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475|回复: 107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7 14: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一)

契子

2015年4月20日,一个普普通通的日子。

清晨,我打开手机,“叮叮”——条短信:“我已录取斯坦福” ——短信是儿子在美国发的。

短短七字,胜过千言万语。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全球顶尖,而我的歆儿所学的正是计算机专业软件工程!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今天,我亲手抚育的雏鹰终于展翅高飞了。

2006年,我因公出差去美国,也曾到过地处旧金山的斯坦福大学参观,听导游介绍了斯坦福大学与硅谷的血肉联系,并听他以无比艳羡的口吻说道:“大批斯坦福的学生还未毕业,就被硅谷的企业抢先预定光了”,听了这些介绍,我激动不已。

坐在斯坦福校门前的石凳上,看着那些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的青年学子,我曾不止一次地设想过,如果哪一天,我的孩子也能到斯坦福学习,那该是多么令人欣慰的事情啊。

9年之后,梦想终于成真了,心中的喜悦真是难以言喻。

我和妻子都是老实之人、本分之人,都是先当了中学老师,后来当了基层公务员,普普通通,平平常常,没有什么特殊的财富可以倚靠,没有什么强力的权势可以炫耀,在生活方面并无非分之想。唯独在教育孩子这件事情上,我们俩心比天高,志比铁坚。

以孩子的天分,平平坦坦过一生应该没什么问题,我们俩却偏偏逆天而行,身无长技却雄心万丈,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硬要孩子做人中龙凤。

二十三年来,我们夫妻胼手胝足,殚精竭虑,历经千辛万苦,九死不悔。我们相信,总有一天,无名小草也会像牡丹花一样,散发出同样的芬芳。

现在,我们终于迎来了孩子功成名就的一天,创造了一个普通家庭几乎连想都不敢想的奇迹,达到了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二十三年的彷徨与挣扎,焦虑与期盼,泪水与欢笑,梦想与光荣,交织成了一曲跌宕起伏、令人血脉贲张的交响曲。

这是怎样的艰辛与辉煌啊!

无数往事奔来眼底,甜酸苦辣涌上心头。

雪泥鸿爪,落地有痕。

我愿尽绵薄之力,将孩子这二十三年的成长经历写下来,写下这些年来所有的艰辛与成功,用这血和泪凝成的篇章,献给千千万万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让那些还在痛苦与迷茫中挣扎的家长们明白,教育出一个好孩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啊。


发表于 2019-2-7 15: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咱们的老百姓,真呀么真高兴






[IMG]//upload/2019/02/07/5c5b7443a515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5: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二)

第一部分蔡意歆的成长经历

一、梦想的由来

不少人问过我,你是一个文科生,学的是中文;妻子也是文科生,学的是法律,你们为

什么能培养出一个理科人才、数学尖子、全国数学联赛一等奖获得者?

答案似乎很遥远。

1978年,我参加了时隔多年后又重新恢复的高考,结果只考取了上海师范学院。为什么考不上更好的大学?因为数学科目100分的卷子,我只考出了25分。整张数学考卷,我有把握能做出来的考题只有考卷最前面的四道题目。

文革十年,浩劫一场,毁掉了无数有志青年。1966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那时我刚上小学三年级。1975年我中学毕业,文革还未结束。这样的十年,我又能学到多少东西?

文科还可以靠自学,但是理科尤其是数学显然不行。

假如生活能够再来一次,假如考试时我能脑子稍微清醒点-------,假如------。

但是,现实生活中没有假如。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一刻,我就对天发誓:要记取这刻骨铭心的教训,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我这一辈子已经定型,不可能再来了,但是,等到将来,等到我的孩子长大了,我一定要他(也可能是她)做数学人才,数学尖子,尖子中的尖子。

我的梦想一定要实现,我的梦想一定能够实现,我期待着那一天!

但那时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从这个“誓日”开始算起,到我儿子首次获得全国数学竞赛一等奖,时间过去了整整30年;要是算到我儿子考上斯坦福大学,则是过去了整整37年。

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几个三十七年?

当年我是毛头小伙子,于今已垂垂老矣,但皇天不负苦心人,有志者事竟成。

夙愿得偿,美梦成真,我无怨无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5: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三)

二、童年的苦难

歆儿出生于1992年。

当孩子出生时,应该说,我在教育孩子方面已做了相当的准备。

那年我已经34岁,年富力强,已经当了十年的中学语文老师,正在上海市重点中学-------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中学的语文教研组里当主持工作的副组长。

我自认为对教育规律已有了较深刻的认识,对孩子的教育也有了较大的把握,只需要有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让我教育就行了。总之,信心满满,踌躇满志。

然而,似乎上苍是在跟我们夫妻俩开玩笑,因为实际情况的糟糕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生下歆儿时,妻子已经33岁,年龄偏大,只能剖腹产,也没有奶水。

孩子从小就十分病弱,几乎是一生下来就得病。

一个极其病弱的孩子,又没有天然母乳的喂养,其生存之艰难是可想而知的。

大冬天,为了照顾孩子,我们晚上都不敢脱去上衣,因为随时要起床热奶,奶水冷热很难把握,一个不得法,孩子就吐了整个床铺。

每次去医院例行检查,别人的孩子或是体重超重,或是身高超长,我们的孩子呢,两样都不合格。看着那些自矜自夸的家长们,我的心中是五味杂陈。

也许是身体不舒服,也或许是缺钙的原因,孩子老是睡不着,我就抱住他走啊走啊,走啊走啊,等到孩子睡着了,我也已是筋疲力尽了。

孩子不单瘦弱,而且病不离身。一天到晚总是咳嗽,一咳嗽起来就没有个停,到医院去打点滴是家常便饭。

有时我们白天上班,晚上实在太累了,听见孩子咳嗽,可是躺在床上的我们累得不想爬起来,无奈孩子越咳越厉害,怎么也不放我们过关,没办法,咬着牙,披上衣服,抱住他,去医院挂急诊。

孩子毛病多到什么程度呢-------,一年里竟有四次肺炎,上初中之前已经三次住进医院。

一次,带他去上海自然博物馆参观,去的时候好端端的,参观的时候也挺快活,可是一回到家就是一场重病。

另一次去外公家,去的时侯也是平平安安的,可半夜里突发高烧,抱到新华医院挂急诊,还拿到了病危通知。

医生考虑用青霉素治疗效果已经不明显,决定给孩子吊红霉素。孩子难过极了,不停地干呕,用小脚瞪着床栏,我和妻子只能给他讲故事,让他慢慢安静下来。

结果就这一场大病,住了近一个月的医院。

出院时,抱在手里的孩子是出人意料的轻,我的心里一阵阵紧缩。

记得出院的那天,在医院门口的商店里给孩子买了玩具,孩子很高兴,但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年代已经久远,许多事的详情已经有些记不清了,但我却永远记得这样的镜头:深夜里,在医院陪夜,我坐在急诊室门口的台阶上,遥望月空,听着室内传来的儿子不停的咳嗽声和妻子安慰他的声音,心乱如麻。

孩子前三年的生活里,几乎没有一个月是太太平平的。其中艰辛,实在无法尽为外人道。

多年以后,有当年的老同事遇上我,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孩子现在身体好吗? 记得那时候老是要去看病的”。

无独有偶,我妻子的同事也是如此,很多年后遇到她,问的还是:“你的孩子现在身体好吗?”

为什么都问这句话,因为那时孩子的身体实在太差了。

有一段时间,同事或邻居抱着小孩子来玩,众人都上前围观,我却不敢过去看。非但不敢看,而且还想躲------真被自己孩子多灾多难的经历吓坏了。

当时小区里有一对年轻夫妇,也生了一个儿子,也是多病多灾,他们曾经感慨,早知如此,不如放弃。当时我听了这话,几乎要流下眼泪。我甚至真的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能够回头再来一次,我是不是也会有放弃之心?

所以,我平时并不愿意回想往事,因为想到那些事就会很伤心,除了现在不得不回忆之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5: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6: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四)
当然,有时痛苦与安慰也是相伴的。

记得歆儿还是婴儿的时候,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懂。忽然有一天,我在无意中发现,孩子的眼睛会跟着大人的手指转动,两眼忽闪忽闪的,之后,他会随着大人的逗趣而欢笑,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似乎他是在一夜之间学会这一切的。

还记得有一次,孩子那时还不会说话,我们发现他的一把玩具枪不见了,我就给孩子比划,结果,孩子指了指墙角的木箱后面,果然,我们在那里找出了玩具枪来-------到这时,我才忽然感到,孩子其实是蛮机灵的,只是比较顽皮,总喜欢把玩具扔到犄角旮旯里。

孩子看病扎针是家常便饭,开始时孩子偶尔也会有哭闹,但总的来说,孩子是很听劝告的,劝他一会儿,很快他也就不闹了。

后来,我们考虑常用西药不好,便改用中药,那配来的中药又浓又苦,孩子哭着不肯吃,我就带他出门。

我们上大型超市易买得,到三、四楼没什么人的地方,陪他坐电梯,一边玩,一边喂,慢慢地喂。

或者,我骑着自行车,带他去附近的运光新村里,那儿有块空地,那时还未盖房,空地上有许多麻雀在啄食,我们扔石子赶鸟,他很高兴,渐渐他也就肯喝了。

生活给了我无尽的折磨,当时我只能这么想:我们夫妻俩自不量力,想要创造奇迹,太猖狂了,不吃苦才怪呢!

这可能就是一场“天劫”。

“天劫”是中国道教的术语,天劫就是一个劫数,当一个人做了违背天理的的事后,上天会给予他惩罚或灾难。就如修真者逆天而行,妄图以凡人之身修得真仙,上天就会降下天劫。

但到后来,我也慢慢地看清楚了:命运之神绝对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角色,对于“平地起高楼”的家庭,它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掀风作浪的机会的。我们夫妻逆天而行,这样的人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一遍遍地鼓励着自己:如果我的孩子将来想要与众不同,那么在他孩童时代,上天是绝对不会让你顺顺利利过关的。孩子现在历经磨难,将来必定出人头地。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颗小草的种子,看似平常,发芽时却可以顶开人的头盖骨中的坚硬的小缝。小草如此纤弱,但生命力又是如此顽强,我儿子应该就是那个石缝中的小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6: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五)
我妻子的母亲早年就已去世,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的面。后来,岳父再婚,他那里也就很难帮得上忙了。

能帮得上忙的只有我的老母亲,她给了我极大的帮助。

因为母亲的帮助,我们才能在苦难中硬撑下去。

我曾给我的父母作了一个评价:父亲是:酒香书香皮黄腔;母亲是:爱子爱孙热心肠。

父亲的“书香”影响了我的一生,而母亲的帮助则是及时雨。

我曾亲眼看见我母亲在悄悄地祈祷:“菩萨帮帮忙,不要再让意歆这个孩子受苦了”。

如今我的母亲去世已多年了,留给我的是长长的思念。

儿欲养而亲不待。

聊感欣慰的是,母亲在世时,多次获得数学竞赛一等奖的歆儿早就已经是她对人夸耀的谈资了。

如果母亲活到现在,能亲眼看见自己的孙儿考上斯坦福大学,考上谷歌公司,那该有多么的高兴啊。

歆儿三岁时,我母亲得了肾病,动了手术,不能再帮忙了,我们带着孩子回到了自己家中。

孩子身体虚弱,还是经常生病。

一天深夜,孩子突然剧烈咳嗽起来,我骑上自行车带着他就往医院跑,记得长乐路上有家医院,结果满头大汗地骑过去一看,是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其实再朝前面骑行约一站路,就有一家区级医院,但那时情急之际,哪里来得及想太多),当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惶急无计,只能到处瞎兜,回来时才想起,我家附近有一家解放军八五医院,可以去那儿试试。

之后,我们就成了八五医院的常客。

八五医院的儿科主任,一个女医生,给孩子诊断说是哮喘。我那时不相信,因为印象中的哮喘不是这样的,后来才知道,确实如她所说的。

我父母家的后房间里铺着地毯,我孩子人又矮小,本身体质又虚弱,不断吸入灰尘,造成反复感染,反复发病,事实证明医生是对的,应该集中力量解决他的支气管哮喘问题,可惜这个道理我是在多年之后才明白的。

女医生又说我孩子是过敏性体质。我后来听说过敏性体质的孩子比一般人聪明,但也比一般孩子难养。当时聪明之类我是还来不及感受,但从小就很难养,这一点我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

一次孩子又感冒了,我们去了上海市儿童医院,医生诊断后要求吊针。我们每天下班后带他去吊针,连吊一个星期。

开始几天,一切平常,孩子也在慢慢好转。

但是,我很担心他会二次感染,因为来这家医院吊针的孩子实在太多了,人山人海。一个十多平方的输液室里挤进了近十个孩子,这个咳嗽,那个打喷嚏,整个房间里空气一团糟。

事实正如我的意料,最后几天,孩子撑不住了,再次复发,医生只能开了住院单,这是歆儿第二次住院。

住院部的环境远远好于门急诊的地方,孩子恢复得很快,比第一次住新华医院顺利了许多。再说,随着孩子年龄增大,抵抗力也相应增加了。

回家时,妻子心疼儿子,硬要背着他上五楼。

妻子瘦弱的身影在楼梯上踽步而行,我拿着东西紧跟其后,那个场景,我终身难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6: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六)

岁月在一天天地过去,歆儿在苦难中一天一天地长大。

记得那时有一首歌,叫《摇摇晃晃就长大》,是一部电视剧的插曲,歌名写得真好,我的歆儿就是在苦难中摇摇晃晃地长大的。

虽然常去看病,但跟儿时比起来,孩子的身体是在逐渐好转。

因为身体原因,孩子暂时还不能上托儿所,我们俩是双职工,不能不上班,考虑下来,还是请人到家里带。

为了顺利地请到人,也为了请的人能比较地靠得住点,我们夫妻俩节衣缩食,挤出钱来,开出了一个月800元的工资,为的是让歆儿也让我们有一个安静的半天。

800元一个月,在当时那可是大价钱,办公室里打扫卫生的阿姨听了非常兴奋:“这个事情我来干吧”,可是我们要找的是上海阿姨。

或者是我们不满意,或者是别人耐不住寂寞不想干,总之来的阿姨都干不长。一连换了十几个,直到来了住在隔壁楼里的诸阿姨。

诸阿姨是一个真正的大好人,跟我们自己家里的亲人一个样,一直帮到我孩子初中毕业。

关于诸阿姨,我孩子在高一时有篇随笔,记叙了诸阿姨带他的经历,题目叫:我的“大妈妈”,全文如下:

有些人来了,又去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有些人同样来过,也离开了, 但却留在一个人的人生中。

小时候,我身体总不太好,父母的工作又比较忙,所以总是会雇一个钟点工来烧饭,并接送我上下学。“大妈妈”就是我们家雇的一个钟点工,她姓诸,由于帮我们家做的时间很长,对比我妈年纪又大,所以我就一直叫她“大妈妈”。

“大妈妈”从我小学一年级就开始接我放学回家,还给我家做晚饭,结果一直延续到了初中。我们家之前有过多个钟点工,不是做不好就是由各种原因不做了,而“大妈妈”不仅人好,做家务、烧菜没得说,而且还很关心我。小时候我和“大妈妈”总是约定一个时间,由她来接我,但往往学校里会有这样那样的事情而晚放,她总要进来核实一下我在不在,然后就骑着她那辆自行车载我回家。

其实我和“大妈妈”的关系远远胜于东家和钟点工。寒暑假时,父母总怕我一个人在家不安全,就送我去“大妈妈”家,在那里他们又照顾我,又烧饭给我吃,我现在还记得,那时我最喜欢的是大伯(“大妈妈”的丈夫)烧的牛肉面。

我父母对我的教育是比较宽松的,而“大妈妈”是属于那种比较严厉的。小学四五年级时,我总是回来先看一会儿电视再做功课,而每到此时,“大妈妈”都会叫我不要再看,先做完作业,这也在无形中给了我一些学习的压力。

记得有一次,我在家里烧纸玩,“大妈妈”来之后发现了我烧下来的灰,就对我好好地教育了一番,我此后再也没有在家玩过火。

进了初中以后,“大妈妈”还是照例来接我,但由于我体重上去了,她骑得明显要累很多。初中的时间变化很大,上奥数课往往要很晚才放学,所以“大妈妈”会时不时地等一段时间我才放学,但她毫无怨言。记得预备班那年上海下了一次大雪,那天又正好上学。放学的时候路特别滑,她就只能推着自行车送我回家,路上还不断地询问我身体好不好。看着她在风雪中那单薄的身躯,我的心中充满了感激。

初一的时候,“大妈妈”的孙子到她家来住,她为了照顾小孙子,就辞去了在我家的工作,我家也只能换人接我放学。原本以为和“大妈妈”的缘分已尽,当时分开还真的不舍,但谁知世事难料,过了一段时间,接送我的阿姨有事不能来接,结果我们又想到了“大妈妈”,

“大妈妈”也欣然同意继续接我。

不过时过境迁,“大妈妈”的后座上已不再是我,而是她从幼儿园里接来的孙子,她只是接过我那沉重的书包回家。有时她还会给我们家烧点饭菜,权当对我们家的感谢。对于我们给她加钱,她一直不收,有时没办法,只能等到哪次大伯来接我时塞在他手里,幸好大伯平时不注意我们装在信封里的钱。就这样一直到初三结束,“大妈妈”和我们的缘分真的到头了,我已经不需要人接送,“大妈妈”的孙子也快要上小学了,她也没有时间了。

记得大伯问过我今后要不要来接,我摇摇头。和“大妈妈”近十年的接触,即使是平淡无奇的生活,也会铸成不可磨灭的情感。“大妈妈”不只是我家请的一个钟点工,而在我们看来,她是我们的家人,而她也像家人一样关心着我的生活和学习。也许生活就是这样,直到她离开之后,我才真正感觉到和她的关系亲密。其实我们家从来都是相信世上好人不多的,而“大妈妈”则是我们所看到的真正的好人。

这篇随笔写出了孩子的真情实感,至今读来仍令人唏嘘不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7: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七)
随着孩子身体状况逐渐稳定,我们考虑让孩子熟悉一下集体生活,所以就在附近找了一家幼儿园,一家很小的幼儿园,几间旧平房,没什么其他设施。

但是,孩子只是半天去幼儿园,一到下午就由阿姨领回家。所以歆儿从来没有去过托儿所,幼儿园也从来没有去过全天,这几乎跟所有的孩子的成长经历都不一样。

没有托儿所的经历,没有幼儿园的完整历练,固然使孩子缺少了跟同龄孩子更多的交流机会,缺少了些童真与童趣;但是,正是因为跟家长等成人朝夕相处,耳濡目染,也使得孩子比较的少年老成,多了一些为人处世的成熟与稳重。因此,在一般孩子身上常见的“熊孩子”的毛病,在歆儿的身上,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三、 孩子的早教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我们一边跟缠着孩子的病魔作着斗争,一边并没有忘记孩子的教育问题。

带孩子父母可以帮上忙,但教育孩子则完全要靠自己。

歆儿系统的早期教育完完全全是在家里完成的。

那些年我几乎年年在高中三年级任教,妻子还要自学考(专升本),两人都忙得团团转,但还是没有忘记完成孩子的学习和教育。

关于早教之类的问题,我跟许多家长有着不同的看法。

上小学后,老师曾问过我孩子这样一个问题:你上小学之前参加过什么补习班或培训班?孩子照实回答:没有上过任何补习学校。

老师听了之后大吃一惊,她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班级的学习委员,小学之前的学习经历竟然是一片空白。

确实,孩子从来不上补习班,什么钢琴、舞蹈、围棋、美术之类一概不学,没有那个时间,有时间都在家里,学我的家庭教育法了。

我是读师范、搞教育的,知道许多教育孩子成才的故事,这些人和事都是我学习的榜样,激励我在艰难困苦中努力前行。
我对孩子进行了仔细的观察,结果发现,与我最初的愿望相反,孩子在数学方面毫无特长,但在文科方面的天赋却异常顽强地表现了出来。

也许是遗传的因素,他似乎天生就会语文。

两岁时,歆儿就开始识字了。说起来也可笑,因为我母亲喜爱玩麻将牌,所以歆儿最早认识的字竟是麻将牌中的“红中”之类。

记得三岁时,不知是因为缺钙还是别的原因,他常常睡不着,而且有时也很烦躁,但只要大人一讲故事,他就会安静下来。

“牛奶将军”、“小马过河”、“精灵鼠小弟”等等故事他都爱听。后来慢慢升级,还给他讲水浒中的故事,鲁智深、武松、杨志等人的故事,他也是百听不厌。

三岁多一点时,他自己就会看图画本《三百六十五夜》。四岁时,《三百六十五夜》上每个小题目上的的字他都已经认识了,一有空闲,他会一个人坐着静静地看书。

我们还经常给他看《门铃叮咚》、《小王子》等书,给他读《小学生十万个为什么》等等。

一次,我偶然发现,在孩子看过的文章中,所有成语他都用铅笔标注了出来——这孩子分明又是一个语文人才!

因为识字太早,也有意外的麻烦。

幼儿园里,做了一次《看图说话》的练习之后,老师基本上是再也不会叫我的孩子回答问题了,因为图画下面的“文字说明”,孩子已经全部都能看懂了,让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念一遍文字说明,那老师上课还有什么意义呢?

六岁时,一次去虹桥公共绿地散步,看到一个读小学的小姐姐正在复习功课,借过书来一看,是小学二年级第二学期的语文课本,翻到课本最后一课,歆儿已经可以顺顺利利地朗读了,这把旁边陪女孩复习的老奶奶看呆了:“这个小孩子还没上学呢,怎么两年级的课本全认识”。

小学开学前夕,班主任来家访了解情况,孩子在作业本上端端正正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蔡意歆。老师看了,十分赞叹。

语文不用教,孩子有天赋,教数学就极其麻烦了。

我遗憾地发现,孩子在理科方面极其普通,从小就几乎没有一点数学特长。甚至可以这么说,他是毫无数学天赋。

但我并不泄气,也绝不放弃。

一定要把孩子培养成为一个数学人才!这是我早已立下的志愿,也是不绝的希望。

俄国诗人普希金说得好:“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忧郁,不要愤慨,不顺心的时候暂且容忍,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就会到来”

孩子的智力开发必须由自己亲自来完成。

对数学我虽然是外行,却并非看热闹的,我有我的门道。当过多年的中学老师,这是我的最大优势。

我以典型的文科式的教育方式,去训练孩子学习理科所需要的能力,我想其中的道理应该是相通的。

我想到了著名科学家钱伟长的例子。

钱伟长当年报考清华大学,他属于“偏科生”,在数理方面一塌糊涂,物理只考了5分,数学、化学一共考了20分,英文因没学过是0分。他是以中文和历史两个100分的成绩进入了清华大学历史系。

但正是这样一个在文史上极具天赋、数理上极度“瘸腿”的学生,却在一夜之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弃文从理。

这个决定缘于他进入历史系的第二天,这一天正是1931年9月18日,日本发动了震惊中外的“9·18事变”,侵占了东北三省。从收音机里听到了这个消息后,钱伟长拍案而起,他说:我不读历史系了,我要学造飞机大炮。

“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专业。”起初,物理系主任根本不收他,经他软磨硬泡才勉强同意,但只能试学一段时间。为了能尽早赶上课程,他早起晚归,废寝忘食,极度用功。毕业时,他成为了物理系中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

为了科学救国,一个文科生改学物理,照样成为大才。

前人的成功经验就是最好的佐证,说明至少有相当一部分文科生是可以成功改学理科的。

一张白纸,可以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

不懂不要紧,只要他肯学,我就能教。

我不放过每一个教育孩子的机会,包括孩子生病时。

记得孩子两三岁时,在医院里吊针,我就开始教他:输液室里有几个护士阿姨啊,有几个输液的小朋友啊,现在出去一个护士阿姨,还有几个------。

谁能想到,堂堂全国数学联赛一等奖获得者,他的漫漫奥数之路,竟是在一家小医院的急诊室里开始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8: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八)
孩子四岁时,我真的亲眼看到了一个数学奇才。很可惜,那是别人家的孩子。

一次,陪歆儿去龙华医院看病,我见到了一个外地来的孩子,他也四岁,也是由大人陪同来医院看病的。

小小孩童,已经会四则运算了,他的父亲正让他演示给大家看。

看着围在那个孩子身边的护士们那艳羡的眼神,再看看呆在一边默不作声的我的孩子,跟那个小神童相比,我的孩子就成了一只丑小鸭,而那个数学小天才俨然就是一只白天鹅。

这情景真是给了我当头一棒:数学人才,数学奇才,数学天才,就在眼前,但那是别人家的孩子------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幕。

当时我的心里真是百感交集:有羡慕、有伤心、有失望------

但是,没有绝望。

上天没有给我一个数学天才,但我无论如何也要“人造”一个数学人才。

于是,我鼓励孩子:马拉松比赛中开始时跑在最前面的,不一定是最后的冠军。

刺激是常常会有的,问题是怎样把刺激转化作前进的动力。

当然,一切先从培养孩子的兴趣开始,而要培养和保持学习兴趣,首先就不能让他丧失自信心。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

我千方百计引导孩子的数学兴趣,训练他的思维方法与逻辑能力。

我看到过这样一则笑话,非常受启发。

某一天,一位老师在课堂上想考考学生们的智商,就问一个男孩:“树上有10只鸟,开枪打死1只,还剩几只?”学生反问:“是无声手枪吗?”“不是” , “枪声有多大?”“80---100分贝。“那就是说会震的耳朵疼?”“是。”“在个这个城市里打鸟犯不犯法?”“不犯。”,“您确定那只鸟真的被打死了?”“确定”。

老师已经不耐烦了,“拜托,你告诉我树上还剩几只鸟就行了,OK?”“OK,树上的鸟里有没有聋子?”“没有。”“有没有被关在笼子里的?”“没有。”“边上还有没有其他的树,树上还有没有其他的鸟?”“没有。”“有没有残疾的或是饿得飞不动的鸟?”“没有。”“算不算怀在肚子里的小鸟?”“不算。”“打鸟人的眼有没有花?保证是10只?”“没有花,就10只”。

老师已经是满头是汗,且下课铃声也响了,但学生还在问:“有没有傻到不怕死的?”“都没有。”“会不会一枪打死两只?”“不会。”“所以的鸟都可以自由活动吗?”“完全可以”。

“如果您的回答没骗人,”学生满怀信心地说,“打死的鸟要是挂在树上没掉下来,那么就剩1只;如果掉下来,就1只都不剩”。

这是一则笑话,但我欣赏笑话里的孩子。

柏杨先生写的《〈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转述了这样一则美国的小幽默:一位气象学系老师举行考试,给学生一个气压计,叫他用“气压计”量出楼房的高度——意思当然是指用气压测量高度,但那位学生却用了很多不同方法,偏偏不用气压。老师很生气,就给他不及格。学生控诉到校方委员会,委员会就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回答,他说:老师要我用那个气压计来量楼有多高,他并没有说一定要用气压,我当然可以用我认为最简单的方法!委员会的人问他,除了那些方法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学生说:“还有很多,我可以用绳子把气压计从楼上吊下来,再量绳子,就知道楼有多高了。”“还有没有别的方法?”学生说:“还有,我可以找到这栋楼房的管理员,把这个气压计送给他,让他告诉我这个楼有多高。”------

这些孩子并不是邪门,他们具有发散性思维,放得开,想得远,这是一种想象力和思考力。

当然,放得开,也要收得回。

数学我不懂,但基本的思维方法我懂,放得开,收得回。放得开就是演绎,收得回就是归纳。

我试着朝这条路上引导孩子。

譬如说,让孩子想:图形的东西有多少种?

当然是想得越多越好,

——这是锻炼想像力。

还有:怎样使三角形变成正方形?

——在镜子前。

这是锻炼“脑筋急转弯”的能力。

诸如此类。

我给孩子讲数学家高斯从一加到一百的故事。

又问他:一年中有多少个星期天?

接着,慢慢朝书本引导。

让他想:鱼有什么特点?哪些可以归为鱼类?鲸类为什么不是鱼?什么是哺乳动物。------

什么是演绎,演绎就是想得开,想的广;什么是归纳,归纳就是善于总结,发现规律。

时时处处,有空就教,有问即答。当然,主要偏向于数理化和生物、地理等自然科学的知识,至于文史哲等文科方面的内容,则是能避免接触的尽量避免。

我的理解是:学前教育,就是从基本概念开始,归结到思维方法。

也许有些孩子天资聪颖,脑筋灵活,这些内容对他们来说太平常。但是,对我的孩子来说,正需要这样的教育,因为他本来就是一板一眼、有条有理的孩子,需要学会独立思考,

需要学会想象、分析、鉴赏。

《智力游戏》、《脑力体操》、《脑筋急转弯》、《大脑聪明操》、《童趣逻辑》、《Iq高手》、《推理游戏》、《数字趣题》、《趣味推理》、《智力大挑战》、《三星智力快车》、《智力训练二百题》《逻辑与思维训练500题》等等书籍我都教,《名探解案》《一分钟破奇案》、《疑案全攻略》、《遇见百分百侦探》等等书我都让他看,《创造之路》、《创造力的挑战》、《拍脑袋的发明》各类寻谜探秘的书籍让他广泛阅读。

那时,《新闻晚报》每周五都有智力题目栏目,《新民晚报》也刊有智力游戏题目,我把这些内容都认真收集起来,剪贴成册。

千万不要以为买了书、有了题目、收集了资料就万事大吉了,光让孩子自己看,那就不是教育了。

寻找收集各类相关的材料并不算难,难的是如何整理归类。

对收集到的林林总总的材料进行挑选整理。这一条非常重要,

公开刊登的题目,有些是好题目,有些则是文不对题的,另有一些那是写书的人为了凑数而硬加的。

我把这些题目分为有理题和无理题,留下有理题,去掉无理题。

到这里,事情还没有结束。

再一步的行动是分门别类。

然后,还要再按照题目难易程度依次排列。

所谓“合并同类项,提取公因式”。

这是一个“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过程,这个过程看似简单,却十分重要。

这就好比上课,同样的材料,同样的准备,效果却完全不同。有的老师没什么经验,上课时上来很精彩,到了课中间,有些松劲,到最后,没什么东西可讲了,老是叫同学再读再看,来听课的老师就觉得这堂课不成功。

同样的材料,同样的准备,上来先让同学自己看书预习,准备问题,到了十分钟后开始讲课,越讲越精彩,到要下课时正是高潮,最后戛然而止。听课的老师大呼过瘾,前面那些准备的时间也就成了胸有成竹的预习。

实际上课内容是一样的,但安排上不同,结果就大相径庭。

对相关题目分专题,分单元,排列组合,由浅入深,使分析链条加长,使智力的开发与训练有逻辑性与针对性,可以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和思考力。

爱因斯坦说过,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是知识进化的源泉。

我过去学校里有个老同事,教高三时图省心,买了一本教学辅导书,就依葫芦画瓢,结果唯独他教的班级高考成绩很不理想。

原因很简单,鸡毛与鸡肉一起炒,导致消化不良。

所以,切忌心血来潮,脚踏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看到什么教什么。

一定要事先有个基本定型的计划,具体到每个目标一定要明确,“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使孩子对每个阶段的努力方向都有简明清晰的理解。让孩子“走一步上一个台阶”,“跳一跳就能摘到果子”,孩子的思维能力就会明显提高。

学前还要注意培养孩子的“专注精神”和“规则意识”、“任务意识”。

注意力训练也很重要。要有意识地培养孩子“集中注意,做一件事情”的习惯,家长每天陪孩子一起学习,为孩子提供充分的支持和鼓励。上下楼时数数楼梯,散步时数数电线杆,吃饭时分发碗筷,吃西瓜时比比哪块大哪块小,结合身边事做做简单的运算:平时咱们家里是3个人,今天爷爷奶奶来了,现在家里有几个人?让孩子了解, 数学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活中到处都有数学。

题目难易,不是以大人的标准来衡量的,每个人小时候都会有逆反心理,你强制他去做一件事,那就永远也发现不了他的天赋,只会徒劳无功。所以要先作试探,一旦遇到障碍,立即改弦更张。千万不可硬来,因为一旦受阻,孩子就可能信心受挫,那时再要更改就难了。

教育不是讲现象简单的罗列出来,能力增长的过程不可能是轻松的。训练过程中,贯穿了数学、自然科学、语文等等知识,使孩子在学前就学到了许多将来用得着的知识。通过对

其进行分析、归纳,寻找出其中的规律。同时,培养了他的思维方法。

这个中间是一步都不能错的。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实实在在的成功经验。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想起,武侠小说中常常写到,大侠将毕身功力传授弟子。我决心培养孩子,要把我所了解、掌握的认知经验传授给他,这实际就是一个“欲把金针度与人”的过程。当然,别的东西给了别人,自己就没有了;但是,知识给了别人,自己还能拥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9: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九)
总之,一切都离不开趣味二字。

爱因斯坦说过:“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它可激发人的创造热情、好奇心和求知欲。由百折不挠的信念所支持的人的意志,比那些似乎是无敌的物质力量有更强大的威力”。

乐趣中的机智,幽默中的推理,想象中的思维,在轻松快乐中培养和锻炼人的思维能力。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要让他真正懂得逻辑和推理。

理解能力强,思维反应活跃,通常被认为是资质聪颖,反应能力佳的表现。逻辑思维能力强是智商高的表现。优等生之所以是优等生,并不是因为他有多聪明,而是因为他掌握了科学的逻辑思维方法。

在我们夫妻的印象中,后来孩子在做数学应用题时,好像从来没有做错过。他的代数和数论在数学尖子中也是出类拔萃的。

当然,因为我是文科生,用民族歌手的唱法去教西洋唱法,难免总会有些破绽,譬如孩子的几何成绩就相对差一点,排列组合能力稍逊。可能是因为他的空间想象能力不足,这可能也会影响到他将来工作中的应变和创新能力。

当孩子还在幼儿园大班时,园里搞了一次智商测定,我儿子iq(智商)121,在幼儿园同班排名第二,全园排名第一的是个女生(关于这个女生,我在后面会专门讲到)。幼儿园老师很吃惊,原来蔡意歆这个一声不响的呆孩子智商并不低。听了这样的“夸奖 ”我真是无言以对。

一个文科家庭,教孩子学理科该有多少困难,背后的艰辛她又怎么能知道呢?

四、 奥数之路

要进小学了,我们先去报考了新世纪小学。

考试考得挺顺利,但说到最后,要出两万元赞助费,我们放弃了。

后来又去考了相当于区重点小学的法华镇路第三小学。

考试时,小孩子们一个一个依次排队进入考场。突然离开我的视线,孩子有些胆怯, 我也有些担心-------记得一次去上海科技馆,看球幕电影,我心疼钱,没有进去,孩子一个人进去,出来时脸色煞白。

果然,入学18道题目孩子只做出了12道,看来离开我还是不行。

之后,七弯八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进了法三小学。

当时我已离开学校教学岗位好几年了。1994年,因为交大附中离家实在太远,那时又没有什么轻轨地铁之类,每天花两个小时以上、换乘三辆公交车去趟学校实在太累了,我就调到了延安中学任教。1997年之后,又因为工作原因,调到了外区的机关工作。所以,孩子上小学,我这里其实是没有什么可以借光的。

上小学之前,孩子数学方面并无特长。进入小学之后,一开始孩子在数学方面仍然毫无起色。

小学一年级时,因为刚刚入学,孩子很难适应学校学习生活,计算速度很慢,数学成绩一般。

有一次,妻子去接孩子,老师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说这孩子很呆,反应速度很慢,数学老是比别人慢三拍。

妻子非常尴尬,孩子反倒是没有一丝表情,显得有些麻木。我知道,他的心里一定是很不高兴的,但是他没有辩解,一如平常,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反应,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因为家长(尤其是当过市重点中学老师的家长)的理解和信任是他最坚实的后盾。

孩子同大人一样,有着丰富的内心世界,需要得到外界的尊重与肯定,而父母的尊重与肯定尤为重要,因为父母是他们生活中最亲近的人。

小学一年级时,有一种数学的回家作业,是几分钟之内做出几道题之类的,要家长帮忙完成并进行计时测评。孩子没有一次能按时完成的,我却在反馈栏中统统填了合格,让他顺利通过。

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我到现在还在暗自庆幸,幸亏我当时这样做了,才保住了一颗数学好苗子,否则很可能伤了孩子自尊心和自信心,影响了他的学习兴趣,那就不再会有将来的什么数学一等奖了。

对于数学成绩一般的孩子,我从未责备过一句。因为我始终坚信,只要能保住学习兴趣这根火苗,总会有烈焰燎原的那一天。

这种自信也来源于我十五年的教学经验。试想,如果不是自己当过多年老师,很可能一听到他们老师的话就信以为真,甚至大动干戈,结果就很可能毁了孩子一辈子的前途和事业。

为了不打击孩子的学习积极性,一年级上半学期学校组织的数学兴趣小组,我也不让孩子参加。

我觉得先不急着让孩子进数学兴趣小组。孩子只要喜欢数学,自然会有兴趣,至于这种名为兴趣班实为强化班之类的玩艺,后来再去参加也无妨。欲速则不达,所以暂时的落后不足为虑。老虎向前猛扑之前,总是会有一个后蹲的过程,学习也是同样的道理,

再者,我一向认为,兴趣班之类的补习是培养不出孩子学习兴趣的,更多的补习只是增加了孩子的学习压力而已。要培养孩子的学习兴趣,还得依靠家长经年累月的陪伴以及潜移默化的引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7 19: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臭又长的鸡屎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8 09:5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本科哪里毕业的。。??
总结,川普惹得祸,只有米国能活,其他人和民族只有死?至于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8 16: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十)
一年级下半学期,孩子数学成绩有了起色,进入了数学兴趣小组。小组里教课的一个中年女教师,在数学尤其是奥数教学方面很有造诣,给了孩子很好的启蒙。

到了二年级时,孩子的学习成绩开始在班级里领先了,他先是当上了班级少先队中队的劳动委员,接着当组织委员,后来又当上了学习委员。

二年级下半学期,迎来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一件大喜事。学校推荐十几位同学去参加上海市少年科技站奥数班考试,其中就有我的孩子。

我在区计划委员会工作时,有个老领导曾经跟我介绍,说是上海市少科站数学学校非常出名,他的孩子在小学时,有五个同学一起考入市少科站奥数班,包括他的孩子,结果这五个同学都考进了市重点中学,后来他的孩子考上了浙江大学。

老领导的话令我印象深刻。

我们父子下定决心,一定要成功考入市少科站奥数班。

痛苦的磨砺终于凝结成了晶莹的珍珠,这次考试一举成功。从此,孩子开始正式踏上奥数之路。

进了奥数班,孩子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努力学习,刻苦钻研,成绩蒸蒸日上。

三年级第二学期时,孩子获得了市少科站所在奥数班数学第一名,拿到了优秀学员的奖状,我看到了成功的曙光。

我想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就想到要让孩子转学,到市重点小学里去,进全区最好的小学。

当时我只知道愚园路第一小学全区顶尖,但遗憾的是,愚一小学里面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终于有一天,我冒冒失失地闯进校长室,见到了当时的王校长------一个十分干练的中年妇女。

我刚一开口说转学的事,王校长一句话就把我顶了回去:“我们愚一小学不收转校生!”

推车撞壁,有些尴尬。

幸亏,我早有准备,拿出了孩子在市少科站奥数班获得的优秀学生奖状。

“过几天再来考吧”,王校长的口气缓和了许多。

结果,孩子就成了愚一小学四年级的转校生。

孩子入学考试的成绩怎么样呢?学校方面不肯说。问了孩子,说是题目都做出来了。

后来我偶然听见教导处老师在议论,说是新从法三小学转进来的小孩子不得了,成绩好得吓人。

我去办转学的入学手续时,王校长指着我,对着她身边围着的一大圈想要入学的家长们说:大家看清楚,这个人我根本不认识,但就是让他的孩子进来了。因为成绩,懂了吗?

时隔多年,我到现在还在心中感激愚一小学的王校长,据说王校长是由区教育局小教科长转任愚一小学校长的,她确实是女中豪杰,巾帼气概,有魄力,有眼光。一个成千上万的孩子打破头也要挤进去的学校,居然能够收留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能不感激她吗?

很快,王校长的好心就有了回报,在不久的市级数学竞赛中,愚一小学有两名同学获奖,其中之一就是我的孩子。初战成功,意料之中,王校长没有看错人。

从此以后,我跟王校长也渐渐成了老熟人。

2003年6月,因学习成绩优异,孩子获得了学校数学、英语双免考的资格。

除体育课外,其他学科成绩全优。

之后不久,孩子获得了市级数学竞赛------希望杯的二等奖,得奖时的照片贴在了学校门口的宣传栏中,每天去接孩子时都能看到。

学校的协力,使孩子如虎添翼,因为有了一个更大的施展空间。

五年级时, 除了星期天去上市里的奥数班之外,孩子还要在星期五傍晚去长宁区少科站补上奥数课。

我还记得去区少科站接他的情景。星期五晚上,寒冷的冬夜,孩子在室内听课,我在区少科站室外的草地边等待。偶尔张望,看到了教室里的我的孩子,他听课时永远是那样认认真真、全神贯注的神情,我的心中充满了欣慰。

夜晚放学时,孩子思维已近麻木——每周五天上日常的课,周五晚上再加课,而且是奥数,周日还要去市里上奥数课,疲劳可想而知。

回来的路上,两人晚饭都还未吃,就在一家福建人开的面包房里买点心充饥。

深夜里,寒风中,一对父子,伫立街头,拖着疲惫的身躯,但心里充满了希冀。

十多年过去了,那个场景就像一幕电影镜头,那么清晰,仿佛就在眼前。远在他乡的孩子,你还记得那一幕吗?

区少科站教奥数的金老师,就是愚一小学的教导主任,他是拥有奥数教练员证书的老师,当时已近退休年龄。

他曾经对我孩子说:“在我过去教过的学生中,终成大器的并不是那些看起来很聪明很灵活的孩子,倒是那些老实踏实的”。

这也许是他由衷的赞扬,也可能是善意的安慰,但对于正在艰难之中跋涉的孩子来说,却是莫大的鼓励。

2003年8月,孩子再次获得市少科站奥数学校奥数班“优秀学员”称号。

2004年1月,因为数学、英语均名列全班第一而同时获得市少科站“奥数班优秀学员”和“英语班优秀学员” 奖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8 16:3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送歆儿上斯坦福(十一)

五、从延安到延安

厄运似乎还不肯完全结束,在小学五年级毕业时,暑假里一次普通的锻炼,打羽毛球,孩子跌倒摔跤,折断了三根脚骨,住进了同仁医院,这已是孩子第三次住院了。

但这一次的住院,我们的心情跟前两次完全不同。

孩子已经成才,只是出了点意外,我们并不怎么紧张。家里有诸阿姨殿后,我们全力在医院照顾他。

再说到最关键的一点:我已经隐隐约约地感到,歆儿所欠的历史旧账就要还清了,收获的季节即将来临,这次的意外应该是厄运之神最后的挣扎。

孩子躺在病床上看书复习,撑着拐杖跷着脚去延安中学参加入学考试,一个特殊的考试------“2049后备人才选拔赛”。

考延安中学的选拔赛,愚园路第一小学保送去考试的有12个同学,结果考中了5个,这已经是全区小学里的最高纪录了。

考进延安中学这个特色班的5个同学之中就有一个是我的孩子。

考中的5个同学中,有4个都是我儿子小学所在的那个班级的,可见他们的班主任徐老师是功不可没的。当然,也要感谢校领导,把我儿子分进了愚一小学最好的数学特色班。

孩子考取了延安中学-------七年之前我曾经工作过的学校。

这是一次骄傲的回归。

这是一次历史性的突破。

伤筋动骨一百天,在家呆了近两个月后,孩子才去学校。孩子到校时,学校早已开学。第一天上课,全班同学用响亮的掌声来欢迎这位“新”同学------虽然还没有来到学校,但早已声名远播,因为班主任老师已经在班级里宣传过了:蔡意歆同学如果来了,我们全班的平均分数就可以上去了。

10月17日第一次上课,正遇上数学测验,孩子出手不凡,是全班六个数学满分的同学之一。

不到一个月,他就被同学们选为班长。

普通同学见了他就说:你来了,我们全班的平均分数提高了,

学奥数的同学见了他就说:你来了,我就有了竞争对手。

孩子的伤情耽误了他报考上海市中学生数学学校的机会,所以有相当一段时间孩子没有去外面上奥数班。但后来坏事也变成了好事,因为那个学校所学的东西实在太简单了。

偶尔路上遇到我在延安中学时的老同事,就听到他们由衷的感慨:“蔡老师,你怎么培养出了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

但也有烦恼的地方。

一次一次的数学竞赛,孩子每次都能得奖,但是几乎每次都是二等奖。

回到家里,孩子说:“又得奖了”。接下去我们就不用问了,因为几乎可以肯定是二等奖。新知杯、中环杯、ti杯、希望杯、华罗庚金杯、美国数学竞赛、全国数学竞赛 -------都是二等奖。

所以在学校里孩子得了一个外号:千年老二。

因为“意”和“一”语音类似,就有同学跟他开玩笑了:“以后你不要叫蔡意歆,就叫蔡二歆吧”。

我们嘴上不说,心里也有点担忧,毕竟一等奖和二等奖含金量不同。

但事物的发展不会像坐电梯那样一条线直上直下,在这一点上要有足够的耐心。

毛泽东说过:“往往有这种情形,有利的情况和主动的恢复,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这段精辟的论述启示我们:人生中存在许多必须坚持到最后才有可能取胜的事情,所以我们要以顽强的精神去努力、去抗争,并坚持到最后。在不顺利的环境中,努力去争取最后的胜利。

孩子初二时,有一次我陪着他去世界外国语学校参加市级外语竞赛。

我不认识那里的路,只能根据学校所发通知的提示,乘车来到上海南站,然后一路问过去,终于找到了该学校。

孩子进去考试,要两三个小时,闲来无事,我就在校门口外逛逛。

沿着一条大路,信步走着走着,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门楼映入我的眼帘——原来是到了上海师范大学------我的母校。

我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屈指算来,至今已有二十多年了。

记得当年我读书时,住在校园最后面的一幢宿舍楼里,极目远望,是一望无际的农田。东部校园的围墙都坏了,农民跑到校园的操场里来放羊。

现在这里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附近竟然又出现了那么多的新村小区。

世事沧桑,时代发展得真快啊。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我要更加努力了。

我又想起那个遥远的誓日来了。

人生能有几回博,我们就是为了希望活着的。

有希望就有将来。

二十多年来,我没有虚度此生。我有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学业领先,品格优良,更重要的是,是个数学人才。虽然当时他还只获得过数学竞赛二等奖,但稳步上升的趋势是一目了然的。

前路漫漫,来日可期。一步之遥,翘首可待。

“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阳,它是躁动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是金子总会发光,我的歆儿一定会成功,我的目标一定能够达到。

让我张开双臂,迎接那个伟大的日子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20-2-25 20: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