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42|回复: 7

阳燧取火:刘贺墓中的铜鉴五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4 00: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王金中

自从光明网发表拙文《汉代驯火燃具:海昏侯墓中的灯、熏、炉、灶》后,一些网友关注到海昏侯墓中的长明灯与万年香,都是采用阳燧取火的方式点燃的,由此而提出一连串的问题:什么是阳燧?刘贺大墓中有阳燧吗?用它能够取火吗?为什么要用阳燧取火?对此,笔者再次查阅史籍中的记载,对照海昏侯墓出土的实物,作了进一步的研究与思考,写成此文,以求教于各位有识者。

一问:出土的铜鉴就是阳燧吗?

古籍中多次记载,商周时期我国就发明了阳燧取火。然而,秦汉以后人们却很少见到出土的阳燧实物。阳燧究竟是什么样子呢?东汉高诱在注释汉初由淮南王刘安(即汉武帝刘彻的叔父)及门客共同编著的《淮南子》中,对此有非常明确的描述:“阳燧,金也。取金盂无缘者,执日高三四丈时,以向,持燥艾承之寸余,有顷焦之,吹之则燃,得火。”(见《艺文类聚》卷八十)解读这段文字可知:

第一,“阳燧,金也”,指阳燧是用铜或铜合金做成的,并非用黄金做成。《考工记》中对此说的更加明确:铜锡各居其半,合金铸成凹面镜,太阳光下取火,因此又叫鉴燧。

第二,“金盂”,指的是铜盂,可以盛水。后人把“盂”解释为“杯”,未尝不可。需要注意的是,盂与镜相比,器型完全不同,凹下去的部分要深得多。

第三,“无缘者”,指的是这种盂是没有边缘的,不会因为有类似扣金、扣银之类的宽厚边缘而影响聚光。

第四,“取金盂无缘者”,指的是这种“金盂无缘者”并不是专门用于阳燧取火。拿过来用于取火时即为阳燧,不用时放在那里即为铜盂,一物多用。

从这些描述中可以推测,西汉初年的阳燧,应该不是早期铜镜状的,而是铜盂状或铜鉴状的了。

还有一点必须提及,就是秦汉以后的许多史籍中,在提到阳燧的同时,也提到了阴燧。阴燧,亦称为鉴、鉴诸、方诸。郑玄注《周礼》:“鉴,镜属,取水者,世谓之方诸。”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注明:“鉴,大盆也。一曰:鉴,诸也,可以取明水于月。”高诱注《淮南子》:“方诸,阴燧,大蛤也。熟摩令热,月盛时以向月下,则水生,以饲盘受之,下水数滴。”北宋时期《太平御览》中说得更明白:“阳燧取火于日,……阴燧取水于月,并以铜作镜,名曰水火之镜。”(见卷七一七引魏·高堂隆奏)综合这些说法可以断定,古代的阳燧与阴燧就是同一件器物。“取火于日”时叫做阳燧,“取水于月”时叫做阴燧。当然,这种水火之镜的“镜”字,在这里不是名词而是形容词,不是专指器物的形状为扁、圆、平,而是指器物的表面光洁如镜,能够照出人影儿来,既便于聚光,又便于聚水。

对照古籍中的这些描述,我们可以发现海昏侯墓出土的铜鉴(注:在《惊世大发现》展出时称为“青铜盆”)(图1),与秦汉以后的阳燧和阴燧是完全吻合的。



图1

首先,它们是用铜或铜合金制作的,而且具有良好的光洁度。与海昏侯墓中同时出土的其他青铜器相比,这些素面铜鉴的光洁度是最高的。

其次,它们的形状如同“盂”、“大盆”或“大蛤”,完全具备聚光、聚水的良好条件。

再次,它们没有特制的影响聚光、聚水效果的边缘。这种边缘的处理方式在汉代的青铜器中是不多见的。

最后,作为盛水的铜鉴,它们既可以聚光作阳燧用,又可以聚水作阴燧用,符合一件器物、多种用途的历史记载。

郭沫若先生曾详细论述过由鉴到镜的发展过程:“古人以水为监,即以盆盛水而照容,这种水盆即为监,以铜为之则为鉴。普通人用陶器盛水,贵族用铜器盛水,铜器如打磨很洁净,即无水也可以鉴容。故进一步,即由铜水盆扁平化而成镜。”这就告诉我们,铜鉴可以打磨得非常光亮,露出来的本色是金黄色的,达到无水也可以鉴容的效果。这样,反射阳光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二问:阳燧取火的原理是什么?

海昏侯墓出土的铜鉴既然是阳燧,那么,它能够聚光取火吗?这就要从阳燧取火的基本原理说起。

阳燧其实是一个凹面镜,当它面向太阳时,光线先直射在凹面上,再从不同角度反射出来。这种反射光线会在凹面曲弧的作用下,从不同角度聚集到一个点上,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聚光。此时,这个点上的温度会在多重光线的作用下骤然升高,引燃艾绒一类的易燃物,达到取火的目的(图2)。而海昏侯墓中的铜鉴,如同斗笠状,光洁如镜,它不仅具备充分接收阳光的凹面,而且具备反射阳光的镜面,因此可以成为取火的阳燧(图3)。



图2



图3

前面提到,高诱注《淮南子》时,介绍了阳燧的使用方法:“执日高三四丈时,以向,持燥艾承之寸余,有顷焦之,吹之则燃,得火。”这段文言文译成白话是,在日高三四丈的午时,即一天中阳光最充足的时候,用阳燧对准太阳,再持干燥的艾草悬在阳燧一寸有余的上方,一会儿就被烧焦了,吹一下便会燃烧起来,得到火焰。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将艾草悬在阳燧上方一寸有余的地方,这里是阳光的聚焦点,产生的温度最高。由此推测,汉代的阳燧如同海昏侯墓出土的铜鉴一样,是大敞口的,好像“盂”、“大盆”、“大蛤”,凹面不会太深。这一点与外国的火盆是不同的。

在古希腊的神话中,普罗米修斯为解救饥寒交迫的人类,背着天神宙斯,把火种从天上偷来带给人间。为了感谢宙斯,纪念普罗米修斯,在每届奥运会举行之前,人们都要在赫拉神庙前点燃圣火(图4)。取火用的是陶制的火盆,上面有古老的花纹,比起中国古代的阳燧,凹面要深得多。因此,聚焦点的位置应该在火盆之内,火炬就是在火盆中心点燃的。



图4

三问:我国古代有哪些取火方式?

火的使用,照亮了人类跨入文明时代的道路。因为有了火,人类在寒冬中有了温暖,在深夜中有了光明;因为有了火,人类可以防止野兽的侵袭,也可以围攻猎取野兽;因为有了火,人类变生食为熟食,扩大了饮食范围;因为有了火,人类可以开垦荒地、烧制陶器、冶炼金属、制作工具和武器。千百年来在生产和生活的实践中,为了方便、安全、快捷地点燃火、使用火、驯服火,人类发明并掌握了各种各样的取火方式和技术:

一是钻木取火。人类最初使用的是天然火,后来逐步掌握了从自然中取火的技术。韩非子的《五蠹》以及其他许多中国古籍中都提到过燧人氏“钻木取火”的故事。虽然燧人氏只是神话中的人物,但它至少证明了中国古代远在春秋战国以前就已经发明并掌握了钻木取火的方法。据专家考证,古代钻木取火的过程是:折一根山麻木,把它弄成扁平的形状,在上面刻上一道浅的凹穴。再折一根山麻木当棍子,人坐在地上,双脚踩住扁平的山麻木板,把棍子一端按在凹穴上,双掌握住来回搓动。这样棍子末端与木板结合处发生剧烈摩擦,产生许多木屑,并因摩擦而生热,等碎木屑热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火星点燃木板旁易燃的干草或木屑粉,燃起火焰(图5)。钻木取火是最古老的取火方法,也是伴随人类时间最长的取火方法,直到解放前在我国海南的黎族人和西南地区的一些少数民族,还在沿用这种取火方法。



图5

二是击石取火。人们在使用石器的过程中,发现有时两块石头相互撞击能够产生火花,点燃干草(图6)。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石头受到撞击都能够产生火花,于是人们开始有意识地寻找并使用受到撞击容易产生火花的石头,并把它称为火石,也叫燧石。人们从山上或河里找到的火石多是马牙石、玛瑙之类的石块,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质地坚硬,砸破有锋面。毫无疑问,在两三千年前,用石头相撞取火烧饭、取暖,是继钻木取火后的一项重要发明。



图6

三是火鎌取火。到了春秋战国时期,随着铁器的出现,古人开始使用火镰取火(图7)。火镰亦称火刀,其取火的道理与钻木取火、击石取火的道理基本上是相同的,即用铁制的火镰敲击坚硬的火石,或用火石敲击火镰,因强烈的撞击使剥落的铁屑受热而表面氧化,生成火星,火星落在易燃的干草、木屑或纤维上,就产生了火焰。与击石取火相比,火鎌取火的效率更高一些。



图7

四是阳燧取火。到了商周时期,随着人们制作青铜器技术的高度发展,发明了一种取火的新器物——阳燧(图8)。《考工记》中就记载了西周人以金锡为镜、用其凹面向日取明火的方法。金锡,指的是铜与锡的合金,用这种合金做成凹面镜,便是阳燧。宋代科学家沈括在《梦溪笔谈》中归纳:“阳燧面洼(凹),向日照之,光皆向内,离镜一、二寸为一点,大如麻菽,着物则火。”在古人的各种取火方式中,只有阳燧取火最为特殊,因为它完全摆脱了以往用摩擦、撞击等机械方式取得火种,而采用聚焦太阳能的方式获取火种。它说明当时人们对于“阳光”的物理特性已经有了比较充分的认识,并且主动利用这种特性为生产和生活服务。这无疑是人类对取火方式的一次重大技术变革,也是中国古代的一项伟大发明,在世界科技史上享有盛誉。



图8

五是火柴取火。大约在1500多年前,我国又发明了火柴取火的方法。南北朝时期,北周和南陈两国合力围攻北齐首都邺城,由于两面受敌,邺城王宫中物资奇缺,特别缺乏烧饭和取暖用的火种,宫中后妃发明了一种叫“发烛”的新东西。它是用削得很薄的木片沾上融化了的硫磺制成的,在粗糙的硬板上反复摩擦就可以发出火苗来。宋代对发烛作了改进,把磷涂在上面,很容易摩擦自燃,人们叫它“火寸”、“引光奴”、“淬儿”、“取灯”。这比英国人、瑞典人研制的现代火柴要早1000多年。

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以后,取火方式再次出现重大技术变革,发明了打火机取火、电火花取火等新的技术,为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创造了更加便利的条件。尽管现代取火方式已经完全取代了古代的各种取火方式,但是,以阳燧为代表的古代取火方式,依然在人类文明发展的道路上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四问:以铜鉴为阳燧意味着什么?

截止目前,我国共发现了6面西周时期的阳燧。其中,在陕西扶风周原、扶风庄白、长安张家坡、北京昌平白浮各出土了1面阳燧,三门峡上村岭虢(guó,音国)国墓地则出土了2面阳燧。在这6面西周阳燧中,有4个为素面、2个背后有纹饰。近年来,广州南越王汉墓中也出土了2面素面阳燧,疑为前代器物。

这里就产生一个疑问:为什么迄今发现的阳燧实物大都是西周时期的?西周特别是秦汉以后难道阳燧就销声匿迹了吗?史籍中的记载可以找到解开这个疑问的线索。

其一,西汉初年的《淮南子·天文训》中提到阳燧:“故阳燧见日,则燃而为火;方诸见月,则津而为水。”说明从秦至汉,人们仍然使用阳燧取火,方诸取水。

其二,西汉末期由刘向和其子刘歆编写的《周礼》中多处提到阳燧:“以其睹太阳之精,取火于日,故名阳燧,……”;“阳燧取之于日,近于天也,故占卜与祭祀时用之。”“(司煊氏)掌以燧,取明火于日;以鉴,取明水于月,以共祭祀之,……”。这些记载说明汉代一直传承着西周时期的做法,祭祀时以阳燧取火、铜鉴取水。

其三,东汉早期的王充在《论衡·说日》中提到阳燧:“验日阳燧,火从天来。”从原理上揭示了阳燧取火的最大特点,就是聚焦太阳光而得到火种。

其四,东汉卫宏撰写的《汉旧仪》中提到阳燧:“皇帝唯八月饮酎(zhòu,音皱),……以鉴诸取水于月,以阳燧取火于日,为明水、火。”皇帝八月率各路诸侯祭祖先、饮酎酒,这是汉初形成的制度。这就说明,一直到东汉时,重要的祭祀活动仍然要使用阳燧取火、鉴诸取水。

其五,晋代崔豹在《古今注·杂注》中提到阳燧:“阳燧以铜为之,形如镜,照物则影侧,向日则生火,以艾炷之则得火。”这就说明,到晋代时人们既用阳燧照物,又用阳燧取火,一物两用。不过,由于阳燧是凹面的,因此照出来的影子是变形的。

其六,《旧唐书·礼仪志》中提到阳燧:“今司宰有阳燧,形如圆镜,以取明火。……比年祭祀,皆用阳燧取火。”这就说明,到了唐代,阳燧由主管祭祀的司宰掌管,并用历代传下来的阳燧取火的方法祭祀祖先。

既然从秦汉到隋唐,人们一直都在使用阳燧取火,那么,为什么秦汉以后的2000多年来很少见到阳燧的实物呢?

依据史籍的记载,结合海昏侯墓出土的铜鉴深入分析,我认为是阳燧的器物形状从汉代起发生了较大的改变——从镜状物演变为盂状物或盆状物。而人们仍然沿用西周时期的镜状物为标准去寻找阳燧。这无异于刻舟求剑,自然就找不到阳燧的踪迹。

这就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海昏侯墓出土的铜鉴,是一个跨越时代的重要标志物,它意味着西汉时期阳燧的形状,已经从西周时期的铜镜形转变为铜鉴形!

为什么阳燧的形状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呢?这是因为古人注意到,形如铜镜的阳燧,由于凹面的弧度很小,直径有限,因此聚光的性能不够强,取火的效率非常低。据有关人员实际测试,按照11仿制出来的西周阳燧,取火的效果都不够理想。因此,在生产和生活的迫切需要下,汉代对取火的阳燧形状进行了由铜镜到铜鉴的改进,从而大大提高了取火的效率。

五问:古代为什么要用阳燧取火?

中国古代把用阳燧取来的火称为明火,用阴燧取来的水称为明水,并且严格规定在重大祭祀活动中,必须使用明火照明、做饭;使用明水洗漱、酿酒。在海昏侯刘贺的大墓中,豆形灯、釭形灯、雁鱼灯、连枝灯、行灯等,以及9件熏炉和8件博山炉,当初都是用阳燧取来的明火点燃的。墓园地面上的祠堂中祭祀用的灯、香,也要用明火点燃。这似乎是世界性的做法,因为古希腊就有用火盆聚光采集圣火、进行重大祭祀活动的传统。

古代为什么要用阳燧取火呢?

其一,在有阳光的情况下,阳燧取火比钻木取火、击石取火和火鎌取火,都要方便、快捷、安全。使用阳燧取火的方法最简单,一学就会,易于掌握。阳燧轻便,能够随身携带,还可以反复使用,不会损耗。

其二,阳燧取火来自天上,来自太阳,因而被赋予了崇高与神圣。使用这种崇高与神圣的火,去祭祀同样是崇高与神圣的祖先,充分表达了人们心中对先人的崇敬。

其三,阳燧取火是天——地——人——神四者相互沟通的过程,人从天上把火取到地面,是神的恩赐。人对于天、对于神是敬畏的。用这种敬畏之心去祭祀,不仅寄托着人们心中对逝者的哀思和感念,也表达着人们最美好的祝福,即期盼着神对逝者的保佑,期盼着逝者尽快升天,在天堂里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

其四,古老的阳燧取火总是与庄严的祭祀仪式相互配合,相得益彰。史料记载,阳燧在汉代时专门由“司煊氏”掌管,在唐代时专门由“司宰”掌管,他们同古希腊的女祭司一样,都是祭祀仪式的主持人和操作者。他们演绎着阳燧取火的复杂仪式,在这个过程中一步一步引导祭祀的人们情感得到升华。

当然,海昏侯墓中的铜鉴究竟是不是阳燧和阴燧?能不能用于取火和取水?最终还要靠科学实验证明,用科学数据说话。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人们能够获得满意的答案。如果科学证明海昏侯墓中的铜鉴就是古代阳燧的话,那么,今后中国的全运会和在中国举行的亚运会、奥运会上,神圣的点火仪式就不必刻意模仿西方,到遥远的希腊去采集火种,就用海昏侯墓出土的两千多年前的阳燧点火,用古老的中国智慧,点燃来自太阳的火种,照亮我们新时代前进的征途。

2017年10月23日

本文摘自王金中著《管窥汉代文明之光——海昏侯墓出土文物探析》

本文参考资料:《史记》、《汉书》、《从历史中醒来(孙机)》、《中国古代发明》、《汉代器物文化拾英》、《考古2016·7》;《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展板说明、近期报刊有关新闻报道。


发表于 2019-2-4 00: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排占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4 00: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射方向不对。焦点应该在盆底2寸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4 02: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明觉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4 14: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贴中所发的铜盆不是阳燧,平底无法聚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4 14: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科普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4 14: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品都不行
自古以来不讲道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19-9-23 15: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