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1254|回复: 7

我一个月见了5位约会软件上的男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17:4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家好,我是去年去实际体验了一次线下相亲机构(并失败)的ELLEMEN编辑,详情可见《我们暗访了收费36万的婚介所......》。

是的,一年过去了,我还是单身。这次我将目光投到了线上约会App,毕竟嘛,线下(36万)的收费实在是掏不起。而且线上约会已经如此成熟,2018年最后一个月,我决定进行一次真实的社会实验,在2018年的最后30天,尽可能见一些在线约会软件认识的男性,给各位爱海挣扎的男女们一些(负面)案例参考。

事先声明一下,我的所有信息,表达,包括照片都是真实的,也抱着真诚交友的意愿,但文中涉及对象隐私信息均做过一定处理,还请大家放松心态,愉快阅读。

区块链肌肉男



一个月内见尽可能多的男性这件事,讲起来非常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非常难,一些裸露至人鱼线的男性照片几乎是透过屏幕向你呐喊:“我就是为性而来,千万别多想!”报告老板,我是真的很爱工作,但做到这一步也有点过了吧!

区块链大哥是我匹配的第一个男性,首先他只有一张照片,在此斗胆说一下本人的拙见,比较不事儿的直男都很不爱拍照,并且绝不加任何滤镜。

大哥也积极得恰到好处,在你来我往套问一下个人信息三轮后,他精准地询问了微信号,大家疯狂地检阅了对方的朋友圈确认不是连环杀手后,大哥发出邀请:

“周六看天气预报天气很不错,一起吃个brunch吗?”

懂经人。周末的晚饭约起来太严肃,稍微有点生活的人呢周末晚饭也比较难约,约咖啡又会陷入被质疑小气的困局。Brunch,一个当代人约会的最佳场合,“没问题”,我随即回复,并投桃报李地发去一个自己去过的,人均200左右价格友善的市区餐厅。

OK,大哥回复。大哥的懂经还表现在确认饭局后,在距离周末的这一段时间内,大哥与我再无任何互动。31岁男人的成熟,可能就表现在面对不确定时绝不投入吧。不过大哥真正的成熟,可能还表现在完全不把约会当回事上。

约会当天,我大概提早10分钟到达现场,大哥却在迟到5分钟后匆匆到场。“抱歉抱歉,”大哥道着歉,脚踏专业跑鞋,手上一个运动手环:“早上不小心多跑了两公里。”

“没事没事没事”,我连忙安慰三连发:“我也刚到”。大哥微微颔首坐下,点了美式咖啡和烤鸡,抬眼与我对视,两人沉默3秒后,同时露出了尴尬但带着示好性质的纯社交微笑。

“今天有点冷哈”,他说。

“对,不过我看你穿挺少的”。

“嗯,我一直穿挺少的”,大哥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之前一直在纽约嘛,比较适应了。”

“纽约”——大哥已经起了如此好的话头,我当然没有不领对方好意的道理。接下来的10分钟,都变成了大哥的纽约回忆录:

“纽约可真是太冷了,不过生活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纽约地铁可太破了,我还看见过真老鼠,和上海没得比,不过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纽约华人真挺多的,圈子也挺乱的,不过大家玩起来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由此也自然延伸到了大哥某top 5国本大学的经历(原话是:“哦你刚从海淀回来?我大学是xx毕业的嘛,所以对那块儿很熟悉)。

大哥的确是个坦诚的好大哥。这几分钟效率高到什么程度呢?我感觉自己全盘看到了大哥的LinkedIn,还连带知道了一些他杰出校友的去向,“那大哥您现在在干嘛呢?”我自然发问。

“哦,我做区块链创业的。”大哥镇定回答,并不打算多做解释,还好就在此刻,服务员把我们点的菜都送了上来,大哥颇具互联网精神地示意我共享一点儿,在我礼貌拒绝后,他迅速开始了徒手撕鸡皮,“鸡皮油脂还是过多了一点”,大哥在注意到我的视线后友善替我答疑。

我点点头,尴尬地怒吃面前的碳水。而谈话的最大拐点出现在大哥获悉我是一个媒体工作者后,“xx你采过吗?”,“什么样的商业人物你们是觉得有点的?”,“怎么跟媒体聊天”等巨大问题连番扔到我面前,我被砸得头晕目眩,只得一一尽力作答,一顿饭吃下来,我(字面意义上地)完全被掏空,大哥食完面前的鸡胸肉,啜上一口冷掉的咖啡,满意地擦擦嘴说:

“可惜了,今天运动后直接来的,没带名片,我们下次再约咖啡吧。”

澳洲公务员



第二位是来自大洋彼岸的朋友,出场方式也非常戏剧化。临见面前一小时发来消息:“可否改时间到两小时后?我现在状况不好。”我立即冷酷回绝,已经在路上了,如果改时间的话就改下次吧,“那咱们还是照常吧”,他机敏回答。

实际见到面时我才意识到这位朋友为何要申请晚到,他站在路边,呼吸间酒味几乎能传到每一个此刻站在淮海路上的无辜路人们,“我们昨晚去那家有鲨鱼的club玩了一下”,他摸着自己的莫西干头带着些许尴尬笑着说,既然来了上海,当然要体验一下夜生活。

这位华裔朋友是百分百澳洲人士,昨日刚刚来到上海,却在月初已经通过app与我聊了好几日。一开始我还非常困惑,身在澳洲的他如何能刷到上海的我,通过咨询身边的约会达人,我才刚刚得知,如果你充值了约会软件的vip会员,你就可以精准定位约会对象所在地点。与此同时,约会达人也提醒我:

“喔唷,这种是外国真·玩家啊,要到一个地方去之前先盘好当地(女性)地陪资源,我认识好多中国女生帮这些人帮叫车帮找餐馆,到头来自己找的餐馆一家没吃上,人家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朋友们,什么叫做“山上一日,山下千年”,这就是啊,现在的路子都这么野,如果不是为了做这个选题,我可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但抱持着读千卷书行千里路的思想,我还是与这位澳洲大哥上海市中心约见了。除了喷天的混着古龙水味的酒气外,澳洲大哥事实上是非常憨厚的一个人,在老家墨尔本政府干着一份公务员的活儿,刚刚来上海,就已经参透了一个天大的道理:

“上海的物价也太贵了吧?!”

我与大哥的酒气在这一刻完成了和解,并在看到大哥手机上已经做好了一长串必吃餐厅后放下心情轻松聊天。吃完饭后,我陪大哥在附近购入了两百元大型猪肉脯并目送他坐进出租车。不过这份放松的心情仅仅持续到第二天,清晨起来,手机上是大哥发来的消息:

“Hey Miss,早上好,请你们的外卖是怎么点?

方便的话,可不可以帮忙我呢?”

道德经投资男



投资,三件套西服,格纹围巾,眼镜,from 陆家嘴,第三位姗姗来迟的是符合你一切固有印象的金融从业男。

作为社会化程度比较低的本弱鸡,其实是非常害怕金融从业者的,但眼看着一个月时间就要到了,自己设立的KPI就要完不成了,也只能迎难而上。但事实上我多虑了,这位大哥非常,非常地好聊天。

他最惯常使用的修辞是“我非常理解”,接着延伸到自己身上。年底朋友聚会多?——我非常理解,前段时间一些VC的朋友一直组局,也没办法,就得去,还带了一些模特过去。我个人是不喜欢的,但是没办法,必须得去啊。

身边朋友都玩德州扑克?——我非常理解,这个德扑非常有意思,里面博弈的逻辑与投资非常像,我个人其实不在乎打牌的输赢,但确实胜率还是比较高的,所以玩起来还是比较得心应手的。

消费主义陷阱?——我非常理解,其实我去年投资状况非常不错,一个季度,一个月,甚至一天可能账面上的数字就超过一些人一年的工资。我一开始非常想消费,可是当我意识到,我赚的钱,是市场给我的,那就意味着一些人会亏掉同样数额钱的时候,我就不再有消费的想法了,我需要用这些钱,为社会做一些带来正向回馈的事。

“在投资这件事上,我还是太年轻”——最近我在看道德经,也算是给自己修养上做一些提高吧,陆家嘴大哥总结,云淡风轻地伸手叫服务员买单,左手行云流水地递出自己的手机,“这是抬头,麻烦开下发票。”

养猴子の宅男科学家和

对面楼里上班的大哥



在连续见了三位男性后,我事实上已经出现了疲累的症状,感觉社交份额已经大幅超标,在此我实名对长期进行约会和相亲的朋友们表示佩服。但言出必行,剩下的两位还是要见的。本月第四位是一位顶着动漫头像,朋友圈80%以上都由日文组成的朋友,于是我们也顺理成章地约在了日料。

只是见面时,我才发现,对方似乎比我所预想的宅男程度还要高上许多:他穿着全套类似日本高中男孩的制服,带着发带,看我进来,先下意识用手遮了遮脸,向我问好。



不骗你,真的是这套。

校服男孩是个博士生,未来的科学家,只是目前主要工作是负责饲养实验室的猴子,尽管不能给实验动物取名字,但他显然对每只猴子非常熟悉,某某猴子喝水很挑,只喝依云矿泉水,某某猴子只喝进口超市的果汁,讲起来时脸上神情显得自得其乐。约会结束时我们站在路口告别,“下次带你去我们实验室看猴子”,科学家向我保证,我点头同意。

但科学家也耍滑头的,截止发稿日,他仍未发来邀请带我去看喝依云的猴子,只是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新养的猫咪美图,也是,要是我养上猫了,还谈什么恋爱呢?

收尾的大哥则与这四位都不同。他离我最近,见面时才发现就在我工作的地方对面楼上班,他年纪似乎比其他人都大一些,目的性可能也是最强的。我没办法给出任何属于他的标签,只记得吃饭时全程他不停地询问饭后一起去喝酒,在我数次拒绝后仍然坚持,这是我见了数位男性后,首次真实地感到“有危险感的”的一位大哥。

(艰难地)与他告别后,我站在路边,感觉到有些虚空: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我突发奇想,选择连续见了5个在线约会软件上认识的男性,虽然很累,但其实很有意思。而这个月让我发现,如果精力足够,事实上这个数字可以无限叠加。

但这个叠加,却容易给人带来一种科技式的幻象:你永远有无数的,更好的选择,只要一个智能手机,一张笑容满面的照片,你可以联系到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科技无法实现财富平等,却已经完全实现了幻觉平等——但这是一件好事吗?

至少这一个月下来,我给自己的答案是:

我们其实绝没有那么多选择,

但好在,

我们根本也不需要那么多选择

编辑:shp

图片设计:⚪️   
发表于 2019-1-11 17: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18: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浮躁的社会,还有人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18: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一下这些年睡过的洋马。

第一次发帖,文笔不好,还请见谅。

这次没有配图,以后补发。

大学毕业后来日本读研,今年有幸上岸,在这里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这些年经历的洋妞和故事。

今年来日本已经第四个年头了。感谢东京这座城市的开放,加上自己比较爱玩。这三年多接触到了许许多多的妹子。

日韩、东南亚各国的妹子都有所接触。

欧美也过经历过美、德、法、比利时、西班牙、奥地利、澳大利亚、波兰、俄罗斯很多国家的妹子……

主要想分享一下这些年干过的白妞,以及自己对于白妞的一些心得和体会吧。

首先从莎莱说起吧,98年出生的澳大利亚小萝莉。认识她的时候她只有18岁。和我一样在东京留学。我就叫她S吧,S是德国和英国的混血,也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白妞,印象最深刻的那一个。

有些日耳曼人典型的金发碧眼,白皙皮肤。即便在白色人种里面S 也算是最白的那种了。和S是在tinder上认识的,类似于国内的探探。她的封面照片是穿着比基尼的照片,看到她那雪白的翘臀,第一眼就让我眼前一亮,更重要的是离我的距离只有五公里。于是果断superlike了S,没想到竟然匹配成功了。边开始聊天,果然S住的离我非常近,在旁边的大学留学。于是试着邀请她来我的地方逛逛。没想到S爽快的答应了。后来才知道, 原来S是刚和男朋友分手不久,心情比较失落。这个时候的女生也是最需要别人的陪伴安慰的吧。相比起亚洲妞,欧美妞真的是热情奔放。简单直接。喜欢你的话,自然会愿意和你出来玩。和S没聊多久。便试着约她出来玩。当时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订好了时间和地点。记得约的周末。不过在那次聊天之后也再没怎么联系,直到见面的前一天,S主动给我发消息确定时间。能够主动来我的地方,我心想感觉有戏了。第一次见面就在我住的车站附近的星巴克。点了两杯咖啡便开始聊了起来。因为都是在日留学的外国人。关于自己的家乡呀、日本呀,聊了很多话题。环顾了一下咖啡店,S是最白最漂亮的一个了。看着其他日本男生投来羡慕的目光。心中暗喜惬意。聊了半个小时左右,东西喝的差不多了。我提议带S 去附近的公园转转。因为我就住在附近公园附近。盘算着借机带S回家。快到我家附近的时候,我故意说想回家拿一点东西。叫S一块进来。进了房间以后,坐在桌子旁聊着天。S不停的打著哈欠,难道这不是在暗示我她困了想要休息一下吗?于是提议去床上休息一下。想不到S也爽快的答应了。此时我就知道S今天睡定了。接下来的画面就用多描述了。S 身高160左右,没有欧美女性典型的高大骨架,但是却有最白嫩的皮肤,也是我睡过所有洋妞中皮肤最白、最嫩的一个。屁股也非常的翘。躺在床上我们开始亲吻、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近欧美妞。当时已经兴奋不已。高高的鼻梁,雪白的皮肤。亲吻了一会,我开始脱S的衣服。我解开她的胸罩,第一次看到那雪白的奶子和粉色的乳头,我忍不住亲吻了上去。S身上没有一点异味。反而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我们继续亲吻。S凑到了我的耳根。轻吻我的耳根,感觉身体都在发麻。我把她的头按在下面·······看着他的金发碧眼。高高的鼻梁。吮吸着,毫无齿感,仿佛自己是欧美色情片的男主一样,感觉像做梦一样。于是我偷偷的拿起了手机开始了录像。之前和其他妹子做的时候也会录像或者拍照。有的妹子也会同意的。可是当S看到我拿着手机录像的时候,她哭了,不让我拍。于是只能放下手机去哄她,给她道歉。还好在我的诚恳道歉下。并没有影响接下来的过程。帮S擦干了眼泪,继续把j8插进她的小嘴里。我撩起她的金发,看着她高高的鼻梁和蓝蓝的眼睛。四目相对,感觉她是那么的纯洁。·············时不时的还会会用英语跟我说fuck me ,I want orgasm 。第一次听洋妞叫床,很是兴奋。我们做了3次大概。S也很容易到达高潮。结束后她躺在我的怀里我摸着她雪白的乳房,我们一起聊着天。

因为晚上研究室师兄们的毕业式。S住的宿舍晚上也有门禁。所以没有过夜就送她去了电车站。

和S 在一共维持了半年左右吧,一个月见一次左右。每次都去车站接S 然后骑着自行车载着S回家,就像甜蜜蜜里面的黎明载着张曼玉一样。感觉非常的浪漫。回家以后翻云覆雨。我感觉到S已经渐渐喜欢上我了。有一天S和我说她可能怀孕了很害怕。我安慰她让她买了验孕棒,还好她月经来了。因为我有女朋友的原因,所以没办法跟S在一起。当女人为你打开了那扇门,准备接纳你的的时候你走不进一步,她自然也不会在原地等你。渐渐的我们联系越来越少了。她也找到了新的男朋友。我也是默默的希望她能幸福,S作为我睡过的第一个洋妞。打开了我对新世界的大门。

S的故事就分享到这里,下次想分享一下我和凯拉一个热情奔放的美国女孩的故事。

上次讲了S的故事,这次分享一下我和凯拉的故事。凯拉是我睡的第二个洋妞,也就是在刚认识S后的4天便与凯拉相识,人生中的前两个洋妞竟然在同一周之内出现的,当时运气真是不错。

就叫凯拉K吧。25岁来自美国休士顿,有着典型的美国女孩的热情奔放的性格。同是英语母语的洋妞。K的美式发音与S的澳大利亚口音也是完全不同,叫起床来说的英文口音和S也有些区别。与S的娇小可爱不同,K有着175的身高,有一双又细又直的大长腿,也是我接触过的身材最好的洋妞之一了吧。美国不像欧洲,人种比较多且杂。感觉K也是混了其他种族的血,K没有欧美女性那么深邃的五官。如出一辙和K也是在社交软件上匹配到的,不过K的照片并没有真人那么耐看,当时对K并没有太多印象。K以为我是日本人,用蹩脚的日文罗马音主动和我打得招呼,我也没告诉他我是中国人。可能她至今还以为我是日本人吧。聊了几句得知K是和闺蜜来东京旅游的。今天是K在东京的最后一晚。我便问了一下K的航班。有了成功约到S的经历,自己在约洋妞的时候也随意了许多。于是提议让K來我的家里玩也可以一起喝酒。K说第一次见面有一些顾虑,打算在外面先聊会再决定要不要来我家。我想这也算是积极的暗示了。K可能还是不放心,怕我是什么变态或者杀人狂吧。和我说要和她朋友一起来,见了面以后决定要不要来我家里。我还调侃她是不是想和我双飞,讲真的两个美国妞一起见面的话,我还是比较紧张的。毕竟K和她的闺蜜不会讲日文,我的英文没有特别好。带着两个175的洋妞去哪一家店里,感觉总会被周内的所有人注视。不过想着有机会睡到K也就答应了。本來約了8点在我住的电车站见面。可是直到9点半K才到我的地方。K出来了我并没发现她的朋友、原来是太晚了她的朋友累了,直接回酒店了。本来还很紧张的我瞬间释放了。第一眼看见K 真的是高。虽然比K高一些,可是和K走在一还是很有压迫感的。带K去了我和S见面的星巴克。我们边喝边聊。因为K不会日文。只能用英语。聊了半个小时左右。互相感觉还不错。便和K说去我家坐坐。K也爽快的答应了。进了屋了我们坐在做桌子旁。开始的时候还是有的没得的聊着。K已经跟我回家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双方也都是心照不宣,作为男士的我有必要提前打开僵局。我亲吻了K,她没有闪躲······

已经记不清那晚上和K做了多少次了。因为K第二天下午的航班回休士顿,后来我们就睡了。第二天送她去车站,我们在车站吻别。我已经在我家附近的车站吻别太多洋妞了,估计车站工作人员已经认识我了。

回到美国以后K还是和我保持着联络,K也会时不时的主动发她的照片给我,分享她的近况。无奈美国与日本太远。渐渐地联络越来越少。希望她能够幸福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18: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96年法国小妹妹。

贾斯汀,来自法国南部。叫她J吧。和前面的S 一样拥有深邃的五官,金发碧眼。颜值丝毫不比S逊色的J 更是拥有和K一样的长腿。S喜欢运动,身材相比K更加有美感。屁股相比起K也是更加的宽,非常适合后入。174身高的J真的是称得上是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庞。

J是法国大学的最后一年,来东京实习。和J 同样是在Tinder上相识,J的封面只有一张照片。看着很漂亮,果断超级喜欢右划了J。对于想要在交友软件上成功约到妹子的男生来一个良好的展示面是必不可少的。我觉得这方面做的还算不错,匹配率还是比较高的。J同样右划了我,我们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和J 打了招呼,聊了几句,要到了妹子line。类似于我们的微信,在日本必用的社交软件。要到line 才是王道,就像探探匹配了最后还是要转微信一样。交友软件成功妹子匹配只是完成了第一阶段,能不能推到还是要看以后的聊天自己见面的过程。第一天和J聊的还不错,简单的询问了互相的基本情况。第二天晚上J主动找我聊天,也就有着没着的聊着。适度的聊天可以培养彼此的感情,但是最终的目的还是推到,我也不喜欢把聊天过程拖的太久。于是和J说有空可以一块出来玩,当时并没提出什么具体的计划,J只是敷衍的答应了。并没说商量具体的时间和地点。因为J是运动型女孩,每周都要游泳跑步。所以J的身材也是非常的匀称,腿长屁股大。我也是大学以来一直坚持健身。对运动也是比较感兴趣。于是便想着约J出来运动,做为切入点。可能会有所突破。但是 跑步和游泳又比较无趣,于是提议带J 去室内攀岩。果不其然J 对攀岩很感兴趣。于是一拍即合。我选了一家离我家比较近的攀岩馆。我约妹子的时候也是一贯让妹子来我的地方,这也算对妹子的服从行测试,筛选掉一些对我兴趣点不高的妹子。毕竟不想再约炮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成本。愿意过来的妹子肯定想要和你发生点什么。这样约妹子也能事半功倍,J欣然的答应了。推到J已经成功1/3了。接下来看,是约会当天的表现了。

终于到了约会的那天,我穿了一件白色polo袖口已经被我的手臂撑的紧紧的了,一条运动短裤。并且心机的在鞋子里鞋子里垫好了内增高。看起来非常的阳光帅气。到了约定的车站,看到了J的。牛仔短裙,白色的体恤,一头卷卷的金发,一双又长又白的腿,身高174的J在人群中很是显眼,K和照片一样漂亮,接到了K以后一起去了通往攀岩馆的路上。攀岩馆就在车站附近,不一會就到了。因为第一次需要办卡,加强玩的费用一共两个人300块吧。也没多少钱就绅士的帮J付了她的份。在国内约会男生花钱可能比较正常,要知道日本和欧洲约会的时候很多都是AA。来了日本以后深深感觉到了中国男人的辛苦。J特意带来专门攀岩的衣服。我忙着办卡J先去试衣间换好了衣服。一身黑色紧身衣。更加凸显出J修长,看着J的完美身材,脑子里浮想联翩。

J换好了衣服,我们也开始攀爬着。攀岩馆并没有很大,那天没有多少人。我和J还有六七个日本人吧。因为见面没有多久所以互相还感觉是比较生疏,脑子里不停的搜索着话题希望可以和J拉近距離。最后我们比赛攀爬,首先确定一个目标,然后双方各自开始挑战碰到目标的岩石。不得不说J还是很厉害的。手长脚长,手脚并用。即便最高的石头也可以轻松碰到。我也毫不示弱。爬了一会累了,休息期间我把我喝过的水递给了J,J直接喝了。这也算是一个好感信号了。觉得可能有戏,脑子里继续想着如何找到突破口。后来J 累了于是我让她给我指定石头,我来爬,因为一直坚持体育锻炼,记得大学体测的时候记得一口气做了20几个引体向上。我和J半开玩笑的说,我没力气了需要给你我点力量。J问我怎么给,我说你亲我脸一下可以给我力量。J被我逗笑了,真的把嘴凑了过来在我脸上问了一下。可能是和我之前攀爬时候帅气矫健的身姿也有关系吧。肢体接触确实可以提高亲密度。J亲吻了我的脸颊以后,我们也没有最初的那么拘谨了,和J话题一下子全都打开了。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虐着攀岩馆里的其他日本小男生。爬了一会感觉累了,于是打算转场,带J去公园。在出了攀岩馆进了电梯,只有我和J两个人。四目相对,我们在电梯里舌吻了直到电梯门打开。走出电梯很自然的一路牵着J的手去了公园。到了公园,不料天宫不作美,下起了雨来。可能这雨也是个机会吧。公园逛不了了,也到了晚饭的时间,就带J来到了我住车站准备吃晚饭,看得出来J今天很开心,吃饭的时候我们面对面的坐着,我把身体前倾作出了索吻的动作,J也不过旁边桌的人大方的亲了过来。酒过三巡,微醺着带J回了家。之后的事情不说也知道了。和J度过了难忘的一晚。反正是做了很多次,后来困了我们就睡了,第二天醒来又做了两次。带J吃了午饭,送她去车站,吻别。

之后因为J实习比较忙,我们联系的比较少了。前些日子询问她近况,想约她出来,得知因为已经有了男朋友,祝福了J。与J的故事就这样告一段落。

一路走来看着自己睡过的女孩很多都找到了新的男朋友,心中不免有些难过和失落。每一次约炮有好感的姑娘都是一次彼此了解,信赖,亲密,推到再到最后的疏离。

可是我不必停留,因为相信前方还有更好的风景。

四 德国女孩 菲诺拉

每天空闲时间划划tinder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份。德国小妹菲诺拉同样是在交友软件相识,匹配了一般我都会跟妹子打个招呼,能回复的妹子就接着聊,不回复的妹子直接无视。把约炮的时间成本降至最低,当然也有一些妹子主动打招呼,这样的妹子一般都是更容易推倒。匹配了德国也就例行公事的打了个招呼,叫她F,F很快就回复了我,聊了几句得知F来自德国,互相询问了对方的基本情况,和F 说我还重来没和德国女孩约会过,F也跟我说重来没有和中国男生约会过,觉得我们可以认识一下。聊的比较好,于是便转到了Line,和妹子互换了照片,互相感觉比较良好,很顺利的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因为妹子晚上要打工,这次地点不是我家,我答应妹子开车去她的地方接她,来我的地方转转,F住在横滨,我在东京,开车过去大概要一个小时左右。早上八点起来,高高兴兴的去接F,到了F的地方见到了F,个子和J,k差不多175左右吧,微胖。身材没有J,k那么好,颜值也比不上S不过,身高我还是比较满意的,我是身高控,对个子高的女生没有抵抗力。上车了,带F回我住的地方,边开着车,边聊着天。妹子开始也比较紧张,我为了缓解氛围,我找了一些话题,一个小时互相有了一定的了解,妹子也没有刚开始那么紧张了。到了我住的地方,停车,带F去了公园。十一月的东京天气也已经开始转凉,在公园里看着秋叶,聊着天。当我正在想着如何和妹子进行身体接触的时候,F先我说她的手特别冷,妹子先来信号来了,这不是在暗示我想要和我牵手手嘛,我抓起F冻的冰凉的小手,F红着脸笑着对我说,对不起,我的手太冰了谢谢你帮暖手,牵了我的手今天就是我的人了,牵着F朝着回家的方向走着,跟F说有点累了,让她跟我回家休息一会。F点了点头。

进了屋以后,锁好门,和F开始舌吻,亲了一会,让F跟我去床上,这时候F跟我说她是第一次,我以为我听错了。又问了一次F,她说她之前没做过,19岁的她第一次离开德国,之前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并没有谈过男朋友。她和我说今天还没准备好,嘴上这么说,可是身体还是挺诚实的,半推半就的跟我上了床

五 比利时白俄罗斯混血姑娘

比利时和白俄罗斯混血,阿克塞拉

叫她A吧,99年的,在日本短期留学学习日语。和A是在探探上认识的,用探探的白妞真的不是很多,所以看到A的时候就超级喜欢了A,A同样右划了我。和A聊天,转到Line,邀请A来我住的地方玩,想不到A果断的答应了。168 的A 身材没有不像J和K那样修长,但却是匀称而丰满。同样是白人,因为A的身体混血白俄罗斯人的血,A的长相自然更偏向于斯拉夫人,乌克兰,俄罗斯女人的感觉。和A同样约在了在我住的车站。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告诉A说知道一家不错的日式炸猪排,问A想不想去,A说可以,和A一边聊天,一边带A去我家附近的猪排店,我经常带女生去那家猪排点,环境比较好,离我家比较近,方便约妹子回家,A性格活泼开朗,一路上有说有笑,并没有特别的尴尬。到了猪排店,A与我对面而坐。忍不住给A拍了张照片。金发碧眼,白皙的皮肤。一白遮百丑,中国男性大多数对皮肤白皙的妹子都沒有抵抗力的吧。看着白嫩的A想着今晚一定要把她推倒。猪排店环境很好,氛围很好,整個过程也是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下度过的,猪排不能白吃,接下来应该吃香蕉的时间了。和A说我家就在附近,带她去坐坐。A点了点头,跟我回到了家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18:2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东大读书的奥地利 姑娘

东京大学读书的91年奥地利姑娘O是在Tinder上认识的,比较记忆犹新的是当时她的简介写的是looking for some one to win my heart not my pants

大意就是想找个赢得她芳心的人而不是只是为了操她的人。看到O简介有种想要征服她操她的冲动。打了招呼,她很配合我回了我。瞎扯了一会,最后问O喜不喜欢吃中华料理,她说喜欢。我便以给她做中华料理为由,顺利的要到了她的line并且和她约好了来我家玩,品尝我我给他做中华料理。

见面的当天,175左右的身高在车站很是显眼。O穿了一条白色短裙。顺着短裙看下去表示两天又白又直的长腿。带O回到家里,我换好了衣服便开始忙着给他做吃的,她坐在椅子旁看我做东西。一共给她做了四个菜家常菜吧,留学的好处就是经常自己做到,比起大学吃食堂的时候,练就了一手好的厨艺,加上我来日本以后一边读书在日料店打工,几个菜做的可是色香味俱全,都说会做饭的男人最性感,她一定被我深深的吸引到了,我们一块愉快的吃着我做的东西。约女孩子回家做饭真的是一个很棒的理由屡试不爽,我至少通过厨艺征服了五个以上的女生的,除了她以外还有俄罗斯小姐姐,韩国的小姐姐,越南的小姐姐,都是这样被我骗上床的,以后有时间在慢慢讲。吃完饭了我们就到了床上,她给我看她去中国旅游的照片,我哪有什么心情看照片,一边亲吻她,一边动手动脚,她一直说slow down slow down .让我等一等等一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怎么能够slow down 呢。不停的亲吻她,在我的猛烈攻击下,她终于不再挣脱了,开始享受了起来。我们疯狂的舌吻着,脱光了衣服,一直亲吻着。欧美人的鼻子大而高挺,这也导致我们接吻的时候感觉她的鼻子特列的碍事儿。她的口交技术还是很不错的。一边用嘴含着我的弟弟,一边帮我撸。口了一会,趴在我身上不停的拗动,拗了一会感觉要射了,换了姿势准备后入,开始还跟我扭扭捏捏的,没想到放开了在床上这么骚,雪白的屁股猛烈的撞击着我的大腿,看着她的金发,白白的身体,不一会就忍不住射了,之后搂着她聊天,她问我为什么睡过多少女孩,为什么喜欢约炮。操爽了以后我也就开始飘飘然了,反正都已经操了,把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我她,我说我只是想看不同女人在床上做爱时候的表情,听不同女人的叫床上,抚摸不同的身体,收集不同的星座,不同国家的女人。我说的特别嗨,听了我的真实想法说了以后她陷入了沉思,本来说好的在我家过夜,和我说她没有心情了,想要回家。我挽留她,并解释道和她并不只是想玩玩,不让她走,安抚她。其实我心里只是想多操她几次。一次太亏了。我一边亲吻她,一边安抚她她没有反抗,可是当我想在要操她的时候她异常抗拒,并和我说我只是想操她,我确实只是想操她。后来她执意要回家,想着今晚是不能操她了,我便没有挽留她,送她去了车站。本来可以好好睡一晚的洋妞,愣是操了一次就被我说跑了。真的是自己作死,之后line和她解释说我不只是想操她,约她在见面,她说见面可以但是不会和我做爱。见操她无望,也就淡了联系。

上一个帖子是我在社区发的第一个帖子,感谢版主的通过以及社区兄弟们的评论和支持。

这个帖子继上个帖子接着讲一讲这些年自己经历的一些外国妹子吧,更新完欧美妞系类以后打算接着分享一些日韩,台湾 一些亚洲妹子的故事。

因为文化地域的不同,欧美女生相比于亚洲女性更加的简单直接,对于一些玩社交软件的兄弟,如果想泡欧美妞的兄弟给一些自己的建议吧

1首先要具备可以正常沟通的语言能力,

2有认识洋妞的环境,

生活在相对大一点的城市的话,和洋妞接触的机会也比较大

3自信,积极主动,胆大心细。

要想做到自信,一是调整自己的心态,二是提高自身的能力素质。具备以上几点的兄弟,如果你能匹配到洋妞的话,主动出击就好了。

还有一些兄弟对洋妞有一些误解

1 洋妞有异味,

相比于亚洲女孩 欧美女孩汗腺确实更加发达,多少可能有一点点狐臭,但不是绝对,注意自己卫生,经常洗澡的女孩。身上并没有什么异味。

2亚洲男人不够长,不够粗

这个问题我觉得不存在的,只要你不是勃起还没有十厘米或者太小,都没问题,欧美女生人种关系,下面确实更加粉嫩一些,但是并没有很大很松

和我做过的妹子反应都还不错,也有很容易就能高潮的妹子。

3干欧美妞感受,

主要是心理层面的快感大于生理层面的,欧美女性皮肤白皙,身材相对于亚洲女性高大,屁股比较翘,做爱时更多的快感是来源于的感官的刺激。插进去感觉没什么区别。

这次接着分享L的故事

和L也是在社交软件上匹配到的,聊了几句,得知L是来自波兰,和S是在同一所大学的大四交换生。L和S都是住在学校的留学生公寓,离我距离很近六,七公里的样子吧。像往常一样,要到了L的line以后,果断邀约,问l什么时间有空,L也比较大方的答应了,于是约定了一周后的周五见面。中间偶尔聊一句,见面的前一天特意和L确认了一下时间。一切按照计划行事。因为L离我比较近,于是就约在了她的学校见面,开车过去大概20多分钟吧,到了以后给L发消息告诉她,S和L的学校美女真的是不少,正好赶在了放学的时间,我在校园门口一边欣赏着日本女大学生,一边等着L的出现,不一会L出现了,金发碧眼,洋妞感觉都是一个样,除了金发碧眼我也找不到什么其他词形容了。一开始没注意L穿了高跟鞋,黑色的大衣的包裹下,看着要比照片中的的她显着更加修长,总体感觉真人好与照片,心想这次赚到了。上了车,载着L一路开向了我的小屋。L穿着一条露着膝盖的黑色牛仔裤,黑色的裤子更是映衬了L的那一双大白腿。我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放在了L那双又白又嫩大腿上。开玩笑的问她露着腿不冷吗,L并没有任何抗拒,告诉我没有关系。懂得兄弟都知道,摸腿就是一个小小的试探,L 给我的反应还不错。但是L说话的声音有点小,感觉她可能有一点紧张,我找着话题,尽量让她感觉放松一下。得知L前一天和朋友去了酒吧,早上才回来,睡了一上午下午又去上课,一天没吃饭,我们约的也是五点,所以直接带L去了我我经常去的离我家很近的猪排店。就是之前带A去了那家猪排店。过程和A差不多吧。猪排吃完了,聊天的氛围过程都比较好。找一家自己比较熟悉的店,对于约炮来说还是挺重要的。猪排店环境很好,离我家很近,所以我非常喜欢妹子来这里吃饭。吃完饭以后

“你门寝室门进几点呀”?我问L

“12点”L回答,我看一下时间也才不到七点,

“你昨天去了酒吧一晚上沒睡,我家就在这儿附近,过去休息一下吧”

L点了点头。于是带L回到了我的小屋,进了屋锁好门,帮L把大衣脱了下来挂在衣架上。脱了大衣看L的身材,有一些丰腴,163没有很高,但是大大的屁股被牛仔裤撑的紧紧的。我让L躺在我的床上,她很听她话的躺下了

和H也是在社交軟件匹配到的,记得是H先和我打的招呼,简单的聊了聊,H的反应也比较积极,就顺势进行了邀约。

H来自西班牙,和意大利 葡萄牙一样,同属于南欧,人种也是和北欧,东欧有所区别,以拉丁人为主,皮肤不像其他欧洲国家人那么白。H也应该属于拉丁人中。皮肤甚至比我还黑,只是看五官的话,可以看出来是外国人。和H约在了我住的车站见面。和H说去公园散步,其实是朝着我的小屋走去,H性格比较外向,说话声音很大,一路上有说有笑,并没有感觉很尴尬,快到我家附近的时候,我问H要不要進來坐一會。H說可以啊,于是跟我进了屋子里。

开始也是在桌子旁坐着聊天,过了一会,我亲吻了H,H没有闪躲,回亲过来--------------快到五点了,本来打算带H去吃个饭,可是H晚上约了朋友,来不及吃饭了,于是就送H 回了车站。

之后又联系了一次H想要约她,她要准备回西班牙没有时间,没有见到H .之后便没了联系。

像往常一样无聊的刷着手机,系统提示恭喜你,你有一个新的配对,点进去看了一下,对M并没有什么印象,估计就是不停的右划中,划到的M,和M打了声招呼,M很快就回了我。互相询问了一下基本情况,M来自浪漫之都法国巴黎,在东京做法国料理的老师。93年出生的M,170的身高,法国人种也比较多,黑人,日耳曼人,拉丁人等等。重M的长相来看,应该是偏向于拉丁人。和M从聊天到见面差不多两个多月的时间吧,也是聊的最久的一个了,因为认识M 的时候,刚好在忙着找工作,没有太多时间撩妹,终于忙完了找工作的事情,可以好好休息放松一下了。和M也约好了在一个周五的晚上见面。之前聊天里M答应了来我的地方见面吃饭,并且在我家过夜。到了见面的那一天,我在电车站等M,见到M后一块去了约好的地方吃饭,选了一家日式居酒屋,吃饭过程,气氛比较轻松愉快,酒足饭饱,带着M回了我的小屋。我觉得大多数欧美女孩真诚,直接不做作,欣赏你的话,跟你在一起开心的话,见一次就可以发和你发生关系,绿茶也比较少,这也是我比较喜欢找欧美姑娘的原因。

做的细节我已经记不太清不了,M是我的第一个法国女人,我和法国女人还是比较有缘的,之后又认识了法国南部的J ,上一个帖子里面讲过,还有在日本长大的日法混血,以后慢慢讲。当时特别想试一试法式舌吻的感觉,结果有点失望,并没有特别的感觉------------送M 去了車站吻别。之后偶尔也会联系,互相问候,M想找男朋友,而我只想做一个浪子,之后联系越来越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1 20: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间又快到农历新年了,和这个少妇的故事也要告一段落了,今天和大分享下这段艳遇,以下纯属手打,纯属分享。

少妇简称D吧,认识的时候是在一个女性朋友的生日聚会上,没有吃饭,直接去的KTV,后来知道,那天本来我们都不准备去的,阴差阳错就认识了,生命里总是有些那么冥冥之中天注定的缘分;去的时候包间里所有的人都认识,唯独她(后来知道旁边的小朋友是她儿子),当时光线不好,也没觉得有很漂亮;然后一帮人就开始玩筛子喝酒,她就一个人坐在另外一个沙发有点冷落,酒过三巡,她就突然跑过来坐到我旁边说一起玩,本人比较闷骚型,也有点清高,也没有主动搭讪,然后玩一会一帮人就熟悉了;本人唱歌还算可以,合唱了几首感觉很好,应该是当天对我有点感觉了,余事不多说,讲讲当天的几个细节:虽然当天大家都不认识D,但是美女都是自带吸引力的,又是很健谈,当时有个很骚的朋友就想晚上把她灌醉搞定,我偷偷送她下楼了,楼底下叫出租车才知道她带儿子过来的(小朋友全程在玩手机);另外一点是当晚所有男的都主动加她微信,唯独我没有,楼下的时候她主动加了我。

当天玩的也挺嗨,寿星就把她拉进了我们20几个人的微信群,所谓微信群也就是天天撩骚的,喝酒群,谁知道D进来口味比谁都重,然后立马就成了群红;一群男人都想撩她;没过几天又组织了一个酒局,距离比较远,她私聊我问我去不去,当时就明白她的意思是我去她就去了,毫不犹豫回答说晚上送她回家。结果晚上的情况是,她坐我旁边,一副小女人样子,喝酒也比较放的开,大家都拿我们起哄;大概12点的样子,就结束回家了,当时她有点喝多了,叫了代驾回去,坐在后座2个人不自觉就抱一起亲上了,该摸的也摸了,一点没考虑代驾的感受,开到她家附近,就问她今天晚上不要回去了,死活不肯,到了地点到知道,妈蛋,部队大院,有哨兵把守的!

第二天酒醒了,又不自觉聊起来,然后有点谈恋爱的感觉,能感受到彼此都很想对方,她的信息也是一直不停,还告诉我说昨天晚上亲她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还是好朋友什么的;断断续续聊了一个礼拜,总归要出事的,就记得那天还在公司上班,开玩笑说有没有空,一起谈个2个小时的恋爱,她就说2个小时是不是太久了,当时觉得有戏,聊一会就发了一个酒店名字给我,让我开房等她;妈蛋,性福来的有点突然,直到开好房,她进来了,还难以相信,巫山云雨,当天中午做了2次,她身材很棒,细腰肥臀,唯一就是胸部有点下垂了,说是本来是B罩杯,怀孕的时候到了D+,小孩子天天吃,还涨奶,等到戒奶的时候就有点下垂了。中午匆匆大战一番,抓紧退房,她得2点左右赶回去上班。

后面一个月的日子有点疯狂,一个月开钟点房消费2400,在N个地方车震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20-8-4 07: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