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715|回复: 130

大别山英魂(青山有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2 23: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金寨县,是一九四七年由原来的“立煌”县更名为金寨县。

一九三二年以前,中国并没有这个县。它是国民政府为表彰卫立煌将军抗战有功,从鄂、豫、皖三省结合部地带,各划出一部分版图,新建制的一个县。初归河南省管辖,后划归为安徽。新中国成了后,改名为金寨县。

一九七九年五月七日,是丁家埠暴动五十周年纪念日。

一九二九年五月六日,共产党在大别山南溪镇丁家埠,成功发动武装起义。并迅速控制了商南地区,宣布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二师。并建成以南溪镇、吴家店为中心的豫东南苏区,成为后来红四方面军和鄂豫皖苏区的重要来源与组成部分,载入中国共产党革命史册。起义这天是立夏节,史称“立夏节起义”,又称“丁家埠暴动”。

安徽省金寨县委、六安地委、安徽省委乃至中央有关部门,对此都十分重视。这些单位联合在金寨县委、县政府所在地梅山镇及有关乡镇,举办了多天隆重的大型纪念活动。并邀请全国各地所有当年参加起义,如今健在的老红军、老将军出席这次纪念活动。

现在,省、地、县各个文艺单位,以各类艺术形式,创作出许多文艺节目,在纪念“立夏节起义五十周年”活动时,都集中来到金寨县进行慰问演出。以此来讴歌当年战斗在这里的红军战士、战斗英雄、地方拥军模范以及那些长眠在地下的先烈。

大别山没有妩媚,缺少秀丽,无论是险峰、峡谷、瀑布、河流,都充满了野味苍茫。

时代的变迁,已经使大别山很多古老的村镇逐步转化为新式乡镇,山村里的古树逐步变得稀少。很多山坡上虽然有树木林园,但曾经的原始森林在交通便利的地方业已绝迹。由于六十年代这里修建了好几个大型水库和电站,使不少山乡的竹园、茶园、桑林、梯田、农舍都成为了水库淹没区。仅金寨县,被淹没的农田就有十万多亩。

县城梅山镇披上了节日盛装。

红旗飘扬、气球飞天。鞭炮不绝于耳,礼花炫目多彩。

县体育场里,悬挂着“热烈庆祝立夏节起义五十周年”大横标。工厂工人们在耍龙灯,郊区农民在耍旱船、耍狮子,学生们在表演舞蹈。县革命烈士纪念塔下,学生、工人、农民、解放军战士、革命老干部、老红军在向革命烈士敬献花篮。县革命烈士博物馆内,女讲解员在向来宾讲解革命老区的革命人物和文物。

鄂豫皖红色革命根据地,诞生了一百多位解放军少将及少将以上的将军。

这里,自然有许多惊心动魄不为人知的历史故事。

(一)廖政委祭祖上坟孙司令建墓树碑

在六安通往金寨逶迤的山区公路上,行驶着一队二十多辆装满军用物资的军用卡车,车队前面是一辆黑色轿车。

年过七十的孙一午闭目坐在轿车后座上,清瘦的脸上,紧锁着双眉,他在沉思。

坐在前排的王参谋回过头,小声提醒说:“司令员,已经进入金寨地界。再过半小时,就能到县城。”

孙一午睁开眼睛,轻轻“哦”了一声。

金寨县县城所在地叫梅山,梅山水库曾经以全国最高的空心连拱坝与水力发电站闻名于世。

梅山水库连拱坝紧挨县城,大坝下面是发电站。不远处一大片竹林边,就是电站别墅式的宾馆。

宾馆路边,停靠着二十辆军车。宾馆门前悬挂着“热烈欢迎老红军、老首长”的横幅标语。

宾馆内206套间客厅,明快、舒适。墙上有一幅郭公达先生的写意大山水画,下面是一套暗红色软皮沙发。孙一午、王参谋和金寨县委张书记、民政局陈局长坐在沙发上。

孙一午问:“张书记,听说县里现在还有很多老乡,冬天都没有被子、棉衣。是吗?”

张书记局促不安地说:“是。但现在已经好多了。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政策的落实,农村会越来越好。”

孙一午叹口气:“唉,新中国都成立三十年了,农村还这么穷,真难以想象。张书记,我这次带来一些棉衣和棉被,你们把它分给那些孤寡老人和五保户。我知道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回来一趟不容易,只能尽尽心啦。”

陈局长说:“感谢老首长对家乡的关心,我们一定把首长对家乡的关心,告诉乡亲们。”

孙一午说:“千万不要说是我的关心,这些东西,是我强行在军区会议上要的,是利用职权了。你在下面,就说是政府的救济就行了。”

陈局长忙说:“是,是。”

县委林秘书走进来,恭敬地说:“老首长,张书记,请用餐吧。”

餐厅的包间里面,大圆桌上的菜肴杯盏都已摆好。林秘书领孙一午、王参谋、张书记、陈局长走进来。

林秘书招呼大家入座:“请,老首长先请。”

孙一午看一眼席面,问:“这么大一桌?还有谁?”

张书记笑道:“还有老首长一位老战友,马上就到。”

孙一午高兴地问:“谁?”

陈局长说:“你真正的老乡,江苏的廖政委。”

孙一午大喜:“好好,我们好多年没见了,他也是今天到的?”

陈局长说:“廖政委是前天到的,昨天他回南溪老家了。今天听说老首长你来了,就忙着赶回来啦。他专门嘱咐我说,中午要和你在一起吃饭。”

孙一午笑道:“好,等他。待会你们看我怎么把他灌醉。”

“别吹牛啦,你再也灌不醉我啦!”随着话声,廖政委在一个护理士兵的搀扶下走进餐厅。

他蹒跚地走到孙一午面前,两眼开始湿润。

孙一午起身迎上,二人默然握手,相视良久。

众人都站起身,谁也不敢说话。

廖政委看着孙一午,凝重地摇摇头,叹道:“老了!我们都老了!”

孙一午说:“不老,刚过七十,还能喝酒。”

廖政委伤感地说:“我已经没这个福分了。五年前就戒酒了,医生不给喝。”

孙一午不相信:“你戒酒了?医生能管住你?”

廖政委指指胸口:“胃,割下了一半。”

孙一午一惊:“废话,那是医生不给你喝吗?那是你有病啊。是喝酒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张书记说:“廖政委,老首长,请坐。我们边吃边说话吧。”

陈局长说:“请,请,请首长先入席。”

孙一午说:“好,好,都坐,都坐。”

大伙依次入座。

廖政委坐下后,问孙一午:“我们两人多少年没见了?”

孙一午:“二十四年没见面啦!还是五五年在北京授衔的时候见的面,那天我好像把你灌醉了?”

廖政委:“你拉倒吧,那天我们跟徐向前元帅在一桌吃饭,谁也不敢喝醉酒。哦,这次嫂夫人没和你一起来?”

孙一午开起玩笑:“她来不了,忙着带孙子。再说,她不是我们大别山人,跟我们革命老区人民没感情。哦,你家那口子还好吧?我记得她也是我们大别山的人。”

廖政委长叹:“记性不错,可她在去年春天,去见马克思了。我们这些人,剩下的已经不多啦!”

孙一午点点头:“是啊,立夏节起义转眼都已经五十年了,我们这些当时的毛头小伙子,现在都七八十了,死了很正常。比起当年那些惨死的战友,老廖,我们是幸运的。”

廖政委点头。

张书记亲自把盏,为孙一午、廖政委斟酒,然后他举起酒杯,说:“老首长,尝尝家乡生产的酒,赛茅台。来,我先敬二位首长。”

廖政委将自己的酒杯放到孙一午面前,端起茶杯:“谢谢,我只能以茶代酒。”

“好,父母官亲斟的家乡酒,我表示感谢。”孙一午豪放地一饮而尽,感慨地说道:“唉,我将近五十年没回家乡了,的确有些不像话啊!”

陈局长:“首长革命工作忙啊。”

孙一午苦笑。

张书记悄悄瞪陈局长一眼。

孙一午问廖政委:“哦,老廖,你从老家回来,跟我说说老家有些什么新鲜事?有那些变化?”

廖政委苦笑一下:“实话告诉你,除了通了公路,基本还是我们走时的老样子。”

满座尴尬无语。

孙一午长叹:“国家太穷了啊。长期以来只抓斗争,不抓生产,能不穷吗?老廖,我们搞政治斗争,有瘾啊。”

“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廖政委觉察出地方领导的尴尬,笑道:“嘿嘿,我这次回老家,还真碰到一件新鲜事情了。”

孙一午来了兴趣:“哦?说说。”

廖政委说:“我跟你一样,也五十年没回老家了。不孝啊!这次,我特别想去我们家的祖坟看看,尽点孝心。没想到我在上坟的路上,被我自家的一位堂叔给堵住了。他硬是不准我去上坟,不承认我是老廖家的人。”

众人都惊讶地轻轻“啊”了一声。

张书记、陈局长和林秘书都紧张起来。

孙一午好奇地问:“为什么?”

廖政委无奈地叹口气:“这件事说起来话长,不能完全埋怨人家,起先,我也做得不好。五年前,老家这里修家谱,他们派人找到我,一是想拿我这个军区政委,给老廖家装装门面。二是想让我出点钱,修家谱。我当时狠狠把来人熊了一顿,责令不许他们修家谱。这不,这就跟家里的人结下了怨恨。”

陈局长连忙帮衬说:“对农村修家谱这事,当时县里是三令五申不准搞,可底下就是不听,家家都修家谱,偷偷干,就是禁不住。”

张书记狠狠瞪陈局长一眼,打断他的话。他对廖政委说:“廖政委,这件事情怨不得你啊。当时四人帮还没跨台,从上到下,政策都很左。”

廖政委轻轻点头:“四人帮横行时期,那可不是一般的左。什么叫以阶级斗争为纲?就是什么事情都要往阶级斗争上说,往政治立场上靠。靠不上的事情,也能把你分析的硬是要沾上去。张书记,你说我一个军队管政治工作的领导,在那种大环境下,能跟他们搀和在一起修家谱吗?”

张书记说:“当然不能。他们体会不到首长的苦衷。”

廖政委说:“是啊。”

孙一午问:“老廖,最后你去上坟了没有啊?”

廖政委:“没有,没去成。”

孙一午说:“人家是乡亲长辈,为你不支持他们修家谱,扫扫你面子,出出气罢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能真不去上坟?你没去上坟,是你生乡亲气了,你自己小气。”

廖政委苦笑说:“不是我小气,是我们老廖家里的人真不给我上坟。我这位堂叔是位退休教师,他虽然年纪比我小点,但他是族长。你不知道,当时,他话说的难听极了。”

孙一午极有兴趣地问:“他当时怎么说的?”

廖政委:“一到家,我就要去上坟。当时,我走在上坟的路上——”


<!-- 楼主编辑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2/13 17:42:33 编辑过<!-- 楼主编辑 end -->
发表于 2019-2-12 23: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实在是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2 23: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廖政委在护理士兵搀扶下行走在山间小道。

护理士兵担忧地说:“首长,路不好走,你身体不好,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廖政委气喘吁吁,指了指前面坟地,说:“你看,就到了,就到了。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不来看看,心里不安啊。”

护理士兵无可奈何,只得扶着廖政委继续向前走。

族长廖少成站在坟地旁边的路口上,见廖政委走来,迎了上去。

他迎面走到廖政委面前,停了下来,然后不客气地问:“你是东湾老廖家的廖老八吧?”

廖政委十分稀罕,说:“是啊,你怎么知道?你是哪位啊?”

廖少成自报家门说:“我叫廖少成。”

廖政委笑道:“哦,听说过,听说过。哈哈,按辈分,你还是我堂叔呢。”

廖少成冷淡地说:“不敢高攀。廖政委,你到这儿来做什么?”

廖政委不悦地说:“怎么?我几十年没回来,这次回来上坟扫墓。难道不可以吗?你这叫什么话?”

廖少成毫不客气:“不可以。你不能来上坟。”

廖政委惊讶地问:“为什么?这上坟的事,有什么我不懂的老规矩和忌讳吗?”

廖少成寒着脸说:“你不是说修家谱是封建迷信活动吗?你不参加修家谱,你就是不承认你是我们老廖家的人。对不对?”

廖政委惊讶至极。

廖少成继续说:“你不承认你是我们老廖家的人,你还来祖坟做什么?”

廖政委只气得嘴唇颤抖。

护理士兵气愤地对廖少成说:“老乡,你怎么能这样跟我们首长说话啊?你是谁啊?”

廖少成冷笑:“以我们这儿规矩,你们首长是我侄子,我怎么跟他说话都行。”

护理士兵不敢再开口。

廖政委示意护理士兵别说话,问廖少成:“看样子,你是一定不准我看老坟了?”

廖少成讥讽地说:“我这是为首长好,为你这个当政委的着想。”

廖政委说:“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廖少成刻薄地说:“上坟祭祀死人是封建迷信活动啊,你这位解放军的军区政委,怎么能参加这样的活动?再说,这老坟里面埋的有地主老财,还有国民党,首长来看他们,不合适啊。”

廖政委给堵的目瞪口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2 23:4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廖汉生?廖政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2 23: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名纯属虚构。此篇为小说,请不要对号入座。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0: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完这段故事,廖政委叹道:“唉,我当时也气蒙了,扭头就回了。”

言毕,他气愤地端起孙一午面前的酒杯,欲饮。

孙一午大笑。

他夺下廖政委手中的酒杯,说:“以酒浇愁愁更愁,身体是革命本钱,你绝对不能喝酒。老廖啊,依我看,你还是架子大,气量小啊。”

廖政委点头:“是,事后我也有点后悔。当时要是能推心置腹向廖少成解释一下,可能他的怨气就能化解。”

孙一午说:“是啊。不要紧,你还想去吗?想去的话,我陪你去啊。我保证,我们一起去,没人再阻拦你。”

廖政委:“不去了,不想回去了,没意思啊。只是想想有点寒心。我虽然这些年没回来过,可实际上为家乡做了很多事。就在去年,县交通局领导找我办点事,按说,我应该是义不容辞。可为了廖家湾的乡亲方便,我硬是逼着他们答应,先在廖家湾给修条通往南溪镇的公路。为了乡亲,我都以权谋私啦!现在好,好心没好报,家里人都不认我了。”

廖政委很难过,竟有些梗咽说不下去。

张书记宽慰说:“首长放心,我一定专程去南溪一次,做廖少成的工作。要他体谅、知道您当时的难处和苦衷。我保证,下次你到县里来,我叫廖少成恭恭敬敬亲自请首长回家探亲。”

孙一午说:“张书记说得好!老廖,别往心里去。乡亲是好乡亲,只是十年文革,这个浩劫太漫长、太残酷。我们的思想被极左路线压抑得太久,精神已经凝固,都得了阶级斗争多疑症。乡亲们修家谱这件事,你就太较真。你当时就不能睁只眼、闭只眼?再说,就是那些被我们杀掉的地主老财,难道身上都有血债?都犯了死罪?”

廖政委这才释怀:“是啊,我们以前的确对什么事情,一是都神经过敏,二是都喜欢一刀切。”

孙一午想起一件事,转问陈局长:“哦,陈局长,后来你们民政局补报的烈士名单,上面下文批准了没有?”

陈局长说:“已经批下来了。”

孙一午:“好。别的地方红军革命烈士,一般是国民党杀的,而我们大别山的红军革命烈士,大部分是我们自己人杀的。这些烈士为革命出生入死,结果被自己人当成敌人,被冤杀。这笔账,只能记在张国焘身上。死者不能复生,现在,再不给他们平反昭雪,我们这些活着的人问心有愧,寝食难安啊。”

陈局长吞吞吐吐地说:“可是,可是——”

孙一午问:“可是什么?”

张书记直皱眉。

陈局长欲言又止:“可是——”

孙一午也皱起眉:“陈局长,我在北京见到你几次,你说话很干脆啊?今天怎么啦?”

陈局长无可奈何地说:“孙司令员,上面批下来的烈士名单里,没有你后来要我们补报的那两个人。”

孙一午问:“什么理由不批她两人?”

陈局长说:“文件没说理由,但批下来的烈士名单里没有这两人。”

廖政委问:“哪两人?”

孙一午强压愤怒,点燃一支香烟。说:“一个是施春兰,一个是张四姐。她们都是参加立夏节起义的老红军,都是我们的老战友,也都是死在张国焘极左路线的肃反运动中。老廖,这俩人你都认识,应该能记得。”

廖政委说:“当然记得。当年在金刚台打游击的时候,经常见面。据我所知,施春兰是先锋团高自清参谋长的老婆,是干部。这个张四姐好像是团长罗青山的未婚妻,是个战士。这俩人,都是在肃反时死的。”

孙一午问:“哦,陈局长,北京分管批准烈士的部门,这次是谁来的?”

陈局长说:“是一位姓唐的分管局长。”

孙一午点点头:“哦。他住在哪?”

张书记说:“唐局长住在县委招待所贵宾楼208号。”

孙一午:“好,我知道了,抽空我去见见他。张书记,你把酒给我。”

张书记犹豫不决地把酒瓶递给孙一午。

孙一午斟满一杯酒,站起身将酒慢慢洒在地上,喃喃说道:“明天是立夏节,施春兰同志,我敬你一杯酒。”言毕,又斟上一杯,复洒在地面,说:“张四姐,你放心,我一定要为你讨回公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0: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0:3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唐局长来到郭亮办公室。只见副部长郭亮坐在沙发上,沙发前的大茶几上堆放着一摊文件。

郭亮见唐局长进来,头也没抬,说:“这份安徽申报追认烈士的名单,已经批准了。但里面施春兰和张四姐这两个人划掉了,没通过。”

唐局长不卑不亢地说:“人家申报施春兰、张四姐为烈士,有材料,有证明。还有孙一午司令员专门写的证明和意见,我们不批准,得有个理由啊。”

郭亮说:“唐局长,当时鄂豫皖苏区的肃反运动,是有扩大化错误,但也不能因为这事是张国焘搞的,就全盘否定。都全盘否定我们党的历史,那还得了?”

唐局长哑然。

郭亮继续说:“我问你,全国那么多右派都平反了,中央最后留了几个不平反。你说,为什么?”

唐局长装傻:“不知道。为什么?”

郭亮说:“因为我们共产党不能全盘否定自己的历史!都平反了,那不是我们共产党全都错了吗?”

唐局长不紧不慢地说:“这些都是大道理,针对施春兰和张四姐申报烈士这件事,我们不批准,得有具体的理由和旁证材料,我得答复人家啊。”

郭亮激动地站起来:“施春兰是纵敌逃跑后,在自杀未遂的情况下被红军战士击毙的!不属于错杀,也不是冤案。张四姐是暗杀团政委陈浩明和我,她打死陈政委,打伤我胳膊。是听到枪声冲来的红军战士,见张四姐还在射击,才将她当场击毙。同志,这样的历史铁案,能翻吗?陈浩明同志早就被追认为烈士了,难道刺杀烈士的凶手也能被追认为烈士?唐局长,你不觉得这太荒唐吗?我说的这些,都有具体文字材料,我明天叫秘书给你送去,作为回复文件的附件旁证材料。”

唐局长问:“孙司令那里,我们也要有个具体意见回复吧?”

郭亮凝视着唐局长:“转发一份被追认的烈士名单给他就行了,不必专门给他回复。唐局长,我知道你曾经在孙一午同志身边工作过,而且关系还不错。我可以告诉你,当年在大别山鄂豫皖红军根据地打游击的时候,孙一午一直是我下级。对申报施春兰和张四姐为革命烈士,他有证明和意见,我也有证明和意见。对这两人的死因,我是当时的目击证人,也是张四姐要暗杀的当事人。我的证明,比孙一午同志的证明更有说服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0: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局长将这次郭副部长与自己的谈话,一五一十告诉孙一午,然后他对孙一午说:“老首长,郭副部长的意见,最后被会议通过。”

孙一午听罢,直摇头:“这个姓郭的,真作孽啊。”

唐局长忍不住问:“他说的是事实吗?”

孙一午闭上眼,说:“是事实。”

唐局长吃惊地“啊”了一声。

孙一午慢慢睁开眼,说:“很多坏事,都是他这种人造成的!他跟你说的,只是一小部分表面上的事实。造成这些表面事实的原因和真相,他都不愿说,也不敢说。哼,什么东西!”

唐局长说:“老首长,那您给我说说啊?”

孙一午严肃地说:“我可以告诉你,施春兰,是被郭亮威逼陷害致死。张四姐,是被他间接陷害致死。”

唐局长也严肃地说:“老首长,您这样说,要有证据。”

孙一午平静地说:“只有证人,没有证据。”

唐局长问:“您是说,您是证人?”

孙一午坦然点头。

唐局长说:“首长,您能说得再详细一点吗?”

孙一午顾左右而言他:“你给我来杯浓咖啡,加糖。”

唐局长从食品柜中拿出咖啡和糖,将咖啡和糖放入茶杯,加上开水,递给孙一午。问:“您不是爱喝茶,不喝咖啡吗?”

孙一午接过杯子,复将杯子递给唐局长,说:“我现在要你再将这杯子里的咖啡和糖分开。”

唐局长站在茶几旁接过杯子,咀嚼着孙一午的话,说:“您的意思,是这件事说不清楚?”

孙一午点点头:“是一时半时,说不清楚。这杯里的咖啡和糖,眼前是分不开了。但通过科学技术处理或采用其它办法,我们还是能将咖啡和糖分解出来的。我们虽然一时不能将这杯子里的咖啡和糖分开,但我们只要尝一口,就立刻能区分杯子里咖啡和糖的味道。对吗?”

唐局长深思,点头。

孙一午:“要不是打倒了‘四人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谁敢为被我们杀掉的这些所谓改组派,ab团的人平反昭雪?极左路线,害死人啊。当年红独立师师长周涛,是参与策划立夏节起义的老革命,在肃反中几乎和许继慎一样被杀头。就是这样一个豪爽耿直的老革命家,却在文革中受尽迫害与屈辱,最后服毒自尽。可惜啊,他已经看不到今天的这次解放了。”

唐局长说:“是啊,许多人已经遗憾地、永远地离开这个世界。”

门外传来一阵欢声笑语和脚步声。

孙一午起身,说:“不早了,演出都结束啦。”

唐局长说:“老首长,您明天还要参加纪念会开幕式,我送您回去休息吧。”

孙一午说:“不用,我带车了。我明天不参加开幕式,去汤家汇。”

唐局长一愣:“主席台名单都印出来下发了,新华社、中央电视台都要做现场报道,您不参加不合适吧?”

孙一午说:“不合适的事情太多。不给施春兰、张四姐平反,合适吗?”

唐局长无语。

孙一午说:“我有权表示我的不满。”

唐局长岔开话题:“首长,您家里还有哪些亲人?”

孙一午摇摇头:“早就没有亲人了。我去汤家汇,是要在施春兰、张四姐牺牲的地方,为她俩修一个烈士墓!”

唐局长十分意外:“啊!”

孙一午问:“唐局长,我这样做合法吗?”

唐局长原则地说:“民政部门没文件,就不合法。”

孙一午问:“我偏要建呢?”

唐局长笑道:“估计没人敢阻拦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0:5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卫"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1: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指正!谢谢!应是卫立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2: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别山西麓。

孙一午的轿车早已经离开金寨县城梅山镇,在南溪镇通往汤家汇镇的山乡公路上盘旋行驶。

车窗外闪现着大别山区特有的山山水水,和美丽的田园、竹林及村落。

孙一午坐在车后排,贪婪地欣赏着车窗外久别重逢的故乡景色。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王参谋也被大别山山乡的景色感染,禁不止赞叹说:“司令员,你家乡的自然风景真漂亮!”

孙一午点点头:“美是美,就是穷。你看,乡亲们住的房子都很破旧。”

王参谋说:“是,经济收入比江浙农村差多了。”

前面,汤家汇小镇历历在目。

孙一午兴奋起来:“看,那就是汤家汇!”

王参谋问:“哦。司令员,我们先去哪?先去公社党委吗?”

孙一午:“不,我们先去镇子后面的接善寺看看。这个接善寺是个古庙,很好找。”

·

汤家汇镇约有二百来户人家,是个典型的山村小集镇。

镇子四面都是大山,三面环水。山清水秀,景色优美。

老街上有十好几处古老的祠堂、庙宇,都盖得高大壮观,颇有气势,显露着昔日的辉煌。但街道路面狭窄,铺设着陈旧古老的青石板。街道两边房屋零乱而破旧,寥寥几家不起眼的店铺、饭馆,生意冷落。

孙一午的轿车经过汤家汇镇街道,向接善寺缓慢地行驶。

街道路上的人在好奇地观看、议论。

一长者问:“不知道是县里哪个领导来了?”

他身边的年轻人说:“不是我们县里的,明明是军车嘛。现在正在搞纪念立夏节起义五十周年活动,肯定是哪位老首长回来了。”

长者说:“嗯,看来是个大官。”

年轻人说:“那当然,至少都是少将。我们这儿出将军,是全国有名的将军县嘛。”

长者说:“一将成名万骨枯,出将军的地方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好地方。你们要知道,出将军的地方,都是穷地方,自古如此。”

年轻人说:“对对,穷人才会闹革命。”

长者说:“富裕的地方出文人,过去出进士,现在出文学家、科学家。”

接善寺原先是个古老的寺庙,建在镇边的一个小山顶上。在六十年代初,接善寺即改为汤家汇中学。

孙一午的轿车在接善寺山下停下,他和王参谋徒步上山,走进接善寺,即汤家汇中学大门。

孙一午来到院子里。

院子前面就是接善寺大殿,现在改为“豫东南苏维埃道委革命历史展览室”。

院子里面有棵形状奇特,造型倔强的老柏树。

孙一午走近老柏树。

他百感交集,动情地抚摩着老柏树粗壮嶙峋的树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08: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2: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 屏蔽信息 --><!-- 屏蔽信息 end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3 12:28: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谢谢好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20-8-7 00: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