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25|回复: 4

人间|招你们这些大学生模特,就是骗财又骗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9 01: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系网易“ 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

征稿

在过去的两年中,人间刊发了数篇以“骗局”为主题的稿件,几乎每一篇都引发了读者的巨大反响。

从非法集资,到网络、电信诈骗,再到传销,不断有读者向我们讲述自己所经历的各样骗局,触目惊心,令人痛愤。

于是,像「人间有味」一样,我们决定开启一个新的大型连载主题——「人间骗局」,希望能够汇集各样骗术案例,展示并剖析给大家。也希望大家能通过书写自己、或身边的人被骗的经历,纾解自己内心的愤懑,并警示更多的人避开骗子们的陷阱。

让我们一起,撕开人间骗局的假面。

期待你的来稿。

本文为“人间骗局”连载第31篇。



那些人财两失的大学生野模们





2016年,我在篮球场上结识了强哥。

我们都是商院念会计的,他读大三,我大一。我们为以后约球方便,相互加了微信,有时候打完球我们还会一起去吃个饭,偶尔在周末的时候约出来唱歌。

在他毕业时,我问起他的打算,也好为我以后的道路试试水,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他居然已经做了快一年的“模特经纪人”,经历了其中很多的不堪。

以下为强哥自述。

1

我进入公司当经纪人,是在2016年暑假。那时候我大三,正处于最迷茫的时期,没有目标,干什么都没有动力。适逢高中同学李凯再次邀请我去他们公司看看,我便答应了。

李凯原来跟我关系一般,他是留级两年顺到我们班上的,念完高中就直接出社会了。毕业后我们也没什么联系,朋友圈也见不到他的身影。直到我上大二,李凯突然冒出来跟我私聊了几次,每次寒暄一番后,就让我有空去他们公司看看。虽然我就在本地念书,聚聚也方便,但我还是以各种理由拒绝了——本来学校的活动就多,再说,我心里觉得他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

可那年暑假着实无聊,反正闲着没事儿,去同学的公司实习,散散心也不错。我们约在一家相当有名的酒吧,地点李凯定的。晚上10点一过,我刚走进酒吧,没多寻找,便看见被几个高挑美女簇拥着的李凯。

在卡座里面,李凯一边喝着酒,一边给我说着他们公司的前景,极尽夸张之词。喝了好几瓶之后,他突然把手搭在了我肩膀上,站起来用手指指着我说:“强子啊!我知道你心里面不放心,但是有一点你一定要相信,我干的都是正经赚钱的大事!和我干,保证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

看着李凯喝多了变得迷离的眼神,似乎填满了“有福同享”的真诚,再看看周围高挑的美女,我心动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前往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商圈。李凯留给我的地址就在这里的一幢写字楼上。电梯门在27楼打开,一面锃亮的玻璃墙贴着公司的名字,一转身,便是一个足有一百平的大厅,边上有几个不透明的玻璃办公室。

“强子!过来,我带你进去。”还没等前台问话,在大厅沙发上抽烟的李凯,见我进来了,把烟掐掉,迎上来,然后径直带着我进了最边上的一个办公室——这个办公室是华哥的,昨晚李凯已经和我说好了,要我做华哥的助理。华哥跟李凯差不多大,戴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他见到我就说:“你是我们这个里面唯一的一个大学生!要好好表现。”

不过,我的工作似乎和是不是大学生没什么关系,主要就是帮助华哥安排来面试模特的女孩,负责叫号和看哪个女孩更漂亮。

早上9点整,大厅里面已经聚集了十多个女孩,华哥让我去外面帮前台收一下“信息表”——每个来面试的女孩都要填一张“自我介绍”的表格,有姓名籍贯等基本信息,还有身高、三围、演出经历等等信息,表格的最下面是华哥要填的部分——对面试者的评分以及审核结果。就冲着这张表格,我就觉得这家公司还挺专业。

“大家耐心等待一下,等面试官审核信息,然后叫号。如果觉得无聊可以看一会桌子上的杂志,或者看看墙上的照片,这些照片都是我们公司的模特!”前台的工作人员对着女孩们说完,把表格收起来,交给我。

我大致扫了一眼墙上的照片,只能感叹:世界上美女真多。

可后来在我和前台的一次闲聊才得知,这些照片只有一两张是公司自己拍的,其他的都是从网上“盗”来的。前台有些尴尬地给我说:“当时公司没钱,没技术,还要赶时间,就去网上找现成的东西,反正到现在也没有哪个人看出来这些是网图。”

2

在我看来,审核资料应该是挨个比较,然后挑出来最好的一个,但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华哥拿着表格挨个看了几眼过后,便甩给了我,让我帮他排序:“有演出经历的、高的排前面。没有演出经历的、矮的排后面。”

排序这件事情,就是看几眼就好了,但我注意到每一张表格上都标着数字,我问起华哥,他笑了笑说:“这个嘛,是公司的秘密。因为这些人不是从‘外线(星探)接过来的,是我们自己找来的,所以不了解她们,只能做一个大概的概括,比如说上面标注是‘1,那就表示这个女生,没有做过演出,但资料上却填了‘做过,这就说明很她缺钱,急切地需要这份工作,一会我和她聊起来,我也好往这方面试探,如果是,就方便我们办‘模卡。”

我惊讶地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他说,在前台收表格的人会帮助他留意这些女孩的妆容、发型、衣着等细节,一般来说,浓妆、有刘海、不穿高跟鞋的女孩,就是从来没有做过模特的。

表格我花了10分钟就弄好了,我问华哥:“什么时候可以叫号?”

华哥摇摇头:“不急。等那些没诚心的人差不多都走了,我们再叫号,让她们先等着。”

在那天面试结束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些没有心、走掉了的人,才是运气好的人。

1号面试者是我排序的,长得漂亮,有演出经历。她规规矩矩地站在华哥面前,做着自我介绍。等她说完之后,华哥拿起资料盯着女孩:“你叫陈怡,你上面写着有演出经历,但是我看你连最基础的模特面试着装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有演出经历?”

女孩看着华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我看你长得不错,身高也好,是干这一块的料!这样,你先摆几个pose给我看看。”华哥看女孩没有说话,接着说。

女孩连忙点头,随即双手整理了一下着装,依靠着墙壁,两腿微微往外伸,显得整个人高挑而又有气质。

“把肩膀张开,胸挺起来,人自然放松。”

女孩照着华哥的形容扭动着身体。

“有几分模样,如果你好好做,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华哥给女孩说着未来的规划和蓝图,说到动情之处还从背后的书柜上翻出文件给女孩看——文件上是顶级模特的成长经历和报价表。

华哥的话听得我都想去做男模了。女孩听了后,眼睛放着光,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未来。

“不过,你是第一次做模特,没有模卡。这个模卡是必须要办,是每个模特都有的东西。”华哥打断了女孩的想象。

“啊,那多少钱?”女孩的声音有些焦急。

“看你喽,便宜的几百,贵的成千上万。这模卡关系到你能不能被其他公司挑中,所以马虎不得,特别是你这种有本钱的女孩,万一因为模卡不好,第一轮就被pass了,岂不是很可惜!”华哥努力地牵动着她的情绪。看样子女孩已经完全被华哥牵着走了,甚至我觉得现在就算让她办一张上万元的模卡,她也会咬咬牙借钱办了。

“可是,我没这么多钱,我只有1500。”女孩有些沮丧。

华哥站起身来走到女孩的身边:“你可以先打电话,问你朋友或者父母借一下,反正干这个赚钱,很快就能还清的。”

女孩点了点头,以急着用钱为理由,问父亲要了几百,又问闺蜜借了点,总算凑齐3000元,办了张中等价位的模卡。

女孩走后,华哥微微一笑说:“就算她借不到钱,我也给她办。”

华哥说,这个女孩条件不错,还想办高额模卡,若实在拿不出钱,就让她先欠着,用以后活动的报酬来偿还。其实这个模卡,模特自己就能手工制作,只是来到这里面试的女孩大多没接触过这个行业,又急着赚钱,听着华哥把模卡说得神乎其神,又与能否参加活动直接挂钩,很容易就会办下模卡。

我听完心里一紧:表格上的女孩,每一个人都没有模卡,原来华哥表面上是给她们面试,实际上却在推销模卡。

这些女孩大多数未经世事,也容易被说动,一个上午,华哥就办了6张卡,平均两个人成功一个。

“华哥,我们骗她们办卡,属于诈骗吧?”我有点担心地问。

“诈什么骗?不要乱说,我们这是合法的,签了免责合同的。”华哥收拾着今天签下的办卡合同,大大咧咧地说。

我听见有“免责合同”的时候,不安的心情才渐渐平定下来。

其实有的女孩,在办完模卡的几天后,会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可她们的模卡价格达不到立案的标准时,公司是不会退钱的。即便达到了立案标准,除非模特要报警,公司才会退还一部分。

3

就这样干到了第五天,华哥把我叫到了他面前。

“最近,你有没有看上哪个女生?”华哥的话说得很突然,把我说懵了。

“我觉得今天面试的女生质量都不错,我准备搞一下,你和我一起,也算是老师带徒弟。”华哥说完,打开了手机的相册,递给我看。

相册里面装的都是面试模特的照片,这些照片是在摄影棚里面拍的,各种各样的照片,衣着暴露。

“这些照片都是她们换衣服时偷拍的,她们不知道,你看上哪个给我说,我们一起安排了。”华哥色眯眯地看着照片,很是兴奋,全然已不是初见斯文的模样。

按照华哥的说法,这些模特基本上都急着用钱,只要华哥答应给她们介绍好的活动,她们一般都愿意出来面谈。“我靠这个办法睡了不少,现在我直接带你,你就偷着乐吧”。

我非常抵触华哥的这种做法,甚至有种冲动想去揭发他,但是基于现实,我没有——一来,他是我的上司,我不敢;二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没过几天,华哥就约了一个叫彤彤的女孩出来面谈。彤彤是前几天经由华哥面试的模特之一。那天面试之后,她只办了一张几百块钱的模卡,华哥知道是她没钱了,所以一直在等她找上门来。

果不其然,彤彤在办完卡后一直等不到活动通知,实在是没钱了,华哥答应给她介绍活动,而且还外带给她3000块钱的补贴。

“现在的处儿,是真是难找。”从彤彤那里回来,华哥到烧烤摊上找我们,有点抱怨地说。从华哥的口中我得知,彤彤是从周边的县城来这里打工的,受不了微薄的工资,便想着找些其他事情来做,之后在网上看见了公司的招聘信息。

“有什么难找的,这都要看你的渠道。”李凯把眼光投向我。

李凯说,之所以希望我可以加入公司,就因为我是大学生,对学校很熟悉,好帮他们在学校里面“找高质量的模特”。

“这段时间你也看见了,干我们这一行赚钱很容易,而且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本来打算等你跟华哥快活一下再给你说,结果你不愿意,我就明着给你说了,现在的模特,第一次的价格五位数,外模可以到六位,你们学校应该有不少的外国人吧?”见我为难,李凯拍拍我说,“你不要有什么心里压力,你只需要按照我们的要求在学校里面找人,剩下的我们来操作,我们这边交接一个,你拿3000。”

我不言语,李凯也看出了我的踌躇,说让我再考虑考虑,毕竟这离着开学还早。他让我这段时间也不要闲着,多学习学习,于是我去了另外一个直接面试活动模特的地方。

这一次我算是见齐了公司的“核心铁三角”,李凯为首,华哥、杰哥其次。他们三个都是耍娃,前几年整日游手好闲,酒吧会所歌厅轮着来,也是在这个期间,他们发现了模特这个肥得流油的行业。

杰哥是我的新老师,他在这一行是老手了,我刚一去他就告诉我:“跟着我好好干,有你赚的!”

见我懵懂的样子,他说:“这里面不光是耍女娃儿这么简单,还有钱拿!”

4

在我跟着杰哥干活的第二天,公司就接了一份车展的活动。车展招募的模特是比较严格的,对身高三围的要求都异常苛刻,所以,最终入选的模特质量都相对较高。

当然,这里面位置最暧昧的,就是离要求只差一点的女孩,经纪人让你去,你就可以去,非要抓着你说不够资格,你也没有办法。这时,与经纪人的关系就变得至关重要了。

“模特兼职,3天1500。地点会展中心,要求身高175以上,面容姣好,发模卡和素颜正脸视频验证,通过拉小群。”杰哥把这条消息散布在了微信群里面。

我这才知道,原来公司两个面试部门的工作内容完全不同,华哥那里纯粹是为了骗女孩办模卡,杰哥这里才是真的在面试模特,相当于中介。公司手里面有一些模特资源,去找商家接单,然后再发布信息找模特,中间拿走回扣——实际上还会克扣模特的一部分工资。

“为什么不在公司的那些模特中挑人?”我问。

杰哥说,这样做能让公司在模特圈刷出存在感,再说自家模特的质量也参差不齐,招人信息发布在群里,也好竞争。

杰哥解释完,微信里已经弹出来不少视频和模卡,他并没有急着回复,而是等到了一部分模特发来红包之后才开始“确认”——“这些都是工作的福利内容”。

杰哥说,这些模特愿意给钱的原因,并不是冲着这些工资去的,她们更希望自己在当车模的时候,可以被某个土豪老板看上,“这样以后就不愁吃不愁穿了”。就算没有被看上,她们也可以去后台要那些准备买车的人留下的联系方式,只要拿到了手机号,模特们就可以发挥自己年轻漂亮的优势,慢慢地把这些人的心给勾走,然后被包养。

8月初,我在面试内衣模特的时候认识了小小,她得知我是经纪人的时候,对我很是殷勤,而我也很喜欢小小,一见倾心那种喜欢,我免去她的红包,让她直接过了。

当天晚上,华哥带着活动模特去了KTV,说是有几个老板要选人,小小也在此列。

那时我已经知道了其中的门路:杰哥在模特们出完活动后,并不直接发钱,而是转头把她们带到了KTV,希望他们可以陪完酒再走,陪酒的同时,老板们也可以和模特本人私底下谈论价格。这样一本万利的事情,杰哥是很乐意做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要来到这里的模特,看见了这个场面,基本上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她们可以“接触高端客户”,而杰哥还可以拿到每人500的提成。

我把小小拉到了KTV外面质问:“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你说来就来?这已经不属于你的工作范畴了,知道吗?”

我话说得很重,小小不知所措:“他说要我们来完这一场之后才发工资,我有什么办法。”

小小穿得很单薄,我看着更加火大:“我这样给你说,这一场没有钱赚,还会把自己搭进去,现在里面说不定已经在挑人了,你等会儿和我一起进去。”

小小想说话,却又不敢反驳我,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怕杰哥不发工资,而她急着用钱。

KTV包厢里面的灯光很暗,但我不用看,也知道这些人心中在想什么。我拉着小小走到了杰哥身边,还没有开口说话,就听见坐在中间的一个中年人叫到:“来!小妹妹,不用问了,来我这里坐。”

我心头一沉,却还是要陪着笑脸说说:“爸爸(这是对于老板的称呼),这是我女朋友,一会我找漂亮的,您挨个挑,不满意我再给您找!”

我这托词其实漏洞很多——在小小出去之前,老板就已经见过她了,再一次进来她就成了我女朋友,显然不可信。再说,老板是出了钱找模特来陪酒,我这样做,无疑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杰哥看见这个情况,起身瞪了我一眼,赶忙跑到老板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我和小小的手掌心已经捏出了汗。

我当时心里很害怕,如果老板要把小小强行留下来,我根本就带不走她——杰哥会第一个把我拦住的。

几分钟后,杰哥气冲冲地走到我的面前来:“爸爸让你带着她赶快走,晦气!”

后来我才知道,本来那天小小是老板亲自要点的人,杰哥告诉老板,我和小小很缺钱,所以才让小小来陪酒,结果我反悔了。

5

小小和我一样是大学生,云南人。我问她为什么要来做模特,她哭哭啼啼地说:“我来外地读书,家里面不同意。我妈说,我只要你敢去就再也不要回来了。前面还好,这阵子吵架了,家里不给钱了。”

我们正式在一起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她还欠了1万7,每个月要还1600。上学期间她和舍友吵架气不过,便搬了出去,要自己承担房租和杂七杂八的费用。

我还是很惊诧:“那也不至于欠这么多吧。”

“那我买衣服不要钱啊,我买包包不要钱啊!”

小小欠的钱如同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到后面不得不去打工还钱,以至于放暑假也没有时间回家。急着用钱的小小,在7月下旬去网上找了模特兼职,和大多数第一次干这个女生一样,也被骗了。她试图去要回过这笔钱,但对方就是一拖再拖,小小拿他们没有办法,就开始疯狂地加招模特的群,自己找活动。

小小很缺钱,自然转变成了我很缺钱,我不想让小小再去当模特。李凯之前的提议,我本来已经从心底拒绝了,但在8月中旬,我还是答应了,开始背负着罪恶感干起了李凯给我说的生意。

我和他事先说好,我只管介绍“高质量”的女大学生来当模特,其余不关我的事。答应他的那天,我不停地在心里默念: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我只管介绍她们挣钱,这个钱我不赚,李凯也会找其他人赚。

我先是在学校贴吧里面建了小号,不停地发帖,还在学校的跳蚤群里面发布兼职,陆陆续续有几十个女生找上了我。我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是告诉她们我是经纪人,不是本校学生。第一次做模特的女生,我把她们介绍到公司办了模卡之后,就转交给了李凯,之后便不闻不问——我怕我问过之后,良心不安。

偶尔在吃饭的时候,李凯也会和我谈论起来这些女生的情况。按照李凯的话,让女生们先“融入”这个圈子,然后慢慢“同化”她们,这样我们就可以挣大钱了。

“老板很喜欢,但有些女生不愿意,我们就把她们介绍去贷款,过不了多久她们就愿意了。

“上个女生老板出了3万,毕竟第一次还是值钱……

“前面老板让我找个包养单,只要是干净的本科生,一个月10万,说得我都想去了。”

……

若没有小小,我会怀着怜悯而又自责的心态去给那些女生说:“不要陷得太深,做模特可以,千万不要为了钱而去攀比,导致自己被包养。”可是如今我还要担负起小小的债务,我想说却不能说——她们不被包养,我就还不起小小的钱。

偶尔我会提一下李凯他们的事儿,来警醒下小小。不过她的回话,我感觉既像在说那些老板,又像是在说我:“满口仁义道德、满脑子男娼女盗的衣冠禽兽!”

偶尔想得多了,我就看看银行卡里的数字。看着小小不再为钱那么紧张,心里稍微能缓解一点。



一天,李凯又传给我一段视频:“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

我知道这肯定又是一段香艳的视频。只是点开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个女孩是可儿,我从学校招募的模特。

我这才反应过来——前几天她突然在QQ上骂了我一通,等我看见消息,问她怎么回事的时候,她已经把我拉黑了。

我深呼吸,压住火,问李凯到底怎么回事。他说,这单是他介绍给可儿的“室外私拍”,说好的拍风景,一个小时3000元。可儿去了,拍到一半,拍摄师突然让可儿去宾馆“拍私房”,可儿没法拒绝。在宾馆,可儿就被摄影师下药迷奸了,还拍了视频卖到了网上。

我脑袋嗡了一下,心里觉得愧疚,又怕真闹出事儿我也要有连带责任,直接就在我们工作的小群里质问李凯为何要这样做、还有没有底线?

许久,李凯在群里都没再做声。杰哥在群里说出了这一句话:“你就少说两句,可儿也是贷了款,这些人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可儿既然去了,就代表有这个心里准备。”华哥接着说。

随后,从他们的你一言我一语中,我才知道“私房照”圈子的潜规则——一般是摄影师主动来找公司说要拍私房,然后李凯便在各种渠道发布招募信息。当然,这些摄影师不少都有着隐藏的目的,有的人甚至只是冒牌摄影师,为的是让模特穿一些暴露的衣服,摆一些满足自己欲望的姿势,有的人会直接谈论起价格。

拍私房的选址也很有考究,大多数都选在比较高端大酒店里面,可以让模特的“安全感”更高。杰哥说,很多模特也喜欢“私拍”。因为正常情况下的私拍一小时的收入,可以顶上一天的收入,而且有时还不用穿高跟鞋,只要满足摄影师的目的就可以。

接着李凯又在群里甩出一份私贷名单,上面不少由我介绍过去的女生。李凯说:“这些大学生既然都找上私贷了,那么代表她们网上的口子已经用完了,她们还不起钱,贷款公司也会介绍她们过来做模特,挣快钱来还钱。”

我没有继续和李凯争执下去,但可儿的悲剧,说到底都是因为我。小小的债已经还得差不多了,要不是因为我的贪念,说不定可儿就会幸免。

那时我萌生了退出的想法。可我依然没有退出,这份金钱对我的诱惑是在是太大了,直到最后一根稻草压垮我。

6

我和小小在一起之后,我不止一次让她放弃做模特的想法。可她总是笑着对我说:“我欠的钱也不能光让你一个人还啊,而且我也喜欢那种被人们注视的感觉,还有钱拿。”

我拗不过她,只好给她挑选一些正式的活动,就算她达不到要求,我也有办法让她通过筛选。

快开学的那段时间,我正在筹划着怎么在学校里面找外籍模特的事情,小小找上了我:“有个小女孩加我QQ,问我能不能给她介绍点活动,14岁,本地的,我们见过面了,我挺喜欢的,你帮帮忙吧。”

我很吃惊,未成年的女孩做模特,这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很扯淡,就算我愿意,甲方的老板也不会让她参加活动。

“那不是还有私拍吗?这种该可以吧!” 小小在我的保护下,显然不太清楚随便接单私拍的危险。

“她去做私拍应该价格挺高的,但是很有可能被睡。”

小小晃了晃脑袋说:“那这绝对不行。”

不过,为了帮助这个小女孩,我和小小还是把她带到了公司去,希望可以碰碰运气,看有没有正规的女性摄影师来找私拍。我们一直等到了晚上7点,也没有遇到。

倒是李凯把这个叫琳琳的小女孩的信息记录了下来,他摸着小女孩的头亲切地说:“琳琳,你不要着急,我帮你问问,这里面我说了算。”

晚上吃饭的时候,李凯笑嘻嘻地对我说:“这次你女朋友可算帮了大忙,爸爸一会儿过来和我们面谈。”

“爸爸”姓杨,年龄大概在40岁左右,在本地开火锅店的,是我们的老客户了,明面上我们叫他“爸爸”,私底下就叫他杨老板。他对我们的关照非常多,经常从我们这里提模特去唱歌、陪客户。他一直想包养一个未成年小女孩,从他的手机屏保上,我看到他和老婆孩子的合影。

“小李啊,这个应该没问题吧,别人愿意吗?”杨老板的眼睛发着光。

“爸!这不,专门给您留着的,其他人要,我们都说没有。”李凯站起身递了一根烟。

“如果是真的,安全的话。我出这个数,单独给你。”杨老板伸出两根手指。

“爸,你这话说的,你是我们的老顾客,我怎么能收你钱。”

杨老板没有说话,转手给了李凯1万的定金。

杨老板走后,我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指着李凯骂:“你他妈是个畜生吧!这就是你找的活动?良心呢!?”

“你这什么话!赚钱啊,你装什么清高,你知道这一单能赚多少吗?20万!”李凯竖起两根指头吼道。

“不行!你这样做,我对不起我女朋友,更对不起琳琳,你把押金退回去,我单独给你5000的补偿。你不愿意的话,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琳琳,她绝对不会同意的。”我死死地盯着李凯。

李凯服软的一瞬间,我的胃里翻江倒海。那天晚上我彻夜难眠,想起由我介绍出去的女大学生们,不由得觉得恶心。

虽然李凯表面上答应了我说要给琳琳介绍好的活动,我依然不是很放心,为了保险起见,我把李凯和杨老板的事情告诉了小小。

小小很气愤,她想去举报,却被我劝住——因为我也参与了进来,就算我只负责了介绍,但万一要追究,我怕以前的事情被查出来。我让小小叮嘱琳琳几句,千万别接李凯的活儿,之后就再没有过联系。

7

11月过后,小小再次提起了琳琳。

“你知道吗?琳琳怀孕了!”她的声音颤抖而又绝望。

我也失了神,内疚、自责、愤怒、无助一下子涌了上来。

琳琳是一个初三的学生,家里父母是底层的打工者,一个月的收入刚刚好可以满足日常开销,还可以存下来一点钱。可琳琳并不懂挣钱的辛苦,她利用父母不懂网络和手机支付,偷偷绑定了父母的银行卡拿手机网购,花钱越来越多,不知不觉,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卡里面的10万块钱用光了。

李凯在我们见过杨老板后的第二天就联系了琳琳,说有一个客户愿意接纳她。琳琳试着询问价格,1000?5000?李凯直接开出了8万,但是要“陪睡”。

琳琳考虑了几天,在隐隐约约听到父母说要去银行ATM机存钱的时候,琳琳答应了李凯的要求:“10万行不行?我很急!”

“行。”李凯很爽快地答应了——他还能收不少的佣金。

按照李凯的要求,琳琳忐忑不安地去了酒店。说好的是让琳琳吃药,第一次是杨老板自己带的,后来杨老板就让琳琳自己去买。琳琳不好意思去药店,又心存侥幸,就没有买。知道自己怀孕后,琳琳一下子懵掉了,哭了一整晚,不知道该怎么办。

琳琳把父母银行卡的窟窿填上后,杨老板给了她一张有几万块钱的卡。她不敢给父母说,就只好找到了杨老板。杨老板也怕了,又给了5万让琳琳去打胎,了结这件事。

琳琳让杨老板带着去打胎,杨老板说自己忙,没时间。绝望之下,琳琳又找到了小小,她俩去不了正规医院,只能去小诊所,粗粗检查过后,琳琳就进了手术室。小小坐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着,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声。

开了药之后,小小拖着琳琳去酒店休息了一天。在酒店的床上,琳琳抱着小小止不住地哭:“姐姐,我害怕!我看见那个血块冲进了下水道,我怕它来找我!”

打过胎后,杨老板电话里随便搪塞了几句,便不再理琳琳,琳琳也不愿意再去找他。

“你知不知道她那天哭了多久?

“你知不知道她还要忍着痛装作没事的样子去上学!

“你不是告诉我,你不干这些生意的吗?”

小小红着眼睛不停地骂我。

当天我找上了李凯他们,李凯眼中透着鄙夷:“怎么?那我是在帮她,你知不知道?是她自愿的,是她要钱补窟窿!——这样,我给你3万,可以吧。权当你的介绍费,你也参与了。”

“我要的是杨老板去还琳琳一个公道!”我气急大喊。

李凯、华哥和杰哥坐在办公室里面哈哈大笑,他们骂我疯了,说我有钱不赚是傻子。我那一瞬间也意识到自己的有心无力。

我和李凯大吵一架,散了伙。他也不再需要我从学校里面拉人,说早物色了合适的女大学生模特接替我的工作。在临走之前,我被摁在了地上,他们拿着我的手机,“转走”了我所有的“资源”。

小小在微信上问我事情的进展,我心情很低沉,再也忍受不了心中的愤怒,把火全部发在了她的身上。

等我回过神来,小小已经拉黑了我。

那段时间,我很失落,我私底下去找过琳琳,希望可以通过她去劝一下小小,可是当我到了中学才发现,琳琳已经离开了。

后记

离开李凯他们后,我经过慎重的考虑决定重新做回模特经纪人,我不想拿着微薄的工资去看别人的脸色,也没有耐心继续读书深造。因为这段经历,我知道该如何去操作模特这个行业,知道这里面还有很多发展的空间,在现在模特圈鱼龙混杂的情况下,如果组建起专业的经纪团队来专门为女大学生提供机会,对她们、对我自己的事业发展都是双赢。

如今我也有自己一个小团队,但底线是坚决不做私下包养和性交易。在这个圈子,偶尔也还会听到李凯他们的消息,我也只能跟自己的模特说:越是价格高的场面,危险系数也越大。

(本文人物均为化名,仅为作者个人经历,不代表这个行业整体情况。)

编辑:唐糖

题图:《踏血寻梅》剧照   
发表于 2019-2-19 21: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居然看完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0 14: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heh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1 18: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圈套、陷阱、骗局太多,防不胜防,要靠自己把握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19-9-21 15: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