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35772|回复: 15

儿时美食麻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6 18: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代刚有文字时,并无“油”字。最早的油都是从动物身上提取的,《释名》曰:“戴角曰脂,无角曰膏。”即从有角的动物身上提炼出来的为“脂”,从无角者提炼出来的为“膏”。后来因为榨油技术的诞生,始有素油。

素油的提炼,大约始于汉。据《汉书》记载,芝麻种子乃张骞从西域带回,所以芝麻初名“胡麻”。《梦溪笔谈》也称:“汉史张骞始自大宛得油麻种来,故名‘胡麻。”宋·庄季裕《鸡肋编》中有一节详述宋代各种植物油。认为诸油之中,“胡麻为上”。又据庄季裕记述,当时河东食大麻油,陕西食杏仁、红蓝花子、蔓菁子油,山东食苍耳子油。婺州、颍州沿海食鱼油

据《河曲县志》记载:“晋北唯胡麻油其用最溥,胡麻产于口外,秋后收买,载以舟筏,顺流而下,乡人业其利者,以牛曳大石磨碎,蒸熟,榨取其汁为油。油净则取其渣滓饲牛,又其粗者谓之麻糁,并可肥田,故业农者多开油店,此商贾之业与农事相表里也。”

胡麻一名首载于《神农本草经》:“胡麻,味甘平,主伤中虚赢,补五内,益气力,长肌肉,填髓脑。久服,轻身不老。一名巨胜,叶青蓑,生川泽。”虽未作植物形态描述,但从“巨胜”一名,应指胡麻科植物“芝麻”无疑。后世历代草文献均有记载。梁·陶弘景在其《本草经集注》胡麻项云:“谷榖之中,惟此为良。淳黑者名巨胜,巨者,大也,是为大胜。本生大宛,故名胡麻。”肯定了胡麻即是巨胜,即今之芝麻,并说明了胡麻名称之由来。唐·《新修本草》亦录注了《本草经集注》内容:“谷之中,惟此为良。淳黑者名巨胜……又茎方名巨胜。茎圆名胡麻。”

由此可见,在中国古代,真正胡麻系指药材黑芝麻。而我们现在所谓的胡麻,国际上的别称叫亚麻籽、麻仔,产地分布在高寒地区。胡麻又分食用胡麻与工业用胡麻两种,雁北一般说的胡麻专指榨油食用的品种。

昔日雁北榨油采用原始木榨工艺。木榨食油相传源于唐代,传承至今。明代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记载:“凡取油,榨法而外,有两镬煮取法,以治蓖麻与苏麻。北京有磨法,朝鲜有舂法,以治胡麻,其余皆从柞出也。凡榨木巨者围而合抱,而中空之,其樟木为上而檀杞次之”。

木榨油工艺包括凉晒、熟炒、碾籽、熏蒸、箍饼、码饼、打榨等十几道工序,木榨油工序繁杂、工时成本高、劳动强度大,而且出油率略低于机榨。用这种方法榨出来的油粘稠性强,纯度很高,香味也浓。但这种方法榨油工艺复杂,费时费力。光是蒸油籽末、做油饼、撞杠挤油,最少也得4个小时;特别是撞杠挤油,很费力气。前段时间看朋友圈里,雁北已经有人又在恢复这种传统工艺,想必这种胡油一定会畅销的。因为这种工艺加工出来的油味道就是不一样。

麻糁是木榨的副产品。当胡麻籽的油被榨出之后,一包胡麻籽便成了一个直径尺半,厚寸余的圆饼,即麻糁是也。

麻糁通常用来喂牲口。在喂牛马之前,要先用锤子砸碎,然后再用水浸泡,待其彻底软化后才可混在草料里。麻糁也用于花卉的肥料,用于肥料之前须先将其发酵腐烂,然后施肥于花卉。人们有米面吃的时候,一般不会吃它。只有饥荒年代,才用麻糁充饥。

麻糁十分坚硬,要想将其分成若干小块,需刀砍斧剁或锤砸才行。食用之前,将一小块麻糁饼放入水中浸泡一段时间,待其变软,然后用刀将其切碎。吃法有多种:或放入锅中,用油盐炒熟,当菜吃;或加水煮成干饭、熬成稀粥用来充饥。麻糁做的菜或饭,均有一种生麻籽的味儿,虽然已无多少营养,但在当时却是难得的佳品,能吃上麻糁饭喝上麻糁粥的人家不多。

饥饿的年代,得胜堡油坊开榨时,冒着热气的麻糁就成为农家小孩最解馋的零食。

油坊封门时,想吃麻糁只有去偷。表哥胆大包天,有一年,他领我去饲养院偷过麻糁,偷出来小伙伴们分着吃。依稀记得,麻糁之硬,可以崩掉牙。吃麻糁是最不能心急的,但架不住牙口好的,嘎嘣嘎嘣地脆断在嘴里。

麻糁太硬,想把它切成薄片可不易。记得五舅告诉我们,放在炉子边上烤一下就好切了。我曾经试过,果然如此。意想不到的是,那麻糁经火那么一烤,味道奇香无比,尤其在那缺菜少油的年代,那味道真令人神往!

一次,五舅说起来年轻时赶车拉炭往口外的经历。一个雪天,他刚卸套进了车马大店,几个相熟的车倌就喊他上炕喝烧酒。那时大车店的客房里什么味道都有,酒味、旱烟味、脚臭和汗味,五味杂陈。眼看着那几个车老板聊着吃着,就连咸菜也见底了。五舅到外面马槽里抓来一把麻糁渣,放在炉盘子上烤起来,顿时屋里充满了油香,也盖过了其它杂味。人们都夸五舅聪明过人,因为他们无人知道麻糁上火烤,竟然是一道美味。

记得五舅还给我讲过一个有关麻糁的故事。说的是一年发大水,墙倾屋塌。人们为了避免被洪水冲走,纷纷爬上了大树。那天,一个老财和一个长工上了一棵大树。老财背着一口袋金银财宝,长工背着一口袋麻糁。大水几天不退,长工饥饿时掏出一块麻糁充饥。老财饥肠辘辘,无法忍受,提出用元宝换长工的麻糁,长工不干。过了几天,水终于退了。长工毫发无损,而老财却饿死了。

1960年,得胜堡粮有一位姓王的饲养员,老婆患了什么病,救治不愈。五舅说与他一个祖传秘方,竟然立见奇效。他为了感谢五舅,便从生产队的库房里偷过两回麻糁送给五舅。他每次从仓库里弄出一小块麻糁,于天黑之后,将其裹在衣裳里,悄悄来到五舅家。那种偷偷摸摸的样子,就象地下工作者在传递机密情报。一次我和表哥外出挖野菜,我问他家中麻糁的来历,他便悄悄地告诉我,那是饲养院的王大爷送来的。后来五舅得知此事,表哥被罚跪两个小时,并遭到一顿毒打,表弟也在一旁陪跪。五舅如此严历地对待孩子们,当然是怕王大爷黑夜送麻糁的秘密泄露出去,自己和老王都会惹祸。

“九大”胜利闭幕那一天,得胜大队决定给社员分点麻糁解馋,以示热烈庆祝。那天五舅刚用簸箕把麻糁端回来,一群孩子们便围上来,个个嘴里嚷嚷着:“爹、爹、麻糁麻糁,额要吃麻糁!”于是五妗妗拿了菜刀,先把麻糁用刀剁成几块,再用菜刀的后刃小心翼翼的把麻糁刻成小块。麻糁因为油都出来了,又压的结实,费了很大的劲,才刻下来一点点。小块的孩子们嚼嚼就咽了,大块的就在嘴里鼓鼓囊囊地呆半天,慢慢地等待用唾液将它融化开。

麻糁吃后不易消化,吃多了肚子会长时间发胀。若是在吃前未充分泡开,并且是炒着吃,麻糁便会在腹中继续膨胀,使食者经久不饿。那天,得胜堡一个饿急了的农民,将一块麻糁,用刀剁碎,稍加浸泡,就煮着吃了几大碗。结果被活活胀死。

随着榨油技术和设备的改进,现在的胡麻出油量奇高。榨油压成的麻糁是厚约几毫米的薄饼,无味且易断。所以麻糁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然而回忆起儿时的麻糁,现在想想都有一种咽口水的冲动。那个年代的麻糁堪比现在的口香糖,走到哪香到哪里,不用看都知道哪个孩子嘴里含着麻糁。




老夫的《塞北生活影录》已在京东、当当上市。久读老夫文章的人,赶紧去买哇!
<!-- 楼主编辑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2/17 9:34:29 编辑过<!-- 楼主编辑 end -->
发表于 2019-2-16 18:5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我们齐心协力,共同谱写灌水的新篇章!!!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19: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得胜堡一个饿急了的农民,将一块麻糁,用刀剁碎,稍加浸泡,就煮着吃了几大碗。结果被活活胀死。



证明毛粉说得对,那时死的人都是吃饱了撑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19: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 屏蔽信息 --><!-- 屏蔽信息 end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20: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苦至深恨至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20: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十年代真惨,饥饿之人竞被撑死,缺食少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21: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猪猡吃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21:2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贴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22: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事实是:那个人活着的时候,朝不保夕,吃不饱饭,他死后,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6 22:2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南干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7 00: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见过,那是喂猪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7 05: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7 05: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饥饿的年代,经常听去挑水的人回来说:“井台上,又撑死一个!”
撑死的人,多是青壮年农民。
长期没有饭吃。不知道从那里找到一些零钱,跑到小镇上买吃的。那点钱,只能买一块豆饼。
拿到手就迫不及待地啃起来。口渴了,到井台上,就喝瓦罐里的井水。再继续啃豆饼,喝井水……终于吃饱了。口渴了,就喝水,再喝水……
豆饼,属于“压缩食品”。需要吸收大量的水分。吃进胃里的豆饼,被水泡胀,体积膨大,胃受不了啦,被撑破了。饥饿的人,就这样子被撑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7 05: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饥饿的年代,经常听去挑水的人回来说:“井台上,又撑死一个!”
撑死的人,多是青壮年农民。
长期没有饭吃。不知道从那里找到一些零钱,跑到小镇上买吃的。那点钱,只能买一块豆饼。
拿到手就迫不及待地啃起来。口渴了,到井台上,就喝瓦罐里的井水。再继续啃豆饼,喝井水……终于吃饱了。口渴了,就喝水,再喝水……
豆饼,属于“压缩食品”。需要吸收大量的水分。吃进胃里的豆饼,被水泡胀,体积膨大胃受不了啦,被撑破了。饥饿的人,就这样子被撑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7 05: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 屏蔽信息 --><!-- 屏蔽信息 end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21-1-24 18: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