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63|回复: 26

谁也没想到第一场有关平等的大辩论在军营中进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4 19: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10月底到11月初,英国历史上不是在议会中进行的最激烈的辩论在Putney举行,从这里也可以看到英国人文明、理性的深厚土壤,在任何情况下首先想到的是辩论,而不是阴谋,战争,不过辩论得出了与军队指挥官希望相反的结果,使局势变得更加复杂。克伦威尔希望军官代表大会能够拒绝《The Case of the Army》的内容,让军队重新团结,谋求一个国王可以接受的温和方案。但是此时克伦威尔自己的骑兵团的领头人却送来一份最新,更激进的方案,这个方案后来被称为《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这个方案是五个团的领头人,一些士兵以及一些非军方的平等派人员召开会议后的产物,可以看到此时军队外的势力已经慢慢渗入军中。
当然《The Case of the Army》在军中的流传也是《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产生的背景,后者实际上是前者更激进的表达,这也使平等派等激进人士与军队指挥官之间的观念差距越来越大。军队指挥官实际上仍然在寻求宪政传统,他们只是想进一步修改完善它们,并不想推倒重建,仍然希望一个由国王,贵族院,平民院组成,三者互相牵制平衡的传统国家,它们仍然属于英格兰古老的宪政。而平等派则认为现有的法律是诺曼人奴役的结果,现在是英格兰人制定出自己法律的时候了,英格兰人自己的法律当然是经过大多数英格兰人同意的,所以他们认为许多人签字的《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才是真正的法律,才体现真正的英格兰精神。《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同样认为代表人民的下院拥有完全的权力,不需要其他人的同意(这里指的是贵族院与国王)就可以制定法律,任命行政官员,法官,宣布战争与和平等,他们只服从于所代表的人民,而人民具有法律也不能侵犯的一些天赋权利,诸如,宗教自由,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论他的出生、等级或者财富。《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还认为议会席位应根据选区人口来划分,而不是缴纳税款的多少,这些在今天的西方社会是常识性理论,四百年前却是非常激进,新颖的内容,但是已经如此的成熟、完善,实在令人吃惊。这些也使人感叹万分,为什么小小的英伦三岛可以发展为日不落帝国,从它发展出来的美国可以傲视全球,这些都不是偶然的,突如其来的产物,而是其内在因果关系的必然发展结果。1646年正是中国清朝的初期,中国人梳着小辫子以几千年来不变的姿势继续匍匐在皇帝面前,而中国的知识分子们继续梳理着四书五经,研究着君臣礼乐这些儒家等级制的深明大义,偶尔写些小文章抒发自己的闲情逸致,描写自己灯红酒绿的生活。而此时英伦三岛平等派的思想家们却已经构造出四百年后的宪政体系,虽然由于太超前或者还不是一条完全正确的道路而不为时代所容,但是无疑他们带领人类来到了一片新天地,一个全新的世界。于是我们发现二百多年后中国在鸦片战争中的丧权辱国,割地赔款也就是多么合情合理,情有可原的事了。这些发生在英格兰17世纪中叶的事件,这些当时已经如此成熟的理论,也是我从来不认为法国大革命是现代社会先驱的原因,因为法国大革命实践的理论实际上就是平等派的思想,而英伦三岛早在一百五十年前的1646年就经历过平等派的冲击,而且证明了平等派思想并不完善,而法国人却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继续前进,如果不是愚蠢,至少也是孤陋寡闻吧。



实际上克伦威尔,艾尔顿这些精明历练的将军们已经敏锐地感觉到《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内容的危险性,它将摧毁英国的宪政传统,传统的等级秩序,使整个社会陷于混乱无序之中,他们很想取消这次军官代表大会,避免针对《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的辩论,但一来苦于没有正当的理由,二来怕破坏军官代表大会作为表达不满意见平台的传统。387页,10月28号,几名平等派代理人也被允许参加军官代表大会,他们中有士兵,还有二名市民,这些平等派代表警告克伦威尔、艾尔顿等人,他们支持国王回归与支持腐败议会的行为将使自己的信誉严重受损。这时军队指挥官与平等派之间的冲突就公开化了,前者认为应尊重议会的权威,通过议会达成全国和解协议,或者选举一个新的议会来产生这些和解协议,但是平等派出却认为,现在这个议会已经腐朽堕落,军队应该占领伦敦解散议会,进行革命性的宪政改革后再次选举产生议会,这样的议会才具有权威性,而这些明显只有通过军队的推动才能完成。因为在一个大多数人仍然赞同君主制的国家里,这样激进的宪政方案很难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只能通过建立一个军事独裁来推行,这确实也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也是一条很现实道路。很显然军官代表大会内部也是分裂的,因为平等派自由,平等的理念,完全的宗教自由对任何人都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我一再论述过,这就是残留在人们心中的天堂印象,曾经的伊甸园生活,可以轻易征服每一个灵魂,每一颗心灵。而在另一方面,大多数军官又不愿意与信任、尊敬的指挥官们因为思想理念不同而产生冲突,破坏他们战火中结成的血肉深情。虽然没有具体资料,但是从许多其他记载中可以推测,在当天辩论中发言的官兵大多支持平等派的观点,无论怎样天堂印象总是比人世间的感情更有吸引力。
28号,虽然《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也在军官代表大会上公开宣读,但是针对这个方案具体辩论,克伦威尔与艾尔顿坚持认为,军队的军官代表大会是否有权利讨论这个宪政方案令人怀疑,特别是讨论这么激进的革命性的方案,他们认为应该在议会中讨论这些内容。但是平等派针锋相对认为,没有什么权利比人民利益来得大,国王的特权明显违背人民的利益理应被剥夺,如果《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中的内容符合人民的利益那么它们理应得到承认,如今的议会腐败明显已经无权讨论,议会不能讨论那么军队自然必须讨论这个问题。这天辩论的结果产生了一个委员会,审查《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中有多少内容与艾尔顿的方案相关,讨论军队可以在多大程度上涉入政治,以及军队在国家事务中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这些问题,这实际上是克伦威尔真心诚意的一种退让,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并不是阻碍进程的手段,克伦威尔此时也相信人民可能拥有最高的权利,但是提请委员会讨论的问题也是很实际处理方式,也是一个无可指责的步骤,只有彻底理清楚问题才可能彻底地解决它。我这里用‘可能相信这样的词语描述,因为我们后面还会看到,克伦威尔虽然与许多独立派清教徒一样,对未来社会充满着理想,但是由于长期的社会、军事实践,他也是个现实主义者,理想在现实中是否可行?很多时候他也是半信半疑,克伦威尔之所以能伟大就在于,当理想在现实碰壁后,他会及时反省并做出调整。



最著名的辩论发生在29日,星期五,这次辩论的发生有点偶然。由于举行多次会议还是无法产生共识,有人提议应该进行一场虔诚的祷告,让圣灵来到每个人心中,能够尽快达成共识。这个提案得到很多人的支持,第二天上午大家进行了祷告,看到这样虔诚圣洁的场面,平等派认为这是辩论的最好时机,于是祷告后他们邀请克伦威尔等人继续辩论,最强烈要求进行辩论的是雷伯勒,他也因为这场辩论而千古留芳,他激烈的思想使旁听的士兵们都感到吃惊,无论怎么说他也是一位团级指挥官。不过后来他参加本次会议的资格遭到质疑,他本是一名海军队长,后来成为模范军的步兵团长,由于克伦威尔不同意他的军职晋升,两人原本就有一些矛盾,而且不久前费尔法克斯才撤了他团长的职务,所以说他参加会议的资格成疑。克伦威尔本想拒绝,但是不少人赞同立即展开辩论,迫于压力他不得不答应。辩论前大家将《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在大会上又完整地宣读了一遍,辩论马上进入最敏感的选举议员的选举人资格问题,由于是临时要求辩论克伦威尔等人毫无准备,假设有时间仔细斟酌的话,克伦威尔本应该求同存异,在良心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些双方有共识的内容上先达成协议,维护军中的团结,而不是去辩论敏感的选举权的问题。令人遗憾的是那一天,艾尔顿首先质疑就是《An Agreement of the People》中有关选举权的内容,他质问通过选区人口划分议员席位是不是意味着每一位男性臣民都有选举权,平等派马上给予肯定的答复,他们认为无论是最富有的,还是最贫穷的人 在一个政府下生活,都有权利表达自己对这个政府是否满意,所以每个人都应有选举权,这个已经是相当超前的民主思想了。当时是1646年,据说洛克曾经是议会军的骑兵小队长,此时是否还在军中,是否参加这些辩论不得而知,不过他的《政府论》等名著在光荣革命后才出版,也就是在这场辩论的四十多年后,而卢梭更是在这之后的七十多年才出生,可知当时英格兰人的思想是如何的新锐,如何的开风气之先。艾尔顿则根据古老的宪政原则,只有恒产,也就是在王国有切身、固定利益的人才可能有选举权,这是很现实,很通俗的理由,这使他与代表平等派发言的雷伯勒产生激烈冲突,有半小时左右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激烈辩论,而且之后二人又都发表了冗长的演讲,大家聚精会神地聆听演讲,并仔细揣摩,比较他们的观点,无疑平等派的理论更吸引人。Sexby代表士兵质疑只有恒产才有选举权的观点,他说,“军队中许多人没有恒产,是不是说他们就对国家没有权力,是不是说他们只能算是雇佣军。”这个质疑精彩绝伦,即表达了观点,又抒发大多数底层官兵的心声,得到参加会议大多数人的雷鸣般的掌声,也使艾尔顿非常没有面子。
有点滑稽的雷伯勒之前并不是平等派的主要人物,但是此时却强烈地追求无限制的选举权,比一些平等派领导人还激进。这些平等派实际上代表的是中产阶层,小商人,手工业的利益,但不可避免地很自然地扩展到广大低层民众。大家不满于二个冗长无休止的争论,提出一个折中的方案,只是将仆人,学徒工及靠救济的人排除在选举权外,其他男性臣民无论财富多少都拥有选举权, 这是一个谁也无法拒绝的方案,既考虑了平等的理想又兼顾了世俗常理。克伦威尔还提议给予持簿形式的土地所有者继承权,持簿形式的土地所有者实际上就是长期租户,也就是我们之前讨论过的保护租户利益的问题,这里克伦威尔更进一步,等于将土地永远划归他们所有,于是有关宪政的争论也就暂告一个段落。大家接下去讨论的是这些宪政方案的实施问题,雷伯勒又根据六月的先例提出军队应该马上集结,然后迫使议会承认军队这些宪政讨论的结果,很明显之前的集结是团结军队,而此时要求集结却是在分裂军队,这种激进的做法在军中很难取得共识,克伦威尔等人马上激烈反对这样做。不过会议结束前还是决定成立一个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委员包括克伦威尔,艾尔顿,雷伯勒,Sexby等人,继续讨论可能的方案,尽量弥合双方的分歧,并对接下去的行动提出建议。Sexby当时只是个士兵,尽然可以与司令官克伦威尔同在一个委员会讨论问题,可见当时新模范军,克伦威尔等人的民主意识,军中的平等观念。



不过平等派内部的观点也并不统一,平等派内部的分歧主要在对国王的态度上,一些人对国王并没有敌意并不反对他回归王位,包括平等派的鼻祖利尔本在内,另外一些人则不认可接下去的共和社会需要国王,应该说这些人是彻底的平等主义者,他们希望一个没有国王的,人人平等的社会。当然还有第三种人,他们希望通过革命来满足自己个人的权力欲,野心,他们总是提出最激进的理论,煽动蛊惑底层的大多数人,似乎为他们着想,实际上却是想成为他们新的领导人,满足自己的权力欲,野心,这是任何时代的革命都有的现象,人性使然,每个人都想出人头地,都想成为时代的弄潮儿。Wildman就是这样的人,他想取代克伦威尔等人成为军队领导人,10月29日,他提出最激进的方案打印成册在军中流传,他指责克伦威尔等人代表国王的利益,希望士兵们反对包括克伦威尔在内的指挥官,并驱逐议会中的腐败堕落者,产生一个真正的人民议会,这无疑是公开煽动叛乱了。而且已经有军队响应他们的号召,出现公开抗命的现象,有一个步兵团原本费尔法克斯将它调往纽卡斯尔,此时却公开抗命拒绝前往,骚乱的苗头开始吱吱冒出。
31号星期天,利用高强度辩论的间隙,雷伯勒前往伦敦塔中拜访监禁在这里的利尔本,雷伯勒向利尔本倾诉了他对军中反国王情绪的悲愤之情,他认为这是极其短视的行为,因为军中大多数人并不认可一个没有国王的社会。利尔本并不是一个共和主义者,对国王也没有什么恶意,就在不久前他还通过私下渠道向查理一世建议,如果他能保证平等派的利益,他可以让军队在六个月内保持对国王的忠诚。但是利尔本可能也太自信了,如果他真的认为他可以控制军队情绪的话,那么他绝对大错特错了,因为不久军中就掀起了反对国王的浪潮。11月1号,在军官代表大会上,可能担心Wildman的小册子对军队的负面影响,也可能由于宗教原因,主持这次会议的克伦威尔一开始就引导人们谈论虔诚的祈祷对自己生活的良好影响,希望大家在同一个上帝的信仰下能够和平共处,互相友爱。但是这种做法并没获得平等派的共鸣,他们认为上帝已经将赐福从支持国王的人身上移开,因为上帝说过不会容忍那些造成流血,暴政的人,而查理一世明显就是这种人。这种说法克伦威尔自然很不乐意听,他与牧师讨论圣经中是否有依据来解答这些崭新的政治问题,但牧师给出否定的答案,上帝不可能在圣经中给出这么详细的指导,这使极为虔诚的克伦威尔非常失望。克伦威尔还是极力撮合艾尔顿,雷伯勒及Wildman三方的观点,但是由于Wildman的观点过于激进而且居心叵测,很难达成共识,不过克伦威尔还是想继续讨论下去直至产生结果为止。只是克伦威尔这种宽容的做法对军队,对社会未必是好事,这样无休止讨论下去的结果只能是造成军队的分裂。
————摘自《西方文明的历程》

全书约100万字,以散文的笔调,思想的深度,历史的真实描写了西方文明从纪元时的古罗马英国到美国独立这一千八百年间的历史,全景式,鸟瞰式描写了西方文明在这一千八百年间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本书公众号也叫《西方文明的历程》,公众号有目录,便于查找阅读,欢迎大家踊跃关注。公众号搜索即可得出,扫描文章下面的二维码亦可。
<!-- 楼主编辑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1/14 20:22:19 编辑过<!-- 楼主编辑 end -->
发表于 2019-1-14 19: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编辑辛苦的工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4 20: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编辑辛苦的工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4 20: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你只能用一声声长叹面对人类的历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4 20: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艾尔顿是克伦威尔女婿也是当时英军中最有政治头脑的人,如果他没早逝,人类历史可能是另一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4 20: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4 20: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感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4 20:32:19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此也可知克伦威尔是真正的共和政府,今天很少人去理解共和的由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4 21: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摘自《西方文明的历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6 04: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7 11: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这标题我还纳闷;怎么大清的八旗也要平等?往下一看果然有跪着的一帮顶戴花翎的奴才在跪着要平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1: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9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8:4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zz推行平等事半功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9: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先打个记号慢慢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1 19: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个屁啊,克伦威尔把工人士兵中搞平等运动的都收拾了,实现了猪产阶级专政,别浪费时间看这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19-10-16 10: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