爹、拼当初的投胎技术。另外,在进行“爱情竞争”,跟别人争恋人、争妻子方面,也要拼爹。如果你的家庭出身是地主、资本家,那么女孩、女方由于担心将来她跟你生的子女受别人歧视、欺负,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别人说成是“地主家的狗崽子”、“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或者在“与自己的剥削阶级家庭划清界限”上终生陷入“要亲情,还是要自己的个人前途”的纠结中,而会把你排在她的多个追求者的队伍的最末尾!
而在当今,企业或事业单位在招聘时,是不要求应聘者填写“家庭出身”、“家庭成分”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8 18: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田子你个傻子,别瞎扯了,腐败是和垄断有关系的,等级垄断才是腐败了。文革时代没有等级的垄断。自然不叫腐败,是叫多吃多拿,占便宜。
历史斗争这些黑五类,还是不为过的,历史必须要清算消毒的。这叫历史发展观看问题,也是因果性的。前后历史是互相联系的,历史这些黑五类作恶,不服输,必须要清算的。

看看496楼怎么谈这个问题的

武汉记忆1959年,重点城市的工作生活(组图)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amp;id;=13229060&amp;replyid;=82204627&amp;page;=34&amp;1=1#8220462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9 08: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种思想就是典型的封建皇权思想,难怪中国不进步关键就在你们这里阻碍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9 08: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田仔这样的社会如此悲惨,文化精英和地富权贵不该承担责任,接受惩罚吗?

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说过,1949年以前,中国平均每年有300-700万人死于饥饿。如此推算民国时代曾经累计饿死过2亿以上人口。自然灾害当然是“天灾”,但造成数百万人死亡则主要是“人祸”,衍为当时政治的腐败、政府的严重失职。事实证明,一旦政府采取种种有力的赈灾措施,灾民得到救济,死亡人数便迅速减少。

以下是有据可查的民国大饥荒
(一)1920-1921年华北四省区大饥荒:死1000多万人,灾民3000万(一说5000万)。
(二)1925年川黔湘鄂赣五省大饥荒。
(三)1928-1930年北方八省大饥荒:死1300多万人。
(四)1931年饥荒:长江1931-1949年发生水灾11次,其中1931年、1937年两次水灾死人都超过14万人,1931年灾民1亿人,水灾后因饥饿、瘟疫而死亡的人数达300万人;
(五)1934年全国大旱灾,导致饥荒,饿死过600万人。
(六)1936年-1937年川甘大饥荒
(七)1941年广东大饥荒
(八)1942年中原大饥荒:仅河南一省就饿死300万人。
(九)1943年广东大饥荒,300万人冻饿而亡。
(十)1945年东北及湖南、河南、江西、山东、浙江、福建、山西、广东、安徽、广西等省灾民达一千九百万人。
(十一)1946和1947南方大饥荒:两年间仅粤桂湘三省就饿死了1750万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19-6-16 04: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