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494|回复: 40

“流浪大师”火了,也许只因加班抑郁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9 14: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上海有位流浪汉沈某火了,手机客争着与其合影。
沈某有何奇才异能?这个不需要。有句不恭的话是,风口上,一只豬也能飞起来。唐太宗也曾自比为汪洋大海上的一叶扁舟,强调的都是形势。
沈某为什么火,才是更需要体察的舆情。但这个只能靠猜,西方的所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之类范式,看来是用不上了。
人类很容易羡慕异类。“白髪悲花落,青云羡鸟飞”,表露的是岑参、杜甫等人“吏舍跼终年”的郁闷。“羡他虫豸解缘天,能向虚空织罗网”,表露的是织妇的焦躁。金庸笔下的侠客,厌倦江湖人心险诈,就总幻想隐居在茅篱竹舍,养一群小鸡度日。有情众生羡慕沈某,也无非是厌倦烦闷心情的表达。
流浪,是定居者永远的梦想。海子诗曰: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但海子太贪,还要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赍志以殁,沈某虽然肮脏拉沓,恰恰实现了这些:在上海有栖身之所,又能到处转悠。
沈某已经接近庄周笔下的“支离疏”了。由于残疾,免于一切税赋、兵徭;反而能不时获得朝廷赈济。这个救助又不是必须的,因为支离疏可以自食其力。
支离疏、沈某毕竟形象不佳,很难让人油然而生敬意,除非在特定情形。这个情形就是“社畜”们长年累月被迫加班,又无升迁骤富之望。相形之下,那些不加班,因而赚得少些的人,与自己的生活并无实质不同!勤与惰,都处于同一轨道,都远达不到跃迁所需要的能量。如此,支离疏与沈某,岂不俨然智者?
长加班者好想停下来,认真思索一番人生的意义与活法。当年尽义务接受的教育,正能量太多,只有光,没有暗,白茫茫的一片片,耀眼刺目,令人头昏眼花。忽闻古人有真言,言在竹简线装间;沪上沈某能读此,举国若狂争观瞻。有人说,国子监的祭酒博士们也研究这些,怎么没被尊为大师?第一是“红耗痣”误伤了一片,第二是正统地位毕竟与民间有隔阂,第三是物出反常所以希奇——就像真花不珍奇,如果矿物结晶为花朵就值钱一样。
总之,沈某暴得大名,折射的是青年人的倦怠、困惑。

发表于 2019-3-29 14: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佛系”始多,国家初肥
文章提交者:肃慎书室主人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佛系”是个新词,指很多人,特别是年青人,无欲无求,循规蹈矩,生活得像株植物,俨然佛门弟子。“兴味萧然似野僧”,是宋人王禹偁句;“万事不关心”,是唐人王维句。居士古来就有,而今随宅男剩女更多。

如果把国家看作一个有机体,“佛系”就相当于脂肪分子。“佛系”始多,国家初肥。

现代人畏肥如虎,模特们为减肥饿得经常晕倒。但盛唐气象的一个特点就是丰腴。看唐人原创的《虢国夫人游春图》,看据说肖像武曌的洛阳卢舍那大佛,就知道“环肥燕瘦”应非虚语。

唐代以丰肥为美,是因为自189年董卓入洛,至589年隋国统一,中国整整经历了400年的战乱。国乱则民贫,于是丰肥成了富足、健康的标志。丰肥,意谓着不必为生存而惶恐奔命,可以静下来坐一坐,品一品茶,聊一聊天。




中国自乾隆末叶川楚白莲教之乱以来,夷狄交侵,内难屡作,国家未尝得一日休息,绝大多数人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苦苦挣扎。这200年间,中国的脂肪分子少之又少,国家这个有机体,可以说是骨瘦如柴。

现在“佛系”始多,国家初肥,绝对是个好现象,还远远没有达到需要减肥的程度。

自然人脂肪稍多,其实利大于弊。抗饥饿耐寒冷的能力一般强于瘦人,可以联想骆驼。数据表明,稍胖的人手术後生存率,要大于瘦人。胖女人生男孩的机会,要大于瘦女——这里没有重男轻女的意思,但很多富家子确实希望得到男孩,却因娶了杨柳腰肢的美女而不能如愿。虽说“有钱难买老来瘦”,但老年暴瘦,绝对是油尽灯枯之兆。

自然人是这样,国家也是这样。如果每个国民都为生存而疲于奔命,谈何创新?孟德尔种豌豆,哥白尼数星星,是因为他们在教会里闲极无聊。如果他们是“社畜”式的打工崽,很多发现就将无限延宕。焉知中国的“佛系”青年,不正在从事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发现?发现几乎没有计划出来的。

脂肪细胞,相当于“板凳球员”,可以随时替补上场。美国有位打篮球的林书豪,就是板登球员,偶然上场,居然成绩不凡,一时有“旋风”之誉。“佛系”青年,如果有机会一试身手,相信也会涌现出无数豪杰。因为人不可貌相,任何考试、面试,都是有局限的,都不可能做到“野无遗贤”。

那些在各职业中担负骨干职责的人,没有理由蔑视“佛系”青年。因为他们获得高薪,很大程度只是出于制度安排。国家就像有机体,有其自己的消化系统。那些碰巧处于消化道上的人们,近水楼台先得月,赚得盆钵俱满,但不要忘了食品是由肢体运动获得的,而肢体运动需要的能量,又从脂肪中来。

人生遭际充满偶然,正如落花,有的坠于溷藩,有的飘于茵席。那些处境平淡的人,连孔丘都不愿与之交友(“毋友不如己者”)。贫穷多凄凉,人情本世故。“佛系”青年能够像颜回那样,“人也不堪其苦,回也不改其乐”,不贼害国家,不搅扰打人,不也是值得赞赏的么?

随着科学的发展,AI的完善,“佛系”青年将越来越多。如果一味鼓励他们积极进取,社会中恐怕要充满不必要的“寻租者”,交易成本抬升,交流途径堵塞,国家重要陷入惶恐不安的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0 14: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疯了。也显现你这样的唯物主义者过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0 15: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毛左深明佛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0 15: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但你不信,你懂什么??你是右翼分子,国家社会主义者不是毛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0 15: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完全不是一回事。民族社会主义更是极右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0 15: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民族社会主义更是极右翼,在德国二战盛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0 15: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 屏蔽信息 --><!-- 屏蔽信息 end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0 16: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明白希翁苦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0 16: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度最强段子:

流浪汉说真话就成大师,大师说真话立马能成流浪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0 16: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那个?说了啥就判为真话?况且人家未流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1 06: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侠客岛:谁逼走了“流浪大师”?
分享到:1814
2019-03-30 22:43:09字号:A- A A+来源:微信公号“侠客岛”
关键字:
本文转自微信公号“侠客岛”(ID:xiake_island)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李白《登金陵凤凰台》

李白吟咏的是千年兴替,如今,被流量裹挟的人们,只用了十天时间,就将这沧桑变迁演绎得花容失色、神鬼莫测。只因流浪大师沈巍,不见了。

曾经,拿着自拍杆的人山人海,围听流浪汉“宣道”,凭借“大师”热度给自己涨粉、增加关注度。

如今,“大师”悄然离开,3月25日,坐上了一辆豪车,将那些流量饥渴的人们抛之脑后,不知是开启新一轮流量风暴的前奏,还是归隐道山不问世事的节奏。

但留下的不应只是他曾栖身的废弃房屋,以及落寞难掩的主播们。



本文图片来自微信公号“侠客岛”

人群围观沈巍

流浪

“流浪大师”何人?

从媒体的报道中,我们可以拼凑出沈巍的大概情况:上海人,大学毕业,年过半百,流浪街头,捡垃圾为生。

他为什么能在网络上爆红呢?为什么有人说他是“大师在流浪”?

首先,对各种社会问题、文化问题都能侃侃而谈,而且言之有物,尤其擅长垃圾分类和读书话题。比如,

“小的时候我就很喜欢看书,但是家里兄弟姊妹众多,父母没有钱给我买。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捡废品卖钱,那时候猪骨头都有人要,被用来熬成骨胶,我把分类好的垃圾拿去换买书的钱。长此以往,我就养成给垃圾分类的习惯,也见不得浪费,分好的垃圾能卖钱的卖钱,能吃的就吃,能用的自己用。”

说得确实很实在,而且是在国家大力提倡垃圾分类之前就“先知先觉”了。

又如,“新华书店都是买大众的书尤其多考试题目,我想看美国的文明是怎么兴起的,在新华书店找不到,但在福州路商务印书馆门市部肯定有的卖,十几年前营业员不忌讳,我喜欢去固定的几家小书店淘书,买旧书多,新书太贵,熬到它成为旧书我才下手。现在基本上不出门了,买书都是拜托这里的朋友,冷门的书我一般只要商务印书馆、古籍出版社和中华书局出的……”

这样的话,确实是爱读书的人才能说得出来。

其次,他流浪,但有工资,有存款,是公务员办了病休,一休就是20多年。

这一点引爆了一波对“体制内”五味杂陈的羡慕嫉妒恨。有人说公务员就是好,空饷一吃20年;有人质疑单位不人道,为啥不帮人家积极治疗;有人发出了灵魂拷问:农民能休病假吗?

楼越盖越歪,只因信息披露不够。

上海市徐汇区审计局方面表示:“沈巍于1986年进入徐汇区审计局工作,1993年起因病休假至今。在其病休期间,我局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及时足额地向其发放了工资。”

不论真假,这则回应有解释不够充分的地方,因此未能完全平息舆情中对公务员的揶揄。

第三,也是最重要一点,就是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还有诸多自媒体,对沈巍的围猎。



无聊

沈巍的走红,是从抖音开始的。

公务员身份、复旦大学高材生(后被证明是谣言)、学富五车却流浪街头20多年……这些因素都是有利于传播的。

这样的人,是新闻从业人员所钟爱的报道对象,他有新闻性,自带流量属性。当初,一个流浪汉凭着几张照片就能成为“犀利哥”。如今,“流浪大师”的技能包更丰富,焉有不红之理?

自从沈巍出名后,一波接一波的人对其围追堵截。有人在他活动的区域,一等多少天,就是为了和他拍个视频,弄个直播,据说可以让自己的短视频账号快速增加阅读量和关注度,有利于变现。来看“大师”的人多得以至于周围的酒店都一床难求。

就沈巍来说,他并不喜欢被蜂拥而至的人群包围。常去看书的地铁,没法去了;捡垃圾的活动,也中止了;甚至被人拉着说话,一说大半天,饭也没得吃。

这里需要赞一下沈巍的智慧,早在围观热度“登顶”前,他即下过断语:“我现在的热度还在上升,等到了顶点自然会开始下降”。

这无疑是明白人说的话。那些来蹭热度、拍视频从而给自己增加收入的人,也是明白人。他们明白很多人无聊,需要不断有新东西去刺激,去填补他们的空余时间。无聊是买方。

这种无聊,鲁迅描写过。

“路人们于是乎无聊,觉得有无聊钻进他们的毛孔,觉得有无聊从他们自己的心中由毛孔钻出,爬满旷野,又钻进别人的毛孔中。他们觉得喉舌干燥,脖子也乏了,终至于面面相觑,慢慢走散;甚而至于居然觉得干枯到失了生趣。”

——《野草》

这种无聊,是视频平台、直播平台,还有不少自媒体的生存基础,是他们的内容生产动力。

因为有不少人无聊,所以一些明星在网上发个无意义的符号,也有几万几十万的人围观;因为有不少人无聊,所以十几秒的短视频,才能获得广泛传播。

无聊本来是个人的一种状态,但传播平台一旦介入,就会放大这种无聊。众志汇聚可以成城,众无聊混到一起就更加无聊了。狗粉丝就是一例。

因为无聊,所以围观。

怎么围观?《药》里的名句大家都知道:“老栓也向那边看,却只见一堆人的后背,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好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

好看吗?



围观

围观沈巍,如果有心,完全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

沈巍并不无聊,聊《尚书》,聊人生,都没问题。为啥?看书多,反衬出那些传播“大师金句”的自媒体的浅陋。

他自己说得特别透彻:“不是我学问多大,是你们自身造成的,你们书读得少,就这么简单的道理。”

为啥读书少?比起刷抖音,读书带来的愉悦,是来得相当慢的。但是快愉悦,并不意味着持久;慢愉悦,并不意味着不爽。

常读书的都有这个感觉:一本有深度的书,往往吭哧吭哧啃俩星期,直到翻过最后一页,才能收获一份完满。不过,论爽劲,那是另一种感觉,就跟嗑瓜子光嗑不吃攒着仁儿,最后攒成一大把一口吞下差不多。

舒爽的感觉是相对滞后的,不是即刻就能享有的。

尤其是揪着某一领域的书越往深里读,越觉得对该领域的意义有了比较深刻的把握,越觉得能摸到和其他领域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时,有种通透的感觉,由内而外升腾出来,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晶莹剔透起来。

专注,不人云亦云,不听见哪儿响就往哪儿瞧,是获得上述体验的一条路径。背后的道理,也不深刻:糖吃多了不甜,盐吃多了不咸。

愉悦来得越快,感官机能越容易麻痹。一味追求刺激升级,最终只能换来无尽空虚。

而用无聊来填补空虚,只会更加空虚和无聊。就好像用脏水擦玻璃,刚擦完,玻璃似乎干净了,可水一干,就显出脏来,只能不停地擦下去,不能停。最终,收获只能是一块脏玻璃。

沈巍走了,却留下了最后一课:别围观别人了,没劲。



文/田获三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31 20: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 10: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2 10: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属于脑袋上的残疾,居然没得到国家的救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20-3-29 08:2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