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239|回复: 85

七十年代的农民都吃什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3 05: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七十年代的农村都吃什么?

我们这里是黑龙江的三江平原,土地肥沃,一马平川,当时为全国最主要的产粮区,每年都为国家提供了大量的粮食。然而作为农民的我,在记忆中却从未吃饱过。

首先说主食。当时国家每年都为农民制定口粮指标,俗称“口粮线”——丰年皮粮500市斤,歉年300市斤。所谓的“皮粮”就是没有磨成米面的原粮。原粮磨成米面一般按%70计算,也就是说最好的年成,每人每天的口粮也不足1斤。农民饭量大,1斤口粮自然不够——说来好笑,当年我最喜欢的是出工修大河,虽然辛苦,却可以吃馒头喝豆腐汤。体力好的,四两馒头,一顿能吃七、八个——您算算,他们一天需要多少粮食?您千万别笑俺农村人饭桶,吃少了他干不动活儿呀!

我们这里没实行“工分粮”,男女老少基本没有差别。吃的是真正的“大锅饭”,所以孩子多劳力少的人家多有余粮,而劳力多孩子少的人家,却经常食不果腹。就像我家五口人没有小孩,虽然我和哥哥都是好劳力,可是一到青黄不接的时候就没米吃了。好在有块自留地可以种点土豆、苞米,每当这时几乎天天烀土豆,啃青苞米。

社员分的口粮,品种主要是苞米,其次是高粱谷子、再次是小麦和黄豆。

苞米的吃法,主要是磨大碴子和苞米面。大碴子可以熬粥、闷干饭;苞米面可以蒸窝头、贴大饼子——干这活有点技术含量:做得好酸甜,做不好一股脚丫粪味儿。现在有人说窝头、大饼子好吃,那不过是吃个新鲜,叫你一天三顿试试?不吐才怪!苞米的另外一种吃法叫“攥汤子”,即把苞米放在缸里浸泡多日,然后磨成水面,压干后再用“汤子套”攥成粗面条状洒在锅里,煮熟即成。“汤子”比较好吃,但因吃多中毒的事件却时有发生。现在才知道,原来苞米一类的粮食,腐败后会产生一种“黄曲霉素”,对人体危害极大。

高粱米煮粥比较好喝,但必须加碱,否则酸涩。高粱米也可以闷干饭,但饭硬伤胃——那时的农民多有胃病,主要就是高粱米饭吃的。

现在的小米价格超过大米,主要用于煮粥,但那时主要是闷干饭——在我的记忆中,小米干饭是最难吃的。那时候做饭用的是大铁锅,先把小米放在锅里煮熟,然后用笊篱捞出装盆再放在锅里蒸。由于火候不足,硬而发涩,嚼在嘴里就像沙子。谷子产量低,但必须得种,因为谷草可以喂马。

小麦每年每人只有30来斤——吃面必须去城里的面粉厂用小麦兑换。我们村老崔家的大儿子崔某双,是面粉厂的验质员,勒大脖子连家乡人都不放过,队里每次换面,都要白送他一麻袋白面。回村时大小队干部请吃请喝,远迎近送,神气的了不得。他还吹嘘说他家吃饭顿顿四个菜。

30斤小麦,能出20多斤白面,所以除了逢年过节或者家里来客,平时几乎吃不着。我之所以喜欢出工修河,就是为了能吃上白面馒头。至于大米根本就吃不到。70年代我们这里基本不种水稻。要吃大米,得与邻县的鲜族公社用玉米碴子兑换,二斤大碴子换一斤大米。

其次说鸡鱼肉蛋。现在的人粮食吃得少,是因为鸡鱼肉蛋吃得多。那么七十年代的农村能不能吃到鸡鱼肉蛋呢?

鸡——那时没有养鸡专业户,一家最多不超过10只,主要用于产蛋卖钱,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宰杀吃肉。

鱼——那时也没有养鱼专业户,靠自然捕捞产量很低,江鱼市面上基本看不到。不过我们这里可以吃沼泽地里出产的泥鳅、蛤蟆等杂鱼,但很少有人食用,因为缺油,做出来发苦难吃。

蛋——当时鸡被称为“农民的小银行”,可以换来一年的油盐酱醋。但因饲料缺乏,产蛋量极低,一年也就七八十个。当时的鸡蛋是非常珍贵的,除了产妇,不到年节舍不得吃。记得公社副主任王某仁的爱人生孩子,下奶的人排成队,收的鸡蛋数不过来。求邻居家的小孩子帮他查个儿,查了一上午没查完,把小孩子累跑了。一时间传为笑谈。

肉——现在的猪都吃玉米,那年代的猪可没这么幸福。最好的饲料是麦麸和玉米糠还有草籽,但数量很少,只能作为“佐料”;其次是苣荬菜、甜菜叶;再次是谷糠和高粱糠,这两样粗糙苦涩,猪不爱吃;最次是高粱壳儿和豆稳子,几乎没有一点儿营养。猪更不爱吃。一头猪喂养一年,最多能长一百四五十斤。

当时国家规定:社员养猪必须卖给国家。一头卖半头,两头卖一头,而且价格极低,一等0·32元,二等0·3元——我们公社收购站的王老抱最黑,在他手里从来没收过一等猪。因为养猪赔钱,所以除了生产队为了应付上级号召养个一二十头,社员们基本不养。社员们不愿意养猪,还有一个原因,由于防疫不到位,几乎年年发生猪瘟,一死一窝。因为没人愿意养猪,所以要想吃肉很难,过年时能吃顿饺子也就不错了——现在几乎每逢过年政府都要保证叫老百姓吃上饺子,但那时却从来没人关心这事儿。

再次说蔬菜水果。按说农民种地,蔬菜水果应该不缺,但当时的政策是“以粮为纲”,种地必须遵照上级下达的指标。除了城市郊区的菜农,其他地方种菜属于搞资本主义。社员虽然有自留地和房前屋后都有小园,但因缺少农药抵御虫灾,很少收成——当时的农药有乐果、六六粉、敌敌畏,但须经公社批准。所以黄瓜、茄子和豆角这类蔬菜吃得很少,每当吃饭,就是随手从小园里薅一把葱叶或小白菜什么的蘸酱。实在无菜可吃的时候,就挖地里的婆婆丁和苣荬菜凑乎一顿。冬季的蔬菜主要是酸菜和土豆,再有就是咸菜了。

都说东北的名菜是猪肉酸菜炖粉条,而那时不要说猪肉,能吃上一顿粉条就不错了——粉条是土豆做的,按说农村应该不缺。但自留地里的出产有限,七八斤土豆才能换一斤粉条,普通社员谁家舍得?那叫不会过日子!

常言道:“贵人吃贵物,穷人逮豆腐”,但那时吃顿豆腐就等于过年。有一次嫂子回娘家串门,偏赶上中午来了个卖豆腐的,母亲就用仅存的一点黄豆换了两块豆腐。晚上嫂子回来听说就哭闹起来,说母亲心眼不正,背着她吃好吃的。我当时非常气愤,背后骂她馋嘴巴子不要脸。昨天偶然跟老伴儿提起这事儿,老伴儿却说:“这就是妈的不对了。既然豆腐那么珍贵,你倒是给人家留点儿啊。这不是明摆着拿儿媳妇当外人儿吗?”我本想辩驳几句,可是转念一想:老伴儿说的没错:一个不年不节的时候,你吃什么豆腐呀?

豆油是极其珍贵的,每人每年只有5斤。我家的豆油,平时都装在一个大肚瓶子里——就是那种刻着阳文“发愤图强”字样的大绿瓶子。不想冬天来临,油瓶底冻在了碗架柜上,母亲用力一扳,瓶底炸裂,一瓶油全洒在地上。母亲吓得大哭,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收起小半瓶。从此她便动了心思,用根筷子穿了一枚铜钱,炒菜时就把筷子伸进油瓶再朝锅里滴几滴,二斤豆油用了差不多一年。

那年月家里来人是很尴尬的。夏季还好说:在小园割绺韭菜炒个鸡蛋也就凑合了。但是到冬天可就为了难,除了酸菜、土豆就是咸菜,你叫客人怎么吃?好在后来供销社出售一种“人造肉”,每当来人,父亲就打发我去买两包——“人造肉”,又叫“腐竹”,其实就是豆腐皮。虽然叫“肉”却没有肉味,但不管咋说它也叫“肉”,总比酸菜炖土豆好看一些。

我家园子里有杏树、李树、花红和海棠。所以每年秋季都能吃到一点水果,但是橘子、菠萝、香蕉、这些南方水果,不用说吃,连见都没见过。1979年我上大学时去住在市里的二舅家串门,表弟给我买了几个橘子,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过一个就吃。表弟在一旁嘿嘿偷笑。我问他笑啥?他说“你没吃过橘子呀?这玩意得扒皮!”把我臊得满脸通红。不过还有更可笑的,听同学宋x利说,他有个山东的亲戚来家串门,给他买了个西瓜不知道怎么吃,抱在怀里使劲啃。我听了非常尴尬,不知道表弟怎样看我,一定说我是个山炮屯二迷糊吧?所以后来有了孩子,只要市上有时新水果出售,不论价格多少,一定买给他吃。生怕他像我一样遭人嘲笑。


发表于 2019-4-13 05: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6: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家伙又出来给大伙灌迷魂汤了。

注意,他的目的,并不是那时候的吃喝,而是借着这个话题引导特权上,然后把特权和贪污腐败划等号,达到为贪官洗地的目的。

贪官们的贪污腐败,都是公权私用手段达到的,没有哪个贪官用自己的特权公车去外面挣钱的。

用偷改概念的手法,为贪官们洗地,就是他们的目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6: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6: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迷魂汤?你也可以给大伙灌呀,就怕你写不出来!我写农民的生活?与“特权”有何关系?上纲上线,乱扣帽子——造反派恶习不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7: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口爆炸是主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7:38: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的财富 1要做得出2保得住。不做天上不会掉馅饼。 保不住 做了也没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7:5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8: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8: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人口比当年多了一倍不止吧,衣食住行可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落后的生产关系所谓的人民公社束缚了人的积极性造成了缺衣少食的困难,某个组织和某些人为什么认个错就这样难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8: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8: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农民吃红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8: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不要绷得太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8: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蛋——当时鸡被称为“农民的小银行”,可以换来一年的油盐酱醋。
==========
很少农民家庭有酱油和醋的,农村供销社也不卖醋(都是散装的,也没人买)。
不少农民到死也不知道酱油和醋是什么味道。
一位姓李的退休老工人说,70年代,他得知姑妈病重,他知道姑妈平时爱吃鱼,赶紧想办法买了一些鱼,千里迢迢赶到老家唐山(附近),在做鱼前,供销社买不到醋,跑遍半个村子也没借到醋。只得……
那时,灯油、盐、窗纸、火柴都得从鸡屁股里掏。有时掏不到只好借。
借灯油、火柴是家常便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3 08: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小米价格超过大米,主要用于煮粥,但那时主要是闷干饭——在我的记忆中,小米干饭是最难吃的。那时候做饭用的是大铁锅,先把小米放在锅里煮熟,然后用笊篱捞出装盆再放在锅里蒸。由于火候不足,硬而发涩,嚼在嘴里就像沙子。谷子产量低,但必须得种,因为谷草可以喂马。
========
小米热量低,不禁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21-1-16 17: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