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富金融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易天富首页 基金研究中心 每日基金公告 基金分析软件 基金大师 买 卖 通
每日基金净值 每日实时估值 集合理财净值 雷达测评 智能选基 基金比较
楼主: dongri

看近几期大乐透双色球,说点你不知道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2 01: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诈骗是犯罪,买彩票不违法,这点法律常识你都不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1: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误,后区是11+3再减去前边的首位数8=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1: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1: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玩意能计算?中毒太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2: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和监控摄像头一样,都得讲大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7:4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猪,我想进你的群发财,哈…
凯迪可是你这三流骗子能骗取的地方吗?以为都你一样智商?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7: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猪,我想进你的群发财,哈…

凯迪可是你这三流骗子能骗取的地方吗?以为都你一样智商?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8: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彩票就是赌博,在"骗、赌、帮、烟、娼"中位列第二。同学朋友在聚在一起打个扑克都能被抓,总不能说只有民间赌博才算违法,有官方背景的赌博就合法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8:2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类似武汉乒乓球塞螺丝帽,西安宝马彩票造假逼迫中奖人爬上广告牌差点自杀之类的事情反复发生,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参与这种公开的诈骗活动,被骗了又能怪谁呢?就好比20多年前被骗入传销组织或者被电信诈骗了还情有可原,时至今日还能被骗入传销组织或者被电信诈骗得手的,大家除了当个笑话看看不会有半点同情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8: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 屏蔽信息 --><!-- 屏蔽信息 end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8: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双色球会算出开什么球才厉害,开过了就叫事后诸葛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09: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还谈智商...
从你比监控摄像头还讲政治的表现上,就暴露你刻意想隐瞒的身份,维护主人形象用力过猛,自作聪明的没智商的表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10: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智商智商,我是告诉你们这里边有猫腻.上头几个诈骗犯,下边十亿傻瓜蛋.
这些套路,玩了好些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10: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期大乐透可以编个密码:加变乘,左边,中翻,右边,中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2 12: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没记性, 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些事情了:
"
安全工作疏忽作案手段低劣--湖北体彩案深度追踪
http://sports.sina.com.cn 2001年05月18日15:40 三联生活周刊
现场的女公证员
(点击看大图)

  5月11日,事隔半个多月后,为第01031期体彩开奖作公正的张沫向记者回忆说,因为下雨,4月20日那天晚上很凉。走进湖北体彩中心开奖现场时她没看表,估计是8点左右。其实本不该她去——因为工作安排,同事高英姿让她替一回。进门后她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监督礼仪小姐打开存放奖球的密码箱,检查上一期封存的乒乓球。

  隔了一段时间没来参与彩票公证,张沫发现了一些改动之处:原来散放的乒乓球,那天像鸡蛋一样“一板一板”地排列在一起,放在密码箱中。不过在密码箱外贴封条这点没变。

  张沫一眼就看到了上次同事在封条上签的名字。只要封条完好,摇奖器具应该就没有问题。

  在现场,张沫没看到体彩中心主任周慧超。其实周慧超已经离开一个多小时,那时他正以嘉宾身份坐在湖北福利彩票“楚天风采”的周年庆典晚会现场。同业竞争,体彩那期卖了700多万元,多出300多个销售点的福彩同期的销售额却只有180多万。坐在那里,周慧超暗自高兴。

  8点25分节目插播广告,也是周慧超在晚会期间惟一能开手机的几分钟。手机信号出来后,周慧超本打算给技术部挂电话问开奖号出来没有,这时手机先响了。体彩中心员工慌张而焦急的声音一连串灌进来:赶快回来,家里出事了!球出事了!

  周慧超说他几乎是跑着出去的,脑子里乱糟糟地想:肯定机械出故障了,这是难免的;要不是彩民闹事,想要看球?这些纷乱的念头到他开车回到体彩中心才消失。

  同是5月11日,面对记者,周慧超记起他看到奖球被人为做假后的第一判断是:这肯定是个刑事案件!不过,这次湖北体彩的开奖事件最终传将出来并广为人知,是因为它被报道成一件“丑闻”。

  咚咚作响的是一枚六角形金属螺丝帽,这一点是在周慧超报警后,水果湖派出所余所长当场用美工刀剖开后发现的,时间是晚上10:40。这一点公证员作了公证。张沫认为那天她做的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宣布第一次开奖无效作废。

  显然事情不只是宣布作废这么简单,案子很快升级为武汉第一大案。相关各方也做出了一系列反应:包括周慧超在内的体彩中心领导班子及当期在场工作人员全部停止工作,接受审查;开奖器具重新进行了规范——新换的乒乓球又换成了散装的状态,并放进了保险箱,等等。警方调查的初步结果也迅速公布:作案人系从开奖厅窗户翻进来,并在开奖球上做了手脚。这次体彩案被定性为:蓄意破坏体育彩票经营秩序未遂案件

  一定会出事

  “彩池超过3000万,特等奖金往下漫”----这条让一百多万湖北彩民耳熟能详的宣传词就是周慧超自己策划出来的。所谓“往下漫”,周慧超解释说:就是不论特等奖是否中出,最高奖奖金都由特等奖向一、二等奖漫溢,简单说就是提高一、二等奖的奖金数。

  这条宣传词更加让彩民情迷神痴,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这是体育彩票管理中心的促销之术。他们有这个观点是因为体彩中心的促销术一向是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的,也多半是成功的。但是周慧超对促销之说却连连摇头,他说这个宣传词的出台是有一层感情情绪做背景的。3000万这个数字确实让他们兴奋,但更让他们着急和忧虑。3000万基本是一个标志,彩池——彩票奖金积蓄的地方,能达到3000万这么高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可偏偏从第20期起,直到第31期特等奖始终未能开出,连续了11期!3000万老是这样悬着总不是个事,一方面会影响彩民的情绪,同时他也隐隐有种预感,有人会为此铤而走险。这毕竟是太大的诱惑。彩池减磅这个活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周慧超用来化解风险的。

  不过现在看来,这招没灵。在事发后这半个多月中,这件事每天都在周慧超脑海里翻滚,他总结说,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从1994年有了即开型彩票起,周慧超一直与彩票打交道,8年的时间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高诉讼、高危险的行业。“高诉讼,就是涉及彩票的民事案件会很多,比如事关合同制类的案件”,高危险在周慧超这里的定义是:彩票无小事,一出就是大事。不幸,湖北“4.20”体彩案验证了周慧超的话。

  事件中的细节

  被做了手脚的乒乓球其实是每个球道都有的,专案组最后发现总共有8个球或多或少有些变形,球里面或是放置了涮锅涮碗的铁丝清洁球一类的杂质,或是放进了金属大螺母。

  事后有人说,整件事要不是那些从湖北黄石包车前来观摩的彩民眼尖,看到了那个7号球的异常现象,也许就过去了。其实省公证处的张沫和邵浔岚事先也注意到了。张沫长势距离开奖的摇奖机要近些,很清晰地看到前两个球道的球依次在搅拌区中滚动,摇奖机摇出两个带号码的奖球。

  第三个球道的10个乒乓球紧跟着自动掉进搅拌区内。随着三个搅拌杆先逆时针、后顺时针的转动,号码为0到9的10个球在里面上下翻动,被弄瘪了的7号球在10个球中动作迟缓。张沫的第一反应是,是不是球太挤了?但是这个球在出球通道匝口处几乎就停在那里的样子,让张沫立刻推翻了自己的这个判断。她扭过头低声问坐在旁边的同事邵浔岚,“以前有没有这种情况?”但邵浔岚回答说,没有。张沫解释说,当时她想,开奖都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长期磨损把球弄破或弄坏了?

  摇奖机设计的原理是,每个球道出奖球后,其他的9个乒乓球就退出去,下一个球道的10个球再产生新的号码。但是这个7号球显然会影响到第四道球的摇奖。这时,张沫看到礼仪小姐上前把球拨了一下。她后来解释她没有上前制止的原因说,一个是现场在录播节目;再一个是奖球已经产生了,是在退出过程中发生的这个问题;即使有问题,她马上就可以现场检验——这是公证的程序。

  事后,张沫觉得当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那时还不能断定是人为原因,而若是机器原因损坏的,国家体彩中心规定过这是有效的。

  但是彩民们不干了,这些异常之处让他们对整个开奖起了疑心。

  修改的程序

  就是过去了20多天以后,周慧超仍然觉得这件事“太突如其来”。被人形容成“一夜急白头”的他与记者聊这件事时,很平静。只是说到一个问题时,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说“改动是最大的败笔”。

  周慧超所说的改动,是指他们自己设计了一个存放开奖球的透明箱。其实说起改动的初衷,出发点简单就令人难以置信——丰富电视画面。

  去年年底,负责体彩开奖节目的电视台导演换了人,周慧超发现他是一个很想把节目做好的人,这与轴周慧超不谋而合。跳远运动员出身的周慧超的最好成绩是全国第五,他自认为性格中运动员的这种争强好胜特征几乎主导了他的每一个行动。在他的努力下,去年湖北体彩的销量全国排名第七,而出事的31期那次已经是当时全国销量的第五名了。省体育总局给他定了任务:今年达到8个亿,他觉得完成这个任务还是很有把握的,就将开奖现场的安全保卫工作交给办公室负责,自己一心一意地投入到销售工作中。

  他有一个发现:电视节目的好坏也会影响到彩票销量。研究了江苏省体彩的情况后,他注意到这个关系,便大刀阔斧地改革:录播现场的背景板由天蓝色改成粉红色,又增加了20多盏灯和用于活跃气氛的气球——他希望现场愈喜庆愈好。

  在做完布景的改动后,周慧超觉得主要问题是节目有些单调——电视转播开奖仪式的实践只有10分钟,这其中摇奖的全过程占去了近一半时间,再有就是主持人和公证人讲话了。

  有人想出应对之策,把放球的过程也加进去电视画面中,这样节目自然丰富起来。

  其实放球的过程也是彩民们一直有怨言的一个环节。按照程序,开奖球应保存再保险柜内,每次开奖当晚取出,然后再一个球一个球地放进球道内。过去体彩中心就将开奖球全部封存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开奖时取出拿到现场大厅。因为球道内乒乓球必须按照从0到9的顺序从低到高放入,所以70个球每次重复这个程序要长达三四分钟。这个低效率的做法让现场的彩民代表觉得烦琐,他们希望能缩短开奖时间。

  一个还算过得去的办法被想了出来——既然一个球一个球这样放太麻烦,就事先把球按0到9的顺序竖着放好,七个球道的球摞好,时间问题确实解决了;但摇奖机是一整套系统,这些球只有进到球道中,才能运转,事先放好的球不能同时浸入球道中,就等于只是空想。这个难题很快被体彩中心工作人员和电视的工作人员的集体智慧攻克了:他们设计了与球道大体相近的透明箱,箱子里是七列排好的球。关键一点是,箱子下面的挡板一抽出,上便的球自然同时掉入七个球道。

  时间节省了一多半,而且各方都觉得没有违反原则。

  公证的公正

  改动的主体是球,这也是做手脚的任人定的最好的作案切入点。不过周慧超说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球上做假,他说4月20日那天他一进体彩开奖现场,王科长告诉他的第一句话就是:球里有人做了假,“我真是目瞪口呆!”周慧超说。

  而且,周慧超记得之前他们特意在报纸上说过,这种方式是很笨的想法。原理是:10个乒乓球同时做无序的自由落体动作,退一万步说,被加重的球确实先落下了,但它前面还有别的球挡着啊!而且权威部门专门做过实验:正常的乒乓球、装了沙子的乒乓球和被见破一块的乒乓球混在一起,他们的出现概率是一样的。这样的文章在周慧超印象中就有三四篇之多。

  让周慧超大感意外的还有一个原因:当初他们在改动程序时,觉得改动后依然能保证公平性与安全性,理由是:球放在特制的箱里,但箱子里有封条的,而且是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这个理由与湖北省公证处当时的认定很相近,所以公证处当时几乎是默认了。

  因为让张沫代她参加第31期开奖公证,高英姿没有遭遇那场风波。但是公证处的人第一次听到改动的意见时,高英姿在场。她解释她默认的原因时说,公证是一个先期监督:那是用最原始的办法一个球一个球地放进球道里,他们是在旁边监督;改过的程序变成:每次开奖后,他们监督工作人员现场将球一个一个地方进新的箱子内,只要下一次开奖时,看到箱子上的封条完好,应该就是没问题的。她觉得只是一个先放和后放的区别——“虽然形式发生了变化,但公正性还是可以保证的。”

  张沫是公证处业务部主任,但改动这事她不知道。她用了一个更通俗的道理说明如何保证公证的公正:就像你们要公证时,提出地点不在这间屋子,换到对面的屋子里去。而我们觉得换房间不影响我的工作,就会跟着你们去。但是我们无权说同意你们换屋,也无权说不同意换屋,只有默认与拒绝两种选择。

  这种表面上的简单推理说服了所有的人:体彩中心的工作人员,公证人员、电视台工作人员以及彩民。但这有个前提是:封条封好后到再开启前这段时间内,绝对没人来动这些球。张沫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她没有看到封条有破损的痕迹,“也许公安部门的专业人员能看得出来吧”,她说。

  低劣的作案手段

  开奖大厅不大,室内格局分成三大块:40多人的观众席、摇奖区与公证区组成的开奖区、电视录播间。摇奖区后面的窗户成为公安人员重点注意地带,而且很快就发现了蛛丝马迹:窗户上新留下了一测出脚印和指纹的主人穿多大的鞋子,有多高的个头。他们初步判断,作案人从这扇窗子翻进来——开奖大厅在二楼,再沿着右侧通道进入放奖球的大厅。

  窗户没有安全网显然被钻了空子,而4月份周慧超还传达了一个安全文件,并准备做防盗网。案发前不久他签字定下安装安全网的日期:周六,结果周五晚上出事了。这让周慧超感到很蹊跷。

  这个武汉第一大案让云集的公安精英们哭笑不得,用武汉的地方话说:这案子“连不上筷子”——太小了。更让人觉得难堪的是:作案手段太低劣了。张沫当时在现场第一次接触被做了手脚的球时,觉得球特别粘手,而且球上破损痕迹明显。

  其实做案手段的拙劣考察一件事就够了:犯罪分子本来自己设计了一个号,并按号码的先后顺序,把七个球道中相应的球都破坏掉。可是最终,他买了两个号码,因为其中有一个乒乓球彻底做坏了,他只得再弄坏一个球。于是其中一个球道里就有了两个球被做了手脚,总共有8个球变成了异常球。不过,现在说来,在没破案时也只是一种可能性较大的猜测。最终的这次开奖证明,他只有一个球“成功”了——成功的同时也露馅了。湖北体育总局则直截了当地称这是一起低智商作案。

  当天直接接触了破坏的奖球的几个人——张沫、周慧超、派出所余所长等等当时下的结论不谋而合:蓄意破坏。而他们认为不是作弊的最直接原因是:作案手段太拙劣!周慧超在案发后下了三种断定:或者是针对他个人的;或者是作弊;也很可能是为了拿到500万大奖狗急跳墙的犯罪分子。但是记者见到他的时候,他说他的前两个断定已经被公安部门否定了。

  她对指责反省

  第一次见到张沫时,武汉的天气开始热起来,她的头发也扎了起来。但《南方周末》上登出的那张照片和她本人差异还是太大了。穿着红色车山的她看起来很年轻,人也清秀。但是面容还是有些憔悴——这件事对她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她说她“每一天都要接很多很多电话和信件,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个内容:指责”。

  不难理解所有人指责的都是她所代表的公证人员的职责问题。她介绍说,他们进行的是程序公证,包括三各环节:对主办单位主体资格的审查,这在一年以前已经层层审核完毕了;这次指责最集中的是第二各环节:对器具完好性的审查个。盎沫说这是两个礼拜都做的常规性监督——她们先要到中心机房检索销售数据统计情况,监督数据统计工作,这一般在晚上8点前做完;8点左右她们到开奖厅里当场拆封条,看看奖球有没有缺少,是否完好——这些奖球都是之前国家体委统一寄过来的,球的重量都在2.7恩5克左右。20日那天她只是用眼从外观上看了一下球,没有发现问题,但是原始的一个一个检查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那些球已经摞好了个。球放入到摇奖机内,开奖代表按下启动按扭,号码出来后,就进入了宣读公证词的阶段。

  因为一个个检验奖球的过程由开奖前挪到了开奖后,所以随后的工作是监督奖球放入盒中;然后她们再回到中心机房,检索中奖号码情况。最后一个环节就是7天之内将公正书交给体彩中心。

  做了8年公证员的张沫在湖北省公证处是从业时间最长的。她理解的公证员是一个始终处于第三者地位的角色,事情之后她从头到尾把各个环节都回想了一下,她觉得如果按照公正员就是按照既定程序进行审查的角度而言,她对自己还是满意的。

  小事变大的过程

  有报道说近天来我国全国各地已多次发生彩票舞弊及犯罪分子蓄意破坏事件,但周慧超却因此而毁掉了前程——武汉市熟悉此事的人都说周慧超“点子低,太倒霉”,有些人觉得用天灾人祸来形容更恰当。周慧超说他是只顾往前拼杀,而没有想到防患于未然。体彩中心负责宣传的钱主任低声叹息说:保险柜再早点买就不会这样了。

  需要早点做的事还有很多:窗户没有安全网,开奖厅大门从未贴过封条,前来开奖者也从未有过登记。

  周慧超说他是后悔不迭。所有的后悔之处也是疏漏之处。

  5月11日的体彩开奖现场则充分反映了亡羊补牢的效果:现场正前方新添了一张桌子:放上了电子天平称球的重量;开奖前对每个开奖球的重量仔细验过;甚至每盒球还要拿磁铁验证一下里面是否有螺帽一类的东西;新添了存放开奖球的保险柜;据说还请上海生产摇奖器械的厂家派技术人员对摇奖器械进行认真检查并带来崭新的开奖球。

  案子目前还在审查中,明显的两种案件定性相互对立——官方的定性是刑事案件;而民间的定性则大多倾向于“丑闻”那篇报道中倾向性的作弊定论。两种定性目前都不清晰的是:作案人是多次参加开奖伺机作案还是有人提供机会不得而知,而且谁也不能肯定在4月6日程序改动之后到案发这段时间,还有没有类似的行为,因为没有证据。但是公安部门的说法是:第01031期以前的开奖没有问题。

  民间情绪最终成为这次案件由小变大的主要原因。据媒体报道,有个别地方的彩民已经开始闹事,湖北省体育局负责人强调说:“这件事的主要问题不在于别的,而是一个会不会引发社会动荡的问题。”(记者金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易天富基金网 ( 浙ICP备07035332号

GMT+8, 2018-12-19 05: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