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查看: 90|回复: 35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第二部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2 00:2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第二部连载)

我的回忆录《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从2015年6月20日(农历5月5日端午节)七十岁生日那天开始写起,边写边发布到网上。承蒙凯迪编辑的厚爱,在【百姓家史】栏目一直连载到2016年下半年,历时一年多,点击阅读60多万人次。但是,刚发布到《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258)分级享受》时,电脑崩溃,文稿丢失,于是就停笔了。后来请电脑高手帮助恢复了硬盘里的文稿,但已经残缺不全。而且,更为可悲的是,我本人的大脑也似乎短路了,1966年以后的亲身经历模糊了,记不起来了,故一直停笔到现在。

幸运的是,2018年9月28日至29日,我从祖国边陲飞往3000公里外的西安市,在西北饭店参加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同学聚会,两天的畅谈往事,似乎又激活了我的一部分大脑记忆。

严格说来,这次西安同学聚会也不能算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因为2003年10月我还跟七八个小学三年级的同学聚会过一次。那是我携夫人去江西省上饶县董团乡西洲村探望我多年未见的小舅、小姨和几位表兄弟姐妹时,1958年即失去联系的小学三年级同学游先生,碰巧是我表妹蓉仙的丈夫的大哥,而且还经常向她询问我的情况。但蓉仙表妹只知道我家于1965年迁移到陕西,其他情况她也一概不知。我和夫人到西洲后,表妹立刻赶来相会,并电话通知了游先生。

游先生当时担任着铅山县政协主席,当即派人来上饶接我们夫妻俩去铅山县一聚。他还找到了六七位当时在江西省委、省政府和铅山县、横峰县等地任职的同学一起吃饭,他们都说对我印象很深,我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聚会中一个女同学自称从小就欣赏我,还跟我一起同台演过话剧《列宁在十月》。

演戏的事情好像发生在1957年的下半年还是1958年的上半年,我还有印象。可是,我在董团中心小学只读了一年的三年级,此前在陕西省西乡县察院街小学读过几天、在桑园乡火地沟村张家寨小学读过若干个星期、在南昌市八一小学校即省军区干部子弟学校读过一段时间。1958年下半年我从董团小学转学去了上饶师范附属小学读四年级,其间又去上饶市驻军部队里作为通讯兵学校的预科生学习了一段时间的无线电收发报。后来被部队除名,我返回上师附小读书,却被编入一个新的班级,小学五年级“跃进班”,让我这个仅仅零星读过两年小学的少年加入该班,准备跟当年的六年级的应届高小毕业生一道参加1960年的小升初考试。那时的小学生要毕业两次,一至四年级为初级小学,读完四年级考试及格的颁发初小毕业证书;五至六年级为高级小学,读完六年级考试及格的颁发高小毕业证书。

天可怜见,我居然考上了上饶县中学!但是入学未久,最高指示要求下面各县到老革命根据地办学,我又被分配到偏远穷困的灵山脚下茗洋关水库附近的湖村中学读初一,而且校舍不够,首先得跟着老师们修房建屋。忍饥挨饿还要干重活,实在难以忍受,学生跑了一多半,我也因为得了浮肿病休学回家。后来情况好转,我于1961年秋天返回湖村中学读书接着上初一,继续半工半读修建校舍。

可惜好景不长,我们自己动手好不容易才建好的湖村中学,上面一声令下,要让给江西省共产主义劳动大学上饶县第二分校,让我们湖村中学搬迁到已经废弃多年的坑口煤矿,重新建修校舍继续完成学业,是为“坑口中学”。1964年,我考入上饶市一中升入高一,却因为家庭出身和走“白专道路”而屡受批判和打击。于是休学务农,到处流浪打工。种过田,讨过饭,打过鱼,做过工,砸石子,修公路,直到在武汉三镇安顿下来,当了码头搬运工。

还是好景不长。1966年8月,破四旧狂飙突起,武汉三镇开始清查遣返没有本市户口的“盲流”,(2017年年底北京人给盲流换了个更好听的名字“低端人口”)。我被迫离开武汉,来到陕西省西乡县桑园公社联合大队第四生产队(现在的火地沟村第二村民小组),当了社员。所以,中小学阶段的同学,除了2003年10月请我吃饭的游先生和其中的一个陪客家秀同学,其他的陪客我几乎一个也不记得了!虽然吃饭时,这些小学同学都给了我名片,希望以后常联系,但这几位同学名片上的官衔都不低,把我吓住了。我自惭形秽,连自己的电话都不敢告诉他们,也没有名片。后来我一直没有给他们任何一个打过电话问候一声。再后来,他们给我的名片我也弄丢了。

倏忽间15年过去了,游同学请客吃饭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但那实在不能算是一次正儿八经的同学聚会。所以,我会永远珍惜2018年9月28、29这两天的第一次同学聚会!于是决定继续撰写回忆录,书无不可阅读者,事无不可对人言,我要把自己的一生坦坦荡荡地展示出来,以飨读者,并给子女后代留下自己的脚印。

【百姓家史】《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第一部地址如下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0979404



发表于 2018-10-12 00: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有风险,入世需谨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2 09: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盼大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3 07: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259)简易工棚
1966年10月下旬,秋收秋种进入尾声,田里和地里不需要那么多的劳动力了,桑园公社联合大队根据上级的安排,决定在五队、六队、七队接壤的峡谷里修建一座小水库,当时没有名字,现在叫“火地沟水库”。每个生产队先派出4至5个身强力壮或懂点木工手艺的男社员前去修建四个工棚,供给民工住宿和做饭。我也被选中作为先遣队员之一。九个生产队共40多个劳动力自带工具和饭菜,早出晚归地开始建房。
我们的工棚应该是人世间最简单的房子了,不用打地基也不用罗盘定方位,确定好地方、平整好地基、用脚丈量一下就可以了。首先是埋上大腿粗的柱子,每间工棚前后左右埋了四排,构成一个长方形,留出门窗的空间。在一排排粗柱子之间,横着绑定三道栏杆,然后竖起一根紧挨着一根的手腕粗细的青冈木(本地叫花栎树)木棒,没有铁丝,就用竹子篾条或葛麻藤条进行捆绑编织缠绕,将它们固定在立柱和横向栏杆上,房屋的墙壁就基本上定型了。然后开始垒墙,叫垒墙并不准确,确切地说应该叫做扭墙或缠墙,也就是用柔软的稻草扭成草辫子往木棒上缠绕……
一连干了6天,我们的工棚真可以叫做房子了。人字形的房顶上架上了大梁和檩条,用篾条或藤条固定好细木棒做的椽子,上面栅了一层厚厚的稻草。疙瘩溜湫的草辫子墙最后也用黄泥巴加入稻草节做成的灰泥抹得光滑平整,门窗框也安上了。平整室内地面后,在紧挨着两面墙壁和距离墙壁1米8的地方各栽上两溜40厘米高的立柱,上面绑上横梁,顺着横梁铺一排细小的木棒,垫上草垫子就成了两个大通铺,每个人占60厘米,铺上床单盖上被褥就能睡人了。三大间工棚用来做宿舍,一个工棚住女社员,两个住男社员,剩下的一个工棚做厨房、饭堂和炊事员的宿舍。后来又建了一个小一点的工棚,成为水库建设工程指挥部。
时间到了11月,工棚和厨房都建好了,调集全大队9个生产队男女老少300多劳动力来到水库工地,每个生产队都要出一个排30多个男女劳动力,要求吃住都在水库工地上。但是,工棚的空间毕竟有限,人挨人挤在大通铺上睡觉,每个工棚只能睡六十几个人。因此,距离工地较近的五队、六队和七队的民工可以早出晚归回家睡觉,距离6公里以外的一二三四队和八九队的民工则必须在工地住宿。大家都在水库上吃食堂,粮食由各生产队派人送来,年底分红时从各家各户的基本口粮中扣除。后来改成自己携带粮食交到食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3 08: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记忆力很好,时间、地点、具体情况都记得清清楚楚,非常佩服。
我参加过西昌1968、1969两年大规模武斗,亲身经历过杀人放火,却只有一些印象,很多细节都记不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4 13: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260)爱情敲门
火地沟水库从开工到建成先后拖了5个冬天,直到1971年5月才完工。但是我仅仅在水库上干了四个多月,并在工地上度过了有生以来又一个不能回家的春节——这一辈子究竟有多少个春节没能在自个家里跟亲人一起度过,我已经记不清了。1966年除夕和1967年大年初一,大家都在水库工地上干活,名曰“过革命化春节”。
火地沟是一条大沟,从沟顶白杨池到沟口联合桥有20多公里,联合四队和五队的小地名是余家河,是火地沟中间的一段,大约七八公里。火地沟水库在余家河上游,距离我家旧居六七公里,距离现在的村委会所在地火地沟沟口联合桥12公里,直到今天仍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养鱼、灌溉和全村自来水的水源。
1967年2月下旬,我离开了火地沟水库,被抽调去更远的大山里伐木烧炭,后来又被派出去参加西乡县基建民兵师(后来改为铁路民兵师)搞三线建设,修公路、建铁路、架桥梁、打隧道,就再也没有去过火地沟水库了。虽然我在水库工地上只干了四个月,却收获了一段美妙的爱情和几个真诚的好朋友,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
这一段爱情的女主角是阿芳,生于1948年,小我两岁。她来自联合二队,是联合生产大队里极少上过初中的女孩子之一,我感觉她也是整个水库工地上最漂亮的姑娘。她家在王二沟,和我家只隔着一座山梁,我家在山梁东坡脚下,她家在山梁西坡脚下,两家住房背靠背。走大路去她家差不多有10公里,但是穿过没有路的山林一直爬到山顶,越过山脊再下坡到她家只有2公里多,很近,不过陡峭难行,还得披荆斩棘。
在修水库的第一个月里,我并不认识阿芳,也没有跟阿芳说过一句话,当然,我也没有跟其他女孩子有过交谈。干活的时候,男女是分开的;男的扛抬巨石、打眼放炮、砌护坡,女的挖土方、砍柴火、铲土抬土。当时,我刚从江西回陕西不久,西乡县的土话不怎么会说,而从小养成的上饶口音的普通话掺杂着很多北方人不容易听懂的上饶方言,所以我尽量多听少说。别说是不跟女孩子搭话,就是跟男孩子在一起干活磨洋工侃大山的时候,我也是比较沉默寡言乐意倾听的。
直到有一天,联合四队的一个见多识广颇有威信的社员彭承镒大叔找到我,说要给我说媒,要把阿芳介绍给我做媳妇,我这才开始注意到她。阿芳比我稍矮一点,瓜子脸,丹凤眼,柳叶眉,樱桃嘴,身材窈窕,还有一对酒窝。从外貌看,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注意观察她的行为动作,她也属于不大爱说话、不喜欢打情骂俏的一类。有几次,我似有意似无意地微笑着注视她,与她目光相接时,发现她的脸红了,羞涩地低下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5 09: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幸运人生100年——烈华自述(261)悲剧收场
第二天,彭叔又来找我,说是阿芳自己和她的父母都赞同这门亲事,只要我答应,一切都没有问题。我喜出望外,连声答应。于是,选定时间,看门户,见父母,定亲宴,改称呼。前后不到10天时间,整个水库工地上都知道阿芳是我的未婚妻了。我们俩开始名正言顺地交往和热恋。说起来也好笑,虽然我时时刻刻想着她,她也时时刻刻想着我,但是在工地上,顶多只是含情脉脉地对视,很少有卿卿我我的呢喃,甚至没有拉过手。
每逢下工后有点儿空闲,不是我翻过山梁去她家帮忙干活,就是她来我家帮忙干活。每次跟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地脸烫心跳,说话带着颤音,手心冒出虚汗。
我和阿芳都希望早点儿结婚,但是最大的障碍是没有住房。我们一家5口,爸爸妈妈福钰姐福芸妹和我,都寄住在张福琴姐姐王泽生姐夫家里,逼窄狭小。为了筹备婚事,我们租了姚老太婆的两间房屋,但阿芳的妈妈觉得不合适,一拖再拖。于是我们起早贪黑,开挖地基,积攒木材,烧制砖瓦,准备开工。。。。。。
一年后的1967年冬天,我们家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两间瓦房,结婚的条件成熟了。但是,就在此时,阿芳的妈妈悔婚了,因为就在那几天,我的爸爸挂着大牌子、戴着白袖箍作为历史反革命分子被批斗游街好多天,她担心女儿嫁给我这个黑五类子女会吃苦受罪。。。。。。
我们俩开始偷偷摸摸地商量私奔,可惜没有成功。不久,阿芳嫁给了一个转业军人国家干部,他们一家从此跟我们断绝来往。再后来,阿芳在婆家的歧视白眼中难产而死。
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和恨,很多年后还不能释然。直到2007年夏天,我在西安偶遇阿芳的弟弟,才知道整个悲剧的来龙去脉,并含着眼泪写了一篇祭文,《迟到的忏悔》,于2007年10月28日发表在《红袖添香》散文栏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5 22: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录:迟到的忏悔(1)
1970年春节过后的情人节,是我和秀儿开始享受甜蜜生活的开始,此后每年的这一天,我们俩都要想方设法浪漫一番,借以欢庆我们的爱情纪念日。可是,在2007年的夏天得知令人心碎的真相以后,我和秀儿商定,从今以后,从2008年2月14日开始,每年的这一天都要成为我的忏悔日,一定要焚烧三炷香,向我的初恋情人和准未婚妻阿芳,发自内心地表达迟到的忏悔。
因为,在2007年夏天的旅游中,我和秀儿得知了一个惊人的噩耗,阿芳死了,就是死在1970年的情人节,恰好那天是我和秀儿的爱情同居日;而阿芳的死于非命,在一定程度上是我的判断失误造成的,而我自己却浑然不觉数十年,以为阿芳嫌贫爱富抛弃了我的一片真情,心里还一直恨意绵绵,以为她背叛了我,辜负了我。直到将近40年后才得知阿芳香消玉殒的真实经过和原因。内心之痛,痛不欲生;自责自悔,百身莫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5 23: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声叹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6 13: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录:迟到的忏悔(2)
我和阿芳的初次相遇,是在1966年的初冬。年华似箭,回忆如电,当年的邂逅历历如在昨天,一颦一笑,彷佛就在眼前,时光倒流,我似乎又回到了火热的火地沟水库工地。原先我不知道阿芳是谁,也从不注意在水库工地干活的女孩们姓甚名谁来自何方,直到彭叔去阿芳家提亲并得到她父母首肯以后,我才开始在工地上悄悄打听哪个女孩是阿芳。
第一次正式见到阿芳的那一刻,是在水库工地上建修好五座工棚大批民工到来以后,那一刻她正在受命登记造册,记录来自不同生产队的社员民工的姓名、年龄、性别、住址、队别、家庭出身和政治面貌。因为她是当时被派到水库工地上的唯一的初中毕业生女孩,而且根正苗红,出身贫下中农。轮到我报名登记的那一刻,听到她的柔声问话,看到她的盈盈笑脸,我就决心要与她执手偕老,共度今生。
我仍然不时想起,那天自己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样子一定很傻很傻。我就那样情不自禁地、怔怔地望着她,追随着她的一举一动,追随着她的钢笔在纸上沙沙地划过,追随着她的小手把美丽的黑发不时地向后一捋,追随着她不时捧起双手哈一口暖气缓解冻僵的手指,追随她微启樱唇,脸带微笑地询问每一个来到桌边报道的民工,追随她一手按在纸上一手记录他们或她们的姓名、住址、队别等各类信息。我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她,感觉自己在她的温柔举止间慢慢融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6 20: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录:迟到的忏悔(3)
从那一刻起,似乎一切都鲜明了意义。水库工地上的来来往往和熙熙攘攘忽然都模糊了起来,我眼里看到的,目光追随的,只有她。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那一天却不断在我的记忆里重演、复现,鲜活如初。多少次我躺在工棚里简易粗陋的床铺上,不断追忆那一天的点点滴滴,不断回味那些飞逝的瞬间,重新体验那种心动魂飞的感觉。即使是当我身单衣薄在寒风中控制不住的颤抖,我也不曾忘记她的容颜;即使是在批斗会上陪斗而被人呵斥惊恐不安的时候,还是想起了我们初识的那一天,于是一切苦难都算不了什么。
工地上的劳动又苦又累,身旁目光仇视,对阶级斗争的恐惧让我想要大声呼叫,对饥饿和寒冷的反应使我仇恨滋长,人世间的不公令我躁动不安。直到想起她,仿佛见到她在我身后盈盈浅笑,喧嚣的世界忽然沉寂下来,在这珍贵的瞬间,我觉得自己远离了尘世的一切痛苦,飞向她的身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7 08: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录:迟到的忏悔(4)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我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单相思,就在工间休息的时候,假装不经意地从她身旁经过,把一张纸条悄悄地塞进她的手里,相约晚饭后在那棵僻静的大松树下见个面。那天整个下午,我都在忐忑不安的紧张中度过,满脑子都在想象她有什么样的反应。
她能接受我的邀请准时赴约吗?她会拒绝我的邀请对我不屑一顾吗?她会将此事报告工地的领导,说我这个黑五类的儿子调戏贫下中农的女儿吗?工地上会召开批判大会残酷斗争我这个坏分子吗?她能明白我对她的一往情深吗?万一她报告了生产大队的领导告我流氓骚扰会不会连累我的父母亲人?
好在一切担心都是多余。阿芳按时来赴约,我们在那棵大松树下谈了很久很久,两颗年轻的心激烈地跳动着,浑身不再感觉寒冷,冬天的寒风似乎也不再凛冽,一切恐惧都烟消云散。原来,就在彭叔去她家提亲之前,她就一直在暗暗地打听着我的情况。在登记报到的那一天,阿芳对我也是一见钟情,此后也一直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并通过她的亲友,继续暗中打听我这位刚从湖北武汉回到陕西的陌生青年。只是出于姑娘家的矜持和羞涩,才没有主动地跟我约会,而是把一腔情愫埋在心底。也就在那天,在大松树的见证下,面对我的求婚,她深深凝望我的眼睛,答应做我的新娘,而我早已欢喜得大喊大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7 09: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纯洁美好的爱情,恶劣残酷的环境也阻挡不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7 18: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录:迟到的忏悔(5)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命运真是无常!离开火地沟水库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每天沉浸在幸福感之中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悲剧正在萌芽,灾祸即将来临。。。。。。
偏远地方的邮局效率低下而且时有差错。而有些失误简直就是致命的!
在过去信息闭塞的时代,要是邮件到不了收信人的手里,往往会引发悲剧。今人没有旧人死板,恋人收不到邮件也不至于去殉情,但因此而造成误会、朋友反目、恋人成仇的事儿也不少。
我在读《毛传》时常常胡思乱想,要是当年邮路通畅信息迅捷,杨女士也许不至于被捕入狱坐牢牺牲,也就不会有贺子珍女士、李云鹤女士的恩恩怨怨,老人家也不至于晚景凄凉,在愧疚中打发日子。
2007年夏天,我携妻旅游到西安,认出了一个故人,白吃了一顿干饭,解开了一个谜团,心痛了许多个月,也许要内疚一辈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7 19: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19-4-20 18: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