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楼主: qingtian

六十年的粮票有多重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6 13: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1960年,四川地方粮票作废
按:三年困难时期,四川的机关、企事业单位的脑力劳动者(含各种管理人员、医生、教师)、居民,月粮食定量仅有19斤
******************************************************************

【那时候,城里人手中的粮票比什么都宝贵,它是最硬的通货,可以换一切物

品,若是表达关心爱意,送几斤粮票最好。有心计的人从牙齿缝里省下的一点粮

票以备不测,可是一九六O年七月一日四川省委一道命令,宣布(四川)粮票作废,

就把老百姓苦苦积攒下的四千八百万斤粮食拿走了。〖注3〗

对此人们更多的只是惊恐。(温江)地委宣传部副科长梁进学当时正在新都县

三河公社帮助工作,他回忆这件事说:

那时的粮食比什么东西都珍贵,我们一个月的定量才十九斤啊!六月三

十日,突然来了一个通知,从七月一日起,使用新粮票,旧粮票除在当日兑

换外,第二天全部作废。我从大队回来,已是晚上九点过,听到此事,摸了

摸身上还有不到十斤粮票,明天起我要作废了,好心痛哪!魏福田(公社党

委书记)急了,对我说:“马上拿给我,我到仓库粮站叫他们给你换。”我

把粮票交给他,他到粮站打门叫人,硬是给我兑换了,回来时已是半夜十一

点过了。

一般老百姓就没这个运气,有的甚至是在事后才得知。两个月后,省委又要

求城镇居民每人每月节约两斤粮食,实际上又一次降低粮食标准。】

〖注3〗《当代中国的四川》一O五页。

摘自《川西大跃进纪实》作者东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人人吃得起,也不叫饥荒时期。
虽然经过一系列折腾,上海滩有钱人还是有的,你想想66年抄家,抄走多少黄金?恐怕比蒋介石带到台湾的多上几倍吧!还有不少被人浑水摸鱼了。
最可怜我祖父有个朋友平时巴结的不得了,比如说从他家门口去淮海公园乘电车7分钱,为了节省3分钱,买个大饼当早餐,他宁可走2站路。有次到公园路上跌了一跤,把门牙都跌掉了,被人笑话好久。抄家时保险箱里光现金有15万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也配称人民?为贪官们洗地的人,是人民的永远敌人,民族层次上的,没有更改的可能。

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未来的事实,你以为人民都是心慈手软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 屏蔽信息 --><!-- 屏蔽信息 end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0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时代,国家规定,在集市买卖粮食(含粮票),棉花(含布票)、食用油料(含大豆花生芝麻)均系违法。
买卖这些东西数额较大者,以“投机倒把罪”判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现在的贪官,只要草民的钱;过去的,则要草民的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洪糖、洑院、桐乡当地朋友都说过,我说了你也不信。
华西的吴仁宝在他上午的演讲里经常说起:隔壁的张婶就饿死在讨饭的路上,这个一定有很多游客都听到过。你还是会说:你没听到,所以不能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弃儿”前传:<u>饥饿</u>击碎的家庭
<u>这篇报道则来自于《新京报》名叫“剥洋葱people”的微信公众号:http://www.bjnews.com.cn/news/2016/08/10/413017.html</u>

艰难时日里,饥饿几乎可以摧毁了人的一切意志,唯一剩下的,就是求生欲。


七月,高塍镇进入盛夏。乡下家家都住在河边,河水透亮,藻荇青青。
  风一过,墨一样的大荷叶子密密一卷。一派江南水乡的风貌。
  镇子南部高遥村,吴南生已经老了,他75岁,皱纹几乎占领了他面庞上每寸肌肤。
  他的晚年只剩下了两件事,一是侍弄地里的葡萄,二是寻找被丢弃的弟弟闰生。
  年纪渐长,失去亲人的遗憾如同上涨的河水,将他渐渐淹没。
  上世纪六十年代,<u>“三年困难时期”,江南地区大饥荒。有五万幼子像吴闰生一样,被父母遗弃,送到陌生的北方城市长大。</u>他们被统称为“江南弃儿”。
  如今富饶的宜兴市高塍镇,当年是饿殍遍野的重灾区。
  史料记载,<u>仅1960年,高塍公社就有数百人死亡,相当数量的家庭绝后、绝户。
  几乎高塍的每个村庄,都有家庭弃婴</u>。
  弃婴
  只要见到和寻亲扯上关系的人,不管是寻亲志愿者,还是记者,吴南生总要拿出那本万年历。
  它就躺在他的裤子口袋里,一小本,被翻得都是褶皱。
  翻到<u>1960年农历二月初一</u>,吴南生指给人看。他在这个日子上画下一个黑圈,划了好几道。
  “那个天,好冷啊。”好像有什么在心里顶着他,逢人就要说起。
  他记忆里的那天,是铁一样寒灰的天色,酿着一场大雪。呼一口气,都是白雾。
  他饿着肚子,<u>抱着三岁的弟弟吴闰生走了十多里地,把他扔在宜兴百货公司门口。这是母亲的决定,这么做,是为了让小闰生活下去。
  “你在这儿呆着,我马上就回来。”弟弟也饿得奄奄一息,说好。</u>
  这是兄弟俩说的最后一句话。那时,吴南生19岁,今年他75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七十年代,票可就多了去了,基本是衣食住行~生活用度无所不凭票。缺了哪样都难对付。

呵呵~自古及今,能短短几十年把国家治理成这般人间地狱模样,也没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震谈1978年的贵州:农民生活水平比民国时还低
<u>来源网址:http://news.ifeng.com/a/20140719/41225012_0.shtml</u>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韩钢,原题为:艰难的转型:一九七八年中央工作会议的农业议题,本文为节选
全国的情况如此,自然条件较差的西部地区更为严重。贵州省委第一书记马力介绍,全省旱涝保收农田只有600多万亩,人均只有2分6厘田,基本上是靠天吃饭。去年粮食社会占有量人均不足500斤,比全国人均少100多斤。人均口粮在300斤以下的生产队占百分之三四十,社员的收入人均只有46元,是全国最低的。今年夏季预分,有的生产队每个劳动力只得2分钱。①
国务院副总理王震说得更直白。他这年去过贵州,说那里的生活水平还不如他们当年长征经过的时候。②
陕西省委书记于明涛说,从1968年起,陕西由粮食调出省变成粮食调入省;1950年至1975年调入粮食31亿多斤,调出27亿多斤。1977年,全省粮食亩产仅333斤,低于全国平均水平45%;人均口粮处于50年代的水平,年人均粮食354斤,低于全国平均413斤的水平。革命老区的35个县,600多万人,年人均口粮只有296斤,农民年人均收入仅26元。③在2300万农业人口中,人均口粮在300斤以下者约765万人。④

①于光远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笔记。
②王震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西北组的发言(1978年11月28日)。
③于明涛:《历史的丰碑》,参见郑惠主编:《中国命运大抉择:十一届三中全会亲历》,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2008年,第208页。
④于光远1978年中央工作会议笔记。

@白堤杨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描述与事实相去甚远,三年时期上海的情况是计划供应的难以保证,三年后计划的可以保证,只是这个区别,供应紧张是长时期的,当然相对来说大多数其他地方更困难。
上海三年时期计划的比如鸡蛋,鲜鸡蛋很少,很多时候只有冰蛋,也就是蛋黄冻成一块,没有蛋白,蛋白取出来用于出口换汇。蔬菜压缩到每人每天二分,还多是枯黄的菜叶。香烟严重缺货,很多烟民只好买烟斗丝自己卷纸烟。
香烟一直紧张,纹格开始学校关门青少年无所事事,烟民数量暴涨。上山下乡和内迁带家属近二百万外迁人口又大量需要沪产烟,有好几年上海的商店只有一种0.14元的阿尔巴尼亚烟,可是这烟太臭购者寥寥。计划香烟供应改由市民工作单位统计,分等级烟搭配供应,烟民不从商店买烟,而从比如上班的工厂买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1961年,西安市民过了一个惨淡的春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6 14: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七十年代,我农村务农时,队里与我关系比较近的人总要我回上海的时候给他们买些粮票。

当时上海靠近十六铺码头,延安东路有专门运输粪便的码头,经常有小鬼头来兜卖粮票,一角到一角二分一斤卖给船民,大都是偷来的,但是他们是不敢卖给我的,生怕我是便衣。

我经常向在上海工矿企业的老同学要一些(当然有回报的,送点农产品)或者问邻居小孩买一点。我们这里农村上海市粮票黑市价每斤要二角钱。

我按照买价给他们(一角二分一斤),他们有时会送一、二包飞马牌香烟给我。这种违法的事情本人也干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19-10-22 01: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