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756|回复: 150

七十年代的“高温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4 05: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十年代的“高温肉”

七十年代有一种痘猪,就是猪体内寄生一种绦虫,肉里有米粒或豆粒大小的绦虫卵。这种绦虫,可以人畜交叉感染。当时的猪大多散养,饿了就去拱厕所,吃了含有绦虫卵的粪便就成了痘猪,所以痘猪很普遍。痘猪肉自然没人愿吃,只能降价处理——现在有些怀旧者往往津津乐道于当年的“高温肉”,说这种肉不仅好吃而且价格便宜不要肉票,甚至以此证明那个年代的肉食很丰富,可以敞开供应。

其实所谓的“高温肉”就是“痘猪肉”。但据我所知,绦虫卵耐高温,有时煮不死,吃了对人体危害极大。我们公社的民政助理老宋头当年得过一种囊虫病:浑身起小包儿,包儿里有小虫,会动。一旦发作,刺痒难熬。人说他就是吃“高温肉”吃的。绦虫卵会在体内乱窜,钻进眼睛会失明;钻进脑袋会抽风——听老年人说,绦虫生长很快,跟肠子一般长。年头多了能长出冠子,还会像小鸡一样打鸣,非常恐怖——哎,那种肉不要说吃,想想都恶心。只可惜如今这种“高温肉”已经绝迹。这对于那些怀旧者们来说,也应该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吧?


发表于 2019-4-14 05:2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05: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听大人们聊天说过这个肉,还有瘟鸡死了若高温煮了也能吃,那是个粮食精贵吓人的年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05: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不吃肉,时间长了会营养不良。没办法——现在有人吃这种肉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06: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06: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的是得猪瘟死的,或将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07:3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瘟死的也比痘猪强得多。那玩意太吓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11: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插队往事:年猪又是春节。这辈子已经过几十个春节了,多数都不再记得,唯有那一年至今难忘。而我也觉得,这些往事,特别是它的背景,无论如何是不应该忘记的。

我们插队那年是1968。刚到乡下时的第一印象就是:解放20年了,农村咋还这么穷,这么落后?如果说地处偏远也罢,可我们插队的地方离钢城鞍山不到100公里,离铁路不过40公里,离公路不过15公里,就算是山区,可那是资源丰厚土沃地肥的辽东半岛啊。我落户的生产队只有13户人家,69口人,没有一户能吃饱饭的,没有一个人不衣衫褴褛,补丁摞补丁,叫花子一样,更没有哪一家能翻盖新房的,全是土改前的老房子,年久失修,破旧不堪。男孩子小学念到三四年级就得回家干活挣工分,女孩子干脆就不上学,二十岁的姑娘小伙子没去过县城没见过火车汽车……。现在回想起来,没战乱,没灾荒,那世道是怎么了,真是罪孽啊!

不说农民,说说我们知青吧。

记得是插队第二年,奋斗一春一夏,我们自己动手终于把青年点的八间房子盖好,宽敞、明亮,连桌椅书柜日常家具也都是自己打造的,太有成就感了。那一年我们还自己养了一口猪,全体约定春节都不回家,就在新房子里杀猪过年。那年头,人都吃不饱,养口猪可不是件容易事。周围几个生产队,几十户人家没见谁家能养得起一口猪,更不记得谁家过年杀过猪了。我们知青心高气盛,有些不知深浅,居然敢抓头猪羔来养。

真养活起来才知道,一口猪顶好几个人的吃食,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日子一长,小猪日渐能吃,我们只好自己上山挖野菜割野草来喂它,偶尔加点米糠算是给猪改善,可想而知,那猪够屈够苦的。别的不说,我们只要一去茅坑如厕,这猪一定跟进去,一泡热屎就是它一顿美餐。不仅如此,它饿得不行,还常常逃出去光顾老乡家的茅坑。

话说过了初冬就是年底,那猪长得像条瘦狗,骨架不小,可就是没肉。老乡说,到时候啦,你们得喂点粮食催肥了,要不过年哪来的肥猪啊。于是,我们开始自己勒肚子省粮食,往猪食里加苞米面,希望猪快快肥起来,过春节有肉吃。

怪了,这猪好吃好喝喂到腊月过半,依旧是瘦狗的样子,连老乡也大为不解。后来我们也泄气了,就这样吧,管它肥瘦,过年有口猪就够幸福了。要知道,当时我们有一年没吃过猪肉了。

记得那天是腊月二十三,过小年,我们青年点像办喜事一样,全体放假不出工,张罗杀猪炖肉,准备过大年了。长这么大,头一回碰上动刀杀猪的新鲜事,男知青们那份高兴不用说,个个都想主刀当刽子手,最后还得抓阄定人。

猪瘦当然动作敏捷,穿越能力强,还特有劲,抓它就难了。围追阻截,绳套棒打,跟头把式,足足奋战半个小时,总算把猪摁倒捆扎弄到条案上。下面的事就是我们万万没想到的了。

大家知道,杀猪刀从脖子捅进去拔出来,下面要放个盆接猪血的,那是灌血肠的好东西。可接下来我们就傻眼了——猪血从刀口喷涌而出时,不仅仅是血,还伴随不少白色的颗粒,最后血盆子里覆盖了满满一层白花花雪粒一样的东西……。当时在场帮忙的老农一拍大腿:完了,完了,米猪!!

太恐怖太悲哀了,后来开肠破肚的时候,条案上全是白花花的米痘痘,这头猪简直就是个米袋子!

消息立刻传遍沟里沟外,当天就有不少老乡特意去供销社买上一斤二斤过年的好猪肉,到我们青年点来换米猪肉,一斤能换三斤,换五斤。他们觉得这很划得来,难得的便宜事,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只要能多吃上几斤猪肉,什么都不在乎了。

我们就是用米猪肉换来的20几斤好猪肉过了那个难忘的年。最后还剩下大约三分之一,50多斤的样子,埋在背阴雪堆里,舍不得扔,也绝不敢吃。

可谁想,过了年就是开春,挑粪送粪,上山下山,农活忙而繁重,顿顿玉米饼子清水白菜汤,肚子里不仅缺粮食,更是缺油水,这时我们真是理解那些换米猪肉吃的老乡们了。实在熬不住,就想起雪里埋藏的那几十斤米猪肉。晚上大家讨论一番,一致同意,豁出去,爱咋咋地了,吃!

第二天一早,扒开雪堆,砍下一大块。干柴旺火,大铁锅咕嘟嘟煮了好几个小时,肉汤表面一层又层漂浮的白痘粒撇掉,眼不见心不烦。到了晚饭时间,就连平时最讲究最娇气的几个女知青也经不住肉香的诱惑,无所顾忌地大快朵颐。眼见骨头缝里,瘦肉层里全是可怕的白色虫卵,要命啊!可有什么办法呢,一切听天由命吧!仅仅十来天,几十斤米猪肉全部吃光。后来我们真有些后悔,不如不和老乡换那点好猪肉,全留下就对了。

当时不是不知道吃米猪肉的严重后果,这个常识绝对是有的。别的不说,我们印象最深,文革初期鞍山市教育界最大“走资派”教育局党委书记叶莲湘(女),1967 年就死于脑囊虫——年轻时吃过米猪肉,绦虫卵随血液循环长到了脑子里。这种病的潜伏期可达十几年,几十年。

40多年过去,至今我还在担心,我们这些当年大吃米猪肉的知青会不会也……。

谢天谢地,也算我们命大,弹指几十年,如今还没发现青年点中的任何人有什么异常。当年整个青年点是16个人,如今个个都年近古稀,除一人多年肝炎转肝癌于不久前去世外,其余还都满健康地活着。回想起来,我们这些各方面都很强势的知青当年在乡下没做过什么欺负老乡的恶事,更没占过生产队一分钱便宜,实实在在苦干了几年,善事没少做,口碑极好,如今人都安然无恙,也算是善有善报吧。苍天有眼,感恩造物!!

原文:http://ziranzhilian.blog.sohu.com/321046480.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11: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有一个时期吃“高温肉”
时间记不准了
高温肉制作的温度肯定比蒸煮高
那时候没有高压锅,所以人们吃起来感觉特别香

“国家”卖这种肉,是“良心丧于困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11: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一种“人造肉”
主要是豆类做的
倒是没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12: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68年山西插队,72年太原上学,清楚记得每星期中午都有一次经高温处理的溜豆肉丸子,当时吃得还挺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12: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造谣不是这么造的,看看你们这帮混蛋的智商:“那猪长得像条瘦狗,骨架不小,可就是没肉”,“最后还剩下大约三分之一,50多斤的样子”,这头猪到底是瘦还是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13: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相同的经历,共同的命运。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13: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现在的防疫法,这种猪绝对要销毁。但那年月革命要紧。没人管这闲事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4 13: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我吃过,其实就是豆腐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19-10-23 23:2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